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峰一鹤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丢枣文学www.diuzao.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望着郎君温文的笑脸,秦嫀才知晓,原来对方在这里等着她表态,幸而自己也记得日子,否则岂不是伤了郎君的心?

相视一笑,吃了暮食,没有条件洗浴,他们便只是用湿巾擦脸洗手,做个邋遢鬼。

七八月的天,野外蚊虫众多。

将士们烧了一些艾草,用于驱散蚊虫,因此空气中飘着艾草的味道。

近日来行走在路上,多有不便,新婚的摄政王,也有多日未曾亲近王妃,即便是今晚这种离别时刻,儒雅斯文的郎君,也只是亲了亲妻子。

一来,在这种简陋的帐篷里,极其不尊重,二来用水不方便,若是出了一身汗,连沐浴的条件都没有。

说来说去,还是心疼小娘子。

说好这个月不写信给黑衣,但修晏依旧没忍住,写了满满一封注意事项,在秦嫀看来都稍显啰嗦,更何况耐心有限的墨羽。

天黑之后,将士两两一队,定时在营地中巡逻。

数不清是第几次听到将士们从帐篷外走过,赶路了一天的郎君终于沉沉睡去。

而秦嫀却睡不着,因为有点并不习惯那股艾草的焦味,她便拿着扇子扇风,偶尔低头亲一下不知何时会醒来的郎君。

因着帐内烧油灯会有危险,躺下后便将油灯熄灭了,导致帐内光线很暗……不过,这对墨羽来说并无大碍,他的夜视能力很强。

只不过闻到难闻的味道,以及身下躺的触感不对,他心头一惊,这是在哪里?

之所以没有立刻跳起来警惕,是因为身边躺着王妃,对方身上的馨香,即便是在艾草的焦味中,也那样清晰地被他闻见。

“这是在哪?”他动了动,抱住昏昏欲睡的女郎。

“嗯?”秦嫀骤然清醒,立刻亲了下刚刚醒来的郎君,继续扇着扇子睡眼惺忪道:“你醒了?”然后回答对方的问题:“这里是去潇国的路上,咱们去潇国做客。”

什么?

正抱着小娘子埋脸的墨羽,浑身一僵,是他听错了吗?去潇国的路上?

他压住心中怒火,淡淡问:“白衣怎会让你来?”

去北地多艰辛,难道白衣不知晓?

“他自然不许我来。”关于如何应对墨羽的反应,秦嫀早就想好了,撒娇地依偎着郎君道:“但我想想,他一去数月,我岂非连跟你说再见的机会都没有?你醒来岂不是会想我?”

墨羽正准备发飙,狠狠地怒骂那白衣一顿,却没想到王妃一颗糖衣炮弹轰过来,甜得他五迷三道,羞恼道:“什么我会想你,少拿我当筏子。”明明就是她自己离不得他,非要泼脏水。

“好嘛,就是我想你。”秦嫀环上他的脖子,耍赖皮式地摇晃。

“成了成了,我还能将你送回去不成。”墨羽拧着剑眉,一脸严肃地说:“将你送回去还耽误正事。”

秦嫀贴在对方的颈侧,暗笑。

摄政王想了想,自己怎能这么轻易接受这个局面,他佯装咬牙切齿,怒骂:“白衣简直胡来,也不想想,路途多艰难啊,万一委屈了你,他担得起吗?”

秦嫀:“可是他坚决不许我来,你眼下便见不到我了,你难道不想见我?”

墨羽:“……”

话又不能这么说。

算了,那他就不骂白衣了。

整日在东京城窝着,墨羽也着实腻得不行,此次带着如花美眷出塞,他心情不错,一大早便起来喂马。

将士们选择扎营的地方,通常会选在河流附近。

墨羽牵着……不属于自己的红枣马,来到河流边,放了缰绳,让马在河边吃草,而自个则脱了衣裳站在水中,洗一洗身上的汗气。

秦嫀幽幽醒来,发现丈夫不在身边。

玄幻魔法推荐阅读 More+
我真不想当剑仙

我真不想当剑仙

半步为涯
纵横寰宇,逍遥万界,宋毓就是世间的主宰。 什么仙王,神王,在他面前都得黄。 贪吃女神柳叶儿:哇!宋师兄,人家好想有点喜欢你了。 犯二萝莉小翠:宋师兄,你别跑,快来我房里交流一下修行经验…
玄幻 连载 85万字
农家小医仙:将军,请上榻

农家小医仙:将军,请上榻

于小千
《农家小医仙:将军,请上榻》是于小千精心创作的玄幻,妙笔文学网实时更新农家小医仙:将军,请上榻最新章节并且提供无弹窗阅读,书友所发表的农家小医仙:将军,请上榻评论,并不代表妙笔文学网赞同或者支持农家小医仙:将军,请上榻读者的观点。
玄幻 连载 25万字
万相之王

万相之王

天蚕土豆
天地间,有万相。而我李洛,终将成为这万相之王。继《斗破苍穹》《武动乾坤》《大主宰》《元尊》之后,天蚕土豆又一部玄幻力作。
玄幻 连载 411万字
牧天记

牧天记

大日浴东海
天如盖,地似棺,盖棺定论,尘世如墓!挣不出,逃不脱,四方风雨密布,八方雷霆如狱! 既然红尘如狱,那就将它彻底的掀翻吧! 秦昊携雷印而生,踏天长歌!
玄幻 连载 15万字
无由路

无由路

江枫十八晚
《无由路》是江枫十八晚精心创作的玄幻,妙笔文学网实时更新无由路最新章节并且提供无弹窗阅读,书友所发表的无由路评论,并不代表妙笔文学网赞同或者支持无由路读者的观点。
玄幻 连载 9万字
血墨染苍穹

血墨染苍穹

正义的菠萝
苍天无情灭世,吾何需拜天,众神视苍生为刍狗,吾何需敬神。生而为人,我们就要夺回我们作为人的权利!!以血染天,墨染苍穹。不为大义,只为苍生。
玄幻 连载 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