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29章 质问小说

第29章 质问

来源:丢枣文学 时间:2020-11-22 21:55:01
慕已沉舟状态:连载中作者:清风淼全文阅读

夏悠然始终都明白慕云舟对她不甘心不愿,五年婚姻,他和同父异母的白莲花姐姐卿卿我我,她始终都装睁眼瞎。一场出乎意料,白莲花姐姐尸骨无存,她成了了嫌疑人。站在法庭上面对自己千法庭内的气氛庄严肃穆,夏悠然一身蓝色囚服,戴着手铐静静的坐在被告席上。。

慕已沉舟 精彩章节

夏悠然逆风站在路边,明明没有理由流泪的,可是她竟然莫名其妙的哭了。

身旁霓虹闪烁,她形影单只的站在路口,一辆接着一辆的汽车驶过,她机械的挥手,没有一辆停下,不知道站了多长时间,她感觉腿脚有些麻木了,于是慢慢的蹲下身子。

一声尖锐的刹车声响起,她茫然的抬头,面前停了熟悉的车子,紧跟着车门拉开,叶萧和的助理张志刚下车走到她面前:“夏小姐,叶总让我来接你。”

夏悠然站起来一言不发的上了车,马路对面,慕云舟一个急刹车,目送夏悠然上了张志刚的车,他心里说不清楚是什么感觉。

他真的是贱,竟然鬼使神差的扔下曲盈盈回头,没有想到竟然会看见这样一幕,叶萧和对她那么宠爱,怎么可能会舍得丢下她?

医院,何丽君脸色阴沉沉的看着面前的侄儿何翰松,“你确定夏悠然去找王律师了?”

“我亲眼看见夏悠然去了王律师的律师事务所,在里面呆了三四个小时才出来,不是去找王金荣是去找谁?”

“她去找王金荣这老家伙干什么?难道是因为股份抵押的事情?”何丽君想到股份抵押的事情,时间差不多,也是这个时候了。

“姑姑,你说夏悠然要是知道自己的股份现在都打水漂了会是什么心情?她一定恨死慕云舟了。”

“我管她什么心情,她害死了我的婉婉,竟然还活得这样恣意快活,我真是恨啊!杀了她的心都有,这点股份算什么?”

想起自己的女儿,何丽君心里充满仇恨,“臭不要脸的东西,抢我婉婉的男人,还害死她,我就是让她付出代价,一无所有,像是狗一样的活着。”

何翰松陪着笑脸,“姑姑,就怕姑父舍不得让她一无所有啊!”

“他舍不得又能怎么样?”何丽君冷笑,“他身体这个样子,自顾不暇,哪里还有时间去管别人。”

“这倒也是,公司现在都被我安插了人,有什么风吹草动我们都会一清二楚的,只要姑父一直病着,夏悠然她是没有任何办法的。”

“这就好,你帮我盯紧她,一定要盯紧了,我绝不会让她好过的!”何丽君阴冷冷的,“还有云舟那边,记得提醒他股份的事情。”

夏悠然没有回叶欢的公寓,让张志刚把她送回了母亲的别墅。

她站在门口对着密码器输入自己的生日,门应声而开。

客厅里都是灰尘,很显然这里长时间没有人问津了。

夏悠然关上门在客厅站了一会,眼前仿佛出现自己小时候一家人其乐融融的画面。

眼眶莫名的有些湿润,她擦了下眼睛,挽起袖子开始收拾。

三层的别墅,她足足花费了七八个小时才收拾好,人已经累得不行,就这样靠在客厅的沙发上,她睡着了。

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是叶欢的电话把她吵醒的,“悠然你去哪里了?”

叶欢昨晚夜班,回家看不到她人有些着急,急忙的打电话询问,夏悠然看着外面发白的天空,“我回我妈的别墅了。”

“哎哟,你可真是,伯母那别墅几年没有人住过了,你回去干什么?”

“我昨天晚上花时间都收拾好了。”夏悠然的话让叶欢一下子没有了声音。

记忆中的夏悠然可是最怕收拾房间,那别墅这么几年没有人去过,可以想象有多脏,她竟然花时间收拾干净了,心里莫名有些难过。

“悠然你这是何苦来着,想搬回去我找几个人帮你……”

“欢欢,我已经习惯了自己的事情自己做,放心吧我没有那么娇气,收拾房间不算什么的!”

