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30章 商议结婚小说

第30章 商议结婚

来源:丢枣文学 时间:2020-11-22 21:55:01
慕已沉舟状态:连载中作者:清风淼全文阅读

夏悠然始终都明白慕云舟对她不甘心不愿,五年婚姻,他和同父异母的白莲花姐姐卿卿我我,她始终都装睁眼瞎。一场出乎意料,白莲花姐姐尸骨无存,她成了了嫌疑人。站在法庭上面对自己千法庭内的气氛庄严肃穆,夏悠然一身蓝色囚服,戴着手铐静静的坐在被告席上。。

慕已沉舟 精彩章节

夏悠然上车后有些不安的握住双手,秦怀远的样子真的很和善,完全不像是要算账的样子。

虽然目前为止她没有做过什么让秦怀远不满的事情,可是想到乐乐,心里还是有些虚。

秦怀远很闲适的靠在座椅上面,目光在夏悠然的身上打量了一下,她在躲闪,不安,很显然心里在担心,他微微的笑了一下,声音如同春风般和煦,“令尊还好吧?”

“好……不太好!”夏悠然结结巴巴的回答。

秦怀远看她的目光闪过一丝心疼,“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告诉我,我会尽量帮你的!”

这话让夏悠然抬头看了秦怀远一眼,正撞进一双幽深的眸子里,她马上低下头,心里有些纳闷。

发生这么多事情,秦怀远一定知道自己的身份了,知道自己是慕云舟的前妻,知道自己杀人坐牢的事情,他不是应该质问自己为什么要去他家做家庭教师的吗?

为什么这样好脾气?他到底想干什么?

夏悠然心里着实的慌,结结巴巴的解释:“秦先生,对不起,我不是故意隐瞒身份的……我坐过牢……我没有杀人……我……”

她不知道怎么解释,叶欢说得对,要是她当初不自己承认杀人,以叶萧和的能力,她压根不用坐牢,现在好了,她自己承认的事情,怎么解释秦怀远也不会相信吧?

夏悠然有些颓废的住了口,又看了秦怀远一眼,他也在看她,“不用解释,我相信你!”

我相信你几个字带给夏悠然莫大的安慰,秦怀远不相信她杀人,那么他找自己是因为什么?

难道是因为曲盈盈和慕云舟的事情找她?夏悠然马上跟着又说:“我并不知道曲小姐和我前夫的事情,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去破坏打搅他们的……”

秦怀远打断她,“我知道!”

他知道?夏悠然一下子没有话了,秦怀远笑了笑:“我找你是因为我有事情要和你说,和别人无关!”

说话间车子停下了,夏悠然抬目看向窗外,发现车子停在了盛世大酒店门口。

秦怀远拉开车门下车,她也跟着下车,两人一前一后的进入酒店,秦怀远在盛世定了一个清雅的包间,他的态度非常温和,“吃什么?”

“随便!”夏悠然回答。

秦怀远看她一副不安的样子,没有强求,自己点了一些菜,目光柔和的看着夏悠然,“其实我今天找你是来道歉的。”

“道歉?”

“你和你继母的事情是我下面的传媒报道出去的,我很抱歉给你带来困扰,请原谅!”

夏悠然目瞪口呆的看着秦怀远,他知道自己的身份,可是没有半分的质问瞧不起,竟然还道歉。

夏悠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服务员推门进来上菜,秦怀远笑眯眯的为她布菜:“你好像瘦了很多,多吃点!”

夏悠然说了声谢谢低头吃着面前的菜,秦怀远对她一点都不厌恶,他到底什么意思?

她下意识的看一眼秦怀远,他算起来年纪不小了,可是岁月并没有在他脸上留下痕迹,他看起来像是三十多岁的男人,依旧那样风度翩翩。

见她看自己,秦怀远也看向她,嘴角微微的上扬了一下,二人目光相接,夏悠然马上收回目光,心里砰砰直跳,该死她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么心虚?

秦怀远目光还在意味深长的看着她,夏悠然只觉得尴尬万分,他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要这样看着自己?

夏悠然想说话却不知道说什么,吭哧好一会才想起乐乐:“乐乐……乐乐还好吧?”

“不太好!”

“啊?发生什么事情了?”

秦怀远还没有回答,手机响了他拿起接通:“什么事情?”

