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28章 鲜血汩汩的流出来小说

第28章 鲜血汩汩的流出来

来源:丢枣文学 时间:2020-11-22 21:55:01
慕已沉舟状态:连载中作者:清风淼全文阅读

夏悠然始终都明白慕云舟对她不甘心不愿,五年婚姻,他和同父异母的白莲花姐姐卿卿我我,她始终都装睁眼瞎。一场出乎意料,白莲花姐姐尸骨无存,她成了了嫌疑人。站在法庭上面对自己千法庭内的气氛庄严肃穆,夏悠然一身蓝色囚服,戴着手铐静静的坐在被告席上。。

慕已沉舟 精彩章节

小女孩长得实在是太漂亮了,那张小脸美得像是画上下来的一样。

看见小女孩的脸夏悠然感觉有些熟悉,想多看几眼的,后面喇叭声一声声的响起,夏悠然只好发动车子,心里却有些奇怪,曲盈盈抱的这个小女孩会是谁家的孩子?

心里思索着回到公寓,她把公寓收拾了一遍,把衣服都洗了,时间过得很快,很快就是中午了,夏悠然自己下了一碗面条吃,正吃着电话响了,她看了一眼号码,犹豫下接通,“你好!”

“是夏小姐吧?我是夏总公司的法律顾问王金荣,有点事情找你。”

竟然是自己父亲公司的法律顾问,夏悠然不知道王律师找自己什么事情,答应下午和他见一面。

吃过面条她收拾了一下,出门去见王律师,到达王律师的事务所王律师很客气:“我找夏小姐是公司的事情。”

“公司有什么事情?”夏悠然很惊讶,她可不是什么女强人,也无心经营公司,父亲的公司她从来没有过问过。

“是关于收购的事情。”王律师叹口气,“公司之前经营不善曾借过慕总很大一笔钱,当时签约的合同是两年,马上就到还款日期了,现在这笔钱还没有到位,夏总现在又这样,我只好找你商量。”

“公司别的人呢?”夏悠然愕然的看着王律师,“总不能我爸生病了就没有人管公司了吧?”

“公司是有别的人在管理,不过这个当时和慕总借钱时候担保是用的你的股份担保,如果还不出钱来,你在公司里的股份就会归慕总所有。”

夏悠然总算是听懂了,她扯了一下嘴角:“用我的股份担保,这是何丽君干的好事情吧?”

王律师低了头,只是拿起杯子喝水。

他不说话等于是默认了是何丽君的主意,夏悠然忍不住笑起来,“用我的股份担保,我这个股份持有人一无所知,这算不算诈骗?”

“夏小姐,这不是诈骗,当时夏总也同意的……”

“可是我没有同意不是吗?”

“你同意了,文件上有你的签字和盖章!”

“什么?”夏悠然差点跳起来,“我怎么不知道这事情?”

“你看看这个!”王律师把合同拿出来递给夏悠然,夏悠然没有看内容只是扫了一眼下面的签名,的确是她的签名和签章。

她懵了好一会,完全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签过这样一份合同,“这是我什么时候签的?”

“两年前,当时夏总去监狱里看你……”

王律师提醒夏悠然总算想起来了,两年前父亲夏振刚的确去她服刑的监狱看过她一次,当时带了一份文件去,说是房屋转让合同,把母亲名下的一处房产转让给她,她看了一眼就签字了。

夏悠然胸口闷得慌,“这么说这是那份所谓的房屋转让合同?”

王律师低头喝水,又是默认了,夏悠然苦笑,“他们打的一手好算盘啊!王律师,你告诉我,这是我爸的主意还是和何丽君的主意?”

夏悠然不相信夏振刚会这样算计自己,她在怎么不好也是夏振刚的女儿,虎毒不食子,夏振刚不会这样狠心的算计她的。

“夏小姐,当时公司经营非常困难,急需钱,夏总也没有办法,他当时并不知道你和慕云舟离婚,想着你们还是夫妻就……夫人的房屋的确也过户到了你的名下,”

夏悠然往后一靠,“他们可真是算计精良啊!”

把她送进监狱里,何丽君和慕云舟就狼狈为奸,瞒天过海的算计她的股份。

她对何丽君和慕云舟已经没有任何言语可以诉说她的鄙夷了,只是想着父亲夏振刚竟然也算计她,心里还是隐隐作痛。

深吸一口气,夏悠然笑了一下,“既然都这样了,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他们要就拿去吧,需要我签字还是干什么你直接说。”

王律师见夏悠然竟然这么爽快吓一跳,他抬头看向夏悠然,“夏小姐,其实我找你不只是因为你的股份的事情。”

“还有什么都说了吧,我现在一无所有,没有什么可怕的,大不了又被慕云舟送进去坐几年牢!”

“是这样,签署了合同后一年多夏总才知道你和慕云舟已经离婚了,他很后悔,公司这两年越来越艰难,夏总的身体也不太好,他于是又签署了一份文件,把他名下百分之七十的股份转让给你。”

王律师拿出另外一份文件递给夏