“好吧,中午我请你吃饭?”叶欢知道她之所以能吃苦都是因为在监狱服刑练出来的,马上改变话题。

“不用了,我今天还有事情,等我处理好了,我请你吃饭。”

挂了电话夏悠然站起身来,昨天晚上太累了,她澡都没有洗就这样睡着了,现在醒过来,浑身难受,不只是难受肚子也饿得慌。

在监狱五年生活她已经把身上的娇小姐脾气都改了,从前脏兮兮的她绝对不会出门,可是现在,她竟然没有思考就拿起包出了门,她需要吃东西,在监狱五年磨掉了她的娇气,也让她的胃变得不太好,只要不吃东西,她会很难受。

夏悠然顺着别墅的弯道向前,她记得离别墅不到两公里的地方有卖早点的地方。

如果是从前的夏悠然这么远的距离肯定是要开车,断不会走路,而现在她没有车开,自然选择步行。

走到别墅大门口迎面看见了刘雅玲,她穿着休闲服装,手里牵着一个穿着花裙子的小女孩。

看见形容邋遢的夏悠然刘雅玲第一眼还没有认出来,直到定睛一看才发现是夏悠然,她把小女孩拉到身后,语气很恶劣的看着夏悠然,“你来这里干什么?”

夏悠然胃里不太舒服,对于这个一直挑刺的前婆婆自然没有什么好脸色,冷着脸移过她就走,刘雅玲没有想到她会这样,她忍不住嘀咕,“真是没有教养,再怎么说我也是长辈!”

夏悠然已经走了几步,听见这个猛地转过头,眼前的女人从她嫁给慕云舟的第一天开始就看她不顺眼。

她想着她是长辈一直忍让,可是忍让有什么用?

刘雅玲一直得寸进尺的欺负她,慕云舟和夏婉勾搭成奸,还那样恶毒的对她,把她送进监狱竟然还无耻的谋夺母亲留给她的股份,这一群人都是无耻到极点的人。

愤怒让她看向何丽君,脸上带了讽刺的笑容,“慕夫人,说到教养你也不见得有多好,这样拦住人大呼小叫,我欠你的呀?再说了,您和我非亲非故,算哪门子的长辈?”

刘雅玲被她怼得脸色发青,完全没有想到夏悠然会这样凶,“杀人犯竟然也这样理直气壮,真是笑死人了!”

杀人犯三个字让夏悠然脸色惨白,嘴唇抖了几下,她落到这样的地步都是因为谁?

双手一下子握成拳头,目光带着仇恨看着刘雅玲,看着她那副表情刘雅玲莫名的心虚,情不自禁的后退了几步。

嘴里虚张声势的,“你这样看着我干什么?是不是死性不改想打人?我告诉你我可不是好欺负的,惹毛我我让云舟再把你送进去蹲几年!”

刘雅玲的威胁让夏悠然压根痒痒的,她真想对着刘雅玲那张脸一个嘴巴扇过去,想着自己现在的处境不过最终忍下一口恶气,控制住自己大步离开了。

躲在刘雅玲身后的萌萌自然也看见了夏悠然仇恨的眼神,吓得大气都不敢出,看着夏悠然转身离开,她轻轻的伸手拉拉刘雅玲的衣襟,奶声奶气的:“奶奶,刚刚那个阿姨人好凶!”

“萌萌别怕,奶奶带你回家,我们告诉爸爸。”

刘雅玲拉着孩子快步回了家,慕云舟刚从楼上下来,眼圈有些乌青,萌萌小跑过去:“爸爸,抱抱!”

慕云舟伸手抱起萌萌,目光看向刘雅玲,“妈,你脸色有些不好看,发生什么事情了?”

“还不是被夏悠然气的。”

“夏悠然?你遇到她了?她看见萌萌了?”慕云舟脸色有些不好看。

刘雅玲还没有回答,他手里抱着的萌萌奶声奶气的先回答了:“爸爸,那个阿姨好凶,她凶奶奶,我不喜欢她!”

慕云舟目光看着刘雅玲,“妈,到底怎么回事?”