“二叔你是不是在盛世呀?”曲盈盈的声音很清晰的传来,坐在旁边的夏悠然听得清清楚楚。

“干什么?”秦怀远脸上的笑容隐去了,眉头微微一皱。

“云舟今天晚上请爸妈吃饭,顺便商量和我结婚的事情,想请……”

“我没有空!”秦怀远不等曲盈盈说完就打断了她的话。

电话被秦怀纲拿了过来,“怀远,我们在盛世,在门口看见徐特助了,他说你在这边吃饭,你过来一下吧,毕竟是大事情,你这个亲二叔人在这边不过来不太好。”

“大哥大嫂在就行了,我来不来有什么关系?”秦怀远有些不高兴。“我有客人在!”

夏悠然在旁边听得真切,慕云舟和曲盈盈商量结婚事情可是大事情,她严格来说也不算秦怀远什么客人,于是马上开口:“秦先生,您有事情就过去吧,我没有关系。”

秦怀远微微皱眉,“好吧,我过来一下!”

挂了电话他站起来,“我过去看看,你在这边慢慢吃,等下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我自己回去。”

“我还有话和你说!”秦怀远说完也不等她答应起身出了包厢。

夏悠然的话没有说完,秦怀远起身离开了。

夏悠然微微的叹口气,秦怀远不再她感觉自在了一些,想起自己刚刚莫名其妙的想法心里还有些尴尬。

她是疯了么?怎么会想到那样的事情,秦怀远虽然年纪大了一些,但是人长得帅气,而且身份也不一般,他什么样的女人没有见过,会看中她这样的离婚坐牢女人?

脸又开始发烫,她起身去了洗手间。

镜子里出现的是一张红彤彤的脸,夏悠然往脸上浇了浇冷水,想让自己发烫的脸恢复正常,身后传来高跟鞋的声音,还有柔声柔气的声音:“云舟你来了吗?我爸妈都到了,我二叔也来了,你快点呀!”

曲盈盈?夏悠然想要回避的,可是没有地方可以躲,曲盈盈已经走进来了,看见夏悠然她愣了一下,“你怎么在这里?”

她的语气带着质问,夏悠然擦干脸上的水:“我为什么不能来这里?”

“你不会是故意的吧?知道云舟和我在这边商量结婚的事情……”

她话没有说完夏悠然转身就走,曲盈盈上前拦住她:“我的话没有说完呢。”

“曲小姐,慕云舟对我来说早已经不重要,我不会那么无聊,所以,如果你拦住我只是为了说无关紧要的人和事情,我不奉陪了!”

夏悠然的目光和声音都很冷,记忆中的夏悠然一直都是笑盈盈的,对她一直都很好,曲盈盈还从来没有看见过这样的夏悠然,下意识的往旁一让,夏悠然没有停留的大步离开了。

夏悠然说不清是什么感觉,有些茫然,有些讽刺,更多的是可笑。

再曾经她一直认为自己和曲盈盈是最好的朋友,曲盈盈温柔懂事,为她排解她的忧伤和痛苦。

她坐牢的第一年曲盈盈也曾来监狱探监过一次,那时候她心灰意冷谁也不想见,而且以她的处境和曲盈盈的处境她也不能见她,怕何丽君会给她小鞋穿,毕竟曲盈盈和她可是好朋友。

叶欢是叶家大小姐天不怕地不怕,曲盈盈只是一个普通人。

后来曲盈盈在没有来探监过,她也从来没有问过,后来出狱在临海见到她,此时她已经是秦家大小姐,是慕云舟的未婚妻,她对她笑靥如花的宣誓主权,她虽然心里不舒服,但是也只是不舒服。

她不想和慕云舟有任何交集,慕云舟肯定是要结婚的,不是曲盈盈也会是别人,慕云舟不是她什么人,她犯不着因为曲盈盈和慕云舟的关系伤心。

可是现在的曲盈盈却让夏悠然感觉到陌生,这样咄咄逼人,她这个曾经的闺蜜可真是让她吃惊啊。

夏悠然心里有事不免神情有些恍惚走得有些急,突然拐角处转过一个孩子,孩子格格的娇笑着蹦蹦跳跳的跑过来,一下子没有刹住车,撞到了夏悠然身上跌倒在地,当下“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夏悠然也吓一跳,定睛看过去,地上坐着一个粉妆玉砌穿着公主裙的小女孩,她马上伸手去扶孩子,“对不起,摔着哪里了?”

