SoYi恋熙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丢枣文学www.diuzao.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谈玉铭颇有些佩服道:“安少果然火眼金睛。”

安珩是一个常在酒局打混的人,对这些套路话是一套一套的,像我这种级别的人稍不甚就会被他套路,就像刚才一样,我本来是打算问出自己想要知道的问题,却没想到被安珩给套路,差点就下不了台。

安珩被查理的话压住,笑道:“公事归公事,私事归私事,我怎能去麻烦我未来的妹夫呢,我这妹夫在东部可是为了焸氏尽心尽力,还仰望查理多多关照我的妹夫,我这做大舅子的也可以沾点光。”

简直就是蹬鼻子上脸!妹夫?!我的火气快压不住了,这个安珩彻底把我的逆毛给碰到了。这股火来源于自我的嫉妒,不管是不是安然的谣传,这个圈子包括整个世界都知道临寒是安然的男朋友,与我并不相干,这些日子以来的种种,那我到底算什么?!我苦笑自己如此的用心,如此放在心尖上的人怎么就成了人家口口相传的妹夫呢?!

查理说:“你这个妹夫啊,可不是我能关照的,他的能力在焸氏可是数一数二的,安少还是多抱抱临寒的大腿吧,想必以后前途无量。”

安珩大笑道:“这个查理就是会开玩笑,抱大腿这种邪恶的方式会让人家以为我们有什么不良爱好呢,查理,可真是调皮。我这个妹夫啊,能力是不用说,单单对我妹妹的心,那简直就是千年难见,连我作为男人都觉得这是个好男人,值得我妹妹嫁。

一道晴天霹雳劈下,原来他对所有人都是如此用心良苦,那他对我说的那些情话,做的那些事情,搂着我时我能感受到的那些动人心扉的爱意,同样也在对其他女人说,只是个演员在念台词,对谁都可以是真感情。多少次天真的以为我是他的心上人是唯一,却没想到这是个小区,还分等级,可能我是最底层的等级,至少我守住了防线,还没有把自己全部交出去,我是不是该庆幸啊!

我今天被虐了不知道多少次,我的心渐渐开始麻木,心已经冷了。

我深吸一口气道:“那我就很好奇了,安少口中的好男人该有多好?”

看来安珩对这个妹夫是很看中的,不然怎么会有如此的夸奖,想必安氏也是看中了临寒的能力,只要安然嫁给临寒,临寒能在焸氏稳坐江山,那么这会让安氏在焸氏更加有地位,安氏一定会把临寒捆住,那临寒呢?上次安然说可以帮他,看来临寒是真的遇到困难也许觉得安然不错,那就在一起互惠互利,他们之间应该有个交易,相互所求相互补需。

安珩说:“光送的那些珠宝,都是最顶尖的,宝石都是挑最贵的最难找到的,这些款式都是出自名设计师之手,前段时间我妹生日,非跑到国外去订购一个珠宝,据说耗费了几百万吧,也就是为了博我妹妹一笑,这男人啊只要愿意给女人花钱就一定把这个女人放在心尖上。我那妹妹啊,把这个东西当个宝贝似的,生怕摔坏了,就跟古话说的一样,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里怕碎了。眼见我妹如此,我那妹夫就说不用这么在意,过几天出差的时候再准备一份惊喜,我妹妹可高兴了,这还没等到就迫不及待地去了东部,小情侣有些误会解释开了就好。不知道我们夏公主是否有心意之人?”

突然的一句问话我还没反应过来,安珩接着说:“哈哈,我猜应该没有的,焸总会精挑细选出来的,也不知道是哪个家族有这个荣幸?”

我现在才明白,为何安珩前后说法不一,就算临寒在东部有情人,安珩也一定要将自己的妹妹嫁给他,以此来达到目的巩固安氏在焸氏的地位,如果发展得快完全可以脱离焸氏,甚至是吞并焸氏。

难道他们的目的就是要吞并焸氏?他们一直以来打的就是这个目的?!

事情还没清楚前,我不能枉下决定,其实我的内在层面是相信临寒的,这恐怕是被临寒养成了习惯,被他**出来的,如果真是如此,那真是太可怕了。

还是先回答安珩抛出来的炸弹吧,安珩的不怀好意我是领教到了,什么话题都能很快速度而且毫不违和感的抛到我身上,让我难堪。

我笑道:“我现在还在上学,心思全都放在学业上了。”

安珩顺势而说:“那夏公主是否愿意和我做个朋友?我会努力去做到你想要的一切,夏公主能否给我这个机会?”

我有些怔地看着安珩,我又一次被套路了。

查理冷笑道:“安少是在花酒乡里待惯了,我想那花酒乡的狗还记得回家的路,光会钻那狗洞呢,安少你可知道那狗会认主人听话钻狗洞吗?”

我越来越佩服查理这个老外,这骂人的话说得溜溜的,直接骂得安珩体无完肤。

安珩尴尬地笑了,很适当地转移话题道:“这两位朋友还没有介绍呢,查理赶紧介绍一下。”

安珩在查理面前撞了墙,便把注意力放在了谈玉铭和叶佳曦身上。

查理指着谈玉铭说:“安少,这位你应该认识吧?”

安珩便仔细地打量起谈玉铭,不多时起身道:“谈少大驾光临,我真是有眼无珠,罪过罪过,望请谈少赐罪。”

谈玉铭也很快反应过来笑道:“我甚少出来走动,安少不识也是应该的,但是查理并未介绍,安少又是如何知道是我?”

安少不以为然地笑道:“谈府的大夫人是法国贵族血统,一头深棕色头发和一双翠绿色的眼睛自是赐予了谈少外貌容颜,加上谈少自身散发出来的贵族气质稍微留意就可以察觉,最主要的是谈少身上带的物品就是谈府的门面,结合上述所有的特质,您就是谈府的少主谈玉铭,我说的没错吧,谈少。”

谈玉铭恍然大悟,原来自己身上带的这些特质在明眼人眼里正是醒目的标志,如果再次偷跑出来,必须要做好伪装,再不能这么轻易的就让人给认出来了。

科幻灵异推荐阅读 More+
夜半临门:鬼夫,别撩了!

夜半临门:鬼夫,别撩了!

决泪希
北冥玄阳天生一双阴阳眼,得蒙师傅相救,六岁入道,十一年半才被分配下山历练。 一路上斩杀僵尸,旱魃,灭妖,冥王求婚拒之,原因人鬼殊途。 进荒村,北冥玄阳命差不多入黄泉,他却相救,自己以命来爱,他却以剑来灭。 北冥玄阳一世灭鬼除怪,持刚正,却不想自己才是那个魔物 身世暴露,轮为世人打杀的对像,灰飞烟灭那一瞬间,他抱住北冥玄阳说“你是魔,为夫便入魔,陪你。” 有人说自己是魔,可我修道。
科幻 连载 20万字
海贼王之海之使徒

海贼王之海之使徒

夜光下的夜
当别的穿越者在忙着寻找恶魔果实的时候,我却在海里忙着捞死人。话说,你们别得死这么快行吗?!我可是每天都要捞千八百个死人,我很辛苦的!!当一个个强者都被自己从水里捞起的那一刻,罗维只能是无奈地唉声叹气道:“世界就是这么残酷!!”
科幻 连载 76万字
艾泽拉斯之祸

艾泽拉斯之祸

莱特米
世界的敌人种族的救世主文明的毁灭者神灵的灭亡之手我叫杜灿,我只是在寻找我的父亲。
科幻 连载 1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