“我看见她在这边门口,就问她来干什么,她恶狠狠的骂我,萌萌都被吓坏了。”

“她骂你?好好的为什么要骂你?”慕云舟不太相信。

“我哪里知道?也许她知道没有办法阻止你和盈盈在一起了,所以言行毕露了。”

刘雅玲说完心里也有些虚,夏悠然那副样子变化太快,她心里有些发怵,“云舟,夏悠然可不是什么好人,她既然能够对婉婉下手也能对别人,萌萌还是小心一些。”

这话让慕云舟脸色难看起来:“她敢!”

“她还真敢,看刚刚那副架势她都准备动手打我了!”

“这是真的?”慕云舟怀疑的看着刘雅玲,夏悠然虽然脾气不好,但是也不会无缘无故的伸手打人。

“是真的,爸爸,那个阿姨真的想打奶奶,我好怕怕!”萌萌又加一句。

“无法无天了!”慕云舟咬牙切齿的,这个该死的女人她到底想做什么?

夏悠然走到卖早点的地方停下买了四个包子一杯牛奶,坐下狼吞虎咽的吃完,胃舒服了许多,她转身顺着原路返回,心里寻思着先回到家洗一个澡,再去医院看看父亲,回来去超市买些日用品。

走到别墅门口,看见门口停了一辆车,慕云舟坐在车上夹着烟看着夏悠然。

他已经再这里等了半小时,抽了好几只烟,正等得不耐烦看见夏悠然晃悠悠的出现了。

慕云舟愕然的看着走过来的夏悠然,再他印象里夏悠然一直都是爱干净倒极点的,突然看见这样不修边幅邋邋遢遢的夏悠然,他都忘记自己来找她的目的了。

夏悠然也看见了慕云舟,嘴角浮现一抹冷笑,不用想也知道慕云舟是听了刘雅玲的告状来兴师问罪的,她嘲讽的看着车上的慕云舟,眼中溢满了厌恶之色。

只是稍微愣了一下,慕云舟沉着脸拉开车门,“夏悠然,你越来越无法无天了。”

夏悠然没有说话只是漠然的看着慕云舟,慕云舟被她看得越发的生气了,在他和夏悠然婚后的每次争吵里,她都从来不辩驳,就是这样漠然的看着他。

那漠然带着藐视,对一切都不在意,慕云舟在商场顺风顺水,一直都是天之骄子,在外面他一直都是喜形不露于色,可是每次都会被夏悠然气得跳脚。

比如现在他就又被气得咬牙切齿:“你到底想干什么?为什么要辱骂我妈?”

夏悠然竟然笑了一下,“慕总应该知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句话吧?慕夫人如果安分守己,别人是脑子进水了才去招惹她?”

这话很明白的在告诉慕云舟,是刘雅玲主动挑衅在先,慕云舟也知道母亲不是善茬,他压制住怒火,“就算是我妈说了不好听的话,再怎么她也是长辈……”

“长辈?慕总脑子没有毛病吧?我姓夏,慕夫人姓刘,八杆子打不着,她算我哪门子的长辈?”

“你……”慕云舟没有想到她会这样恶毒,“你不会忘记曾经嫁给我做过慕家的儿媳吧?”

“慕家的儿媳?呵呵呵!”夏悠然笑起来,“姓慕的,说这样光面堂皇的话你不觉得恶心吗?现在没有媒体,你也不用装那副道貌岸然的样子,我和你的所谓婚姻是为了什么你难道不清楚?”

慕云舟眼睛都在喷火,她这又是在说和自己结婚是为了报复刺激夏婉吗?这个无所不用其极的女人!“为了报复婉婉你连爱情婚姻都算计,难怪叶家看不上你!”

夏悠然看着眼前英俊的男人,想起自己和慕云舟婚姻期间所忍受的那些屈辱,想起他恶毒的把自己送进监狱却又无耻的算计自己股份,只觉得自己曾经的所有努力都是笑话。

无视慕云舟要杀人的眼神,夏悠然冷笑,“说到什么事情都能做,我和慕总是小巫见大巫啊!姓慕的自己屁股不干净就不要装什么正人君子,实话告诉你,和你的那段所谓的婚姻是我这一辈子最最耻辱的决定,求你以后不要提起来恶心我好吗?”