小女孩泪眼朦胧的看着夏悠然,用小手推开她,哭得越发的凶了,“坏人!坏人!”

夏悠然一愣,这孩子是怎么回事?她也不是故意的,她怎么这样骂自己,脑子没有转过弯来,扶住孩子的手被人粗暴的拉开了,“你干什么!”

夏悠然看着粗暴推开自己的女子,这不是慕云舟母亲最信任的保姆李兰吗?

李兰抱起小女孩温柔的哄着:“萌萌,别哭!哪里疼?”

“屁股疼……呜呜……”萌萌哭得泪如雨下。

夏悠然心里有些抱歉:“对不起!是我没有……”

“怎么回事?”身后传来曲盈盈声音。

“曲小姐,萌萌被……被撞了!”

“姨姨我疼!”萌萌看见曲盈盈哭得越发的伤心了。

曲盈盈从李兰手里抱过萌萌,“怎么回事?夏悠然你怎么可以这样恶毒?这样对一个孩子你不觉得太无耻了吗?”

连珠炮似的质问从曲盈盈嘴里一连串的吐出夏悠然有些懵,她不就不小心撞倒这个孩子吗?

怎么到曲盈盈嘴里好像十恶不赦一样?

夏悠然冷了脸,“曲小姐说话要过脑子,我怎么对她了?”

“你还狡辩,难道你不是故意的?你一个大人这样欺负几岁的孩子,可真够不要脸的。”

夏悠然勃然大怒,“你是脑子有毛病吧?是她自己跑过来撞上我的。”

“你还强词夺理,萌萌这么乖,这走廊这么宽,你怎么会撞上她?存心的吧!”

“我为什么要撞她?”夏悠然气得笑起来。

“为什么你不知道啊?”曲盈盈冷笑,“夏悠然,萌萌只是一个孩子,你可千万不要把大人的恩怨带到孩子身上去。”

“你什么意思?什么大人恩怨?”夏悠然觉得曲盈盈是脑子有病。

“这样装有意思吗?我就不相信你不知道萌萌……”

“曲小姐!”一直没有说话的李兰突然打断夏悠然,“夫人和慕总在等着我们呢,我们过去吧!”

因为李兰的提醒曲盈盈一下子止住了话,萌萌的身份慕云舟一直藏得很深,不准对外公开,特别是对夏悠然,要是今天她捅破这层窗户纸,慕云舟一定会怪她。

心里想着,她没有再和夏悠然针锋相对,抱着萌萌轻声的哄着离开了。

夏悠然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这一切,有些摸不着头脑,曲盈盈一开始是一副要和她撕破脸的架势,这突然的改变风向什么意思?

萌萌泪眼朦胧的在曲盈盈怀里哭,刚刚那个坏阿姨好凶,那天她看见她凶奶奶,今天又撞她,还凶姨姨,她要告诉爸爸,让爸爸帮她出气。

萌萌心里想着哭得越发的凶了,曲盈盈本来就想借题发挥,见萌萌哭得像个泪人,心里突然萌发一个想法。

萌萌在慕云舟心里可是宝贝,要是让慕云舟知道夏悠然那样恶劣的对待萌萌,一定会让慕云舟更加厌恶夏悠然吧?

心里想着她也不上心哄萌萌了,只是抱着萌萌大步直奔包厢。

走到包厢门口慕云舟人从里面出来了,包厢门没有关他听见了萌萌的哭声,脸色有些不好看,伸手把萌萌从曲盈盈手上接过去:“这是怎么了?”

曲盈盈看来一眼李兰,欲言又止,李兰只好开口:“是夏小姐撞倒了萌萌!”

“夏悠然撞萌萌?”慕云舟眸色一冷。

“爸爸,我疼!那个坏阿姨好凶……她撞了我还和姨姨吵架,我怕怕!”萌萌断断续续的告状。

“这是真的?”慕云舟看向曲盈盈和李兰。

曲盈盈这个时候自然要体现她的大度,“我从洗手间出来就看见萌萌在地上哭,悠然不友好的站在一旁,我就上前质问了悠然几句,也不算吵架。”

“就是吵架!那个坏阿姨好凶,她真的好凶!她撞我还骂人!”

慕云舟眉头皱成一团,夏悠然为什么要这样对萌萌?眼前出现她在秦家花园对秦怀远儿子的情形,她脸上带着笑容的画面刺痛慕云舟的心。

还有秦老爷子生日晚宴上面她对秦怀远儿子那副关怀备至的样子,那和谐的画面刺激着慕云舟的心,对别人的孩子她都能那样耐心,夏悠然应该不是那样恶毒的人。

可是也不好说,她最善于的是伪装,要是她知道了萌萌的身份,这样对萌萌也是情有可原的。

慕云舟本来想瞒着夏悠然的,现在既然她已经知道了,他也没有必要掩藏,夏悠然他还就真不能惯着,要是她再铤而走险做出别的事情了,可不是好事情。

他必须表明自己的立场,慕云舟轻轻的哄着萌萌:“别哭,爸爸这就去找她算账,让她下次在也不敢欺负萌萌!”

把萌萌哄好交给曲盈盈,慕云舟拿起电话拨通了夏悠然的电话,电话显示无法接通,他才想起夏悠然已经把他的电话拉入了黑名单,于是伸手看着李兰,“把你手机给我!”

李兰把手机递给慕云舟,他快速在屏幕上播下夏悠然的电话号码,一旁的曲盈盈看得眼睛阴翳,没有想到夏悠然刚回来几天,慕云舟就对她的电话号码这么熟悉?

心里不舒服到极点,慕云舟却不知道曲盈盈在想什么,电话被接通,还不等夏悠然说话他已经抢先开口:“我知道你再盛世,你到露台这边来,我有话要问你。”

慕云舟的声音很冷,夏悠然的声音也冷,“我和你无话可说!”

“夏悠然,我只问你,你刚刚撞倒萌萌是不是故意的?”

看样子是曲盈盈带着那个孩子回去告状了,夏悠然没有想到慕云舟会这样质问自己,心里发冷,慕云舟这是认为她有多不堪呀?

话不投机半句多,她不禁冷笑起来:“对,我就是故意的!”

没有想到她会这样直白的承认,慕云舟一下子炸了,“你怎么可以这样卑鄙?她还是个孩子,碍着你什么了?”

从前夏婉找他哭诉被自己欺负,慕云舟总是这样质问她,婉婉她那么善良,碍着你什么了?

时隔五年夏婉已经消失了五年夏悠然竟然又听见了熟悉的质问,她明明什么都没有做,为什么会这样倒霉?为什么要忍受他的肆意污蔑?

夏悠然无法压制自己胸腔的怒气:“慕云舟,如你所说,她的确碍着我了,我就是看她不顺眼,就是想把她推到在地,你咬我呀?”

“无耻!”

慕云舟抓狂的骂出两个字,电话那头已经没有了声音,他再拨过去,已经无法接通,夏悠然干脆利落的把李兰的号码拉入了黑名单。

要爆炸了!慕云舟脸色铁青,把手机扔给李兰就准备去找夏悠然理论一番,曲盈盈一把拉住他:“云舟,我爸妈等着呢,二叔也在!”

秦家在等着商谈结婚事情呢,他怎么主次不分了?

慕云舟压制住怒火转身进入包厢,包厢里刘雅玲和秦夫人吴秋莲正相谈正欢,慕云舟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萌萌也被抱在了他的腿上。

秦怀纲和吴秋莲是知道萌萌的存在的,没有什么惊讶,倒是秦怀远有些惊讶:“这是?”

“是云舟的女儿。”秦怀纲回答。

秦怀远的眸色慢慢的冷了下去:“慕总竟然有孩子?这么说慕总离过婚?”

“是!”慕云舟很平静的看着秦怀远。

秦怀远嗤笑一声:“离婚有孩子?我秦家的小姐是嫁不出去了吗?”

慕已沉舟状态:连载中作者:清风淼全文阅读

夏悠然始终都明白慕云舟对她不甘心不愿,五年婚姻,他和同父异母的白莲花姐姐卿卿我我,她始终都装睁眼瞎。一场出乎意料,白莲花姐姐尸骨无存,她成了了嫌疑人。站在法庭上面对自己千法庭内的气氛庄严肃穆,夏悠然一身蓝色囚服,戴着手铐静静的坐在被告席上。。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