太恶毒了!难怪母亲会被气成那副样子,慕云舟自己都被气得发抖,“夏悠然,你会为你今天的话付出代价的!”

“我等着您的手段呢,姓慕的,有种你弄死我!”扔下这句话夏悠然面无表情的从他面前走过,慕云舟站在门口看着她,一双阴翳的眸子死死的盯着她的后背。

夏悠然伸手输入密码,用力关上门,重重的关门声敲响在慕云舟心上。

他看着那扇已经关上的门,看着夏悠然决然的身影。突然意识到,那天夏悠然在医院说的仇人两个字不是在赌气,她是真的把自己和自己的母亲当成了不共戴天的仇人!

夏悠然也被慕云舟气得内伤,她就不明白了,姓慕的是不是脑子有病,他对她做了那么多无耻的事情,怎么还能这样不要脸的振振有词来质问自己?

他以为她还是五年前那个傻乎乎的夏悠然?还是他以为他对自己做的那些丧尽天良的事情自己一无所知?

夏悠然气愤愤的在沙发上坐了好一会,这才去洗澡,换了衣服她去了医院。

叶欢一起和她去重症监护室看了父亲,看着气息微弱的夏振刚,夏悠然心里真不是滋味。

叶欢拍拍她的手:“悠然,伯父这个情况不是一天两天能醒过来,你得有心里准备。”

夏悠然点了下头,父亲不醒过来,公司的事情怎么办?

她真的是一点都不懂呀,她要如何面对咄咄逼人的何丽君和心狠手辣的慕云舟。

心情沉重的跟着叶欢出了重症监护室,两人去了叶欢的办公室,叶欢给她倒了杯水,“悠然,昨天晚上的事情我替我妈对你道歉。”

“道什么歉,伯母并没有错。”

“我妈她……”叶欢顿了一下,“她生气我哥这么大年纪了还不结婚生子,你也知道,我二叔家的儿子比我哥小两岁,孩子都已经五六岁了,那孩子天天在我爷爷奶奶面前晃悠,豪门争斗,无非都是财产子嗣,我爸早早没有了,我妈她……哎!”

“我知道,欢欢,这一切我都知道,我真的没有怪伯母。”

“我哥昨天晚上就出国了,爷爷让他去处理一些事情。”叶欢说完话锋一转,“悠然,我们是最好的朋友,我替我哥问一句你,你真的不考虑我哥吗?”

叶悠然摇头,“不考虑!”

叶欢不死心,“悠然你好好想想,我哥那么喜欢你,你也那么喜欢他,只要你考虑,我哥他会排除所有困难和你在一起的,我相信他会对你好,他永远也舍不得伤害你的。”

叶萧和永远舍不得伤害她夏悠然相信,正是因为他舍不得伤害她,把她捧在手心上她才不会去玷污他。

她一个离婚女人,背着杀人坐牢的污点,还有自己的孩子,她怎么舍得去祸害清清白白干干净净的叶萧和?

从叶欢的办公室出来夏悠然心情又沉重了几分,她去了超市,选购了许多生活用品后走出了超市,把东西放在路边,她招手打车,一声刹车声响起,她转过头,正对上车里秦怀远深沉的眸子。

看见秦怀远夏悠然有些心虚,垂了眼眸,脸上带了一丝红晕。

车门被拉开,秦怀远的特助徐峰脸上带着笑容走到她身旁,“夏小姐买这么多东西?”

“嗯!”夏悠然有些局促,目光偷偷的看向秦怀远,他脸色很正常,看不出不高兴。

“秦总正说让我去接你,没有想到在这里遇上了,上车吧!”

徐峰热情的把她买的东西拎起来放倒后备箱,是祸躲不过,夏悠然拉开车门上了车。

慕已沉舟状态:连载中作者:清风淼全文阅读

夏悠然始终都明白慕云舟对她不甘心不愿,五年婚姻,他和同父异母的白莲花姐姐卿卿我我,她始终都装睁眼瞎。一场出乎意料,白莲花姐姐尸骨无存,她成了了嫌疑人。站在法庭上面对自己千法庭内的气氛庄严肃穆,夏悠然一身蓝色囚服,戴着手铐静静的坐在被告席上。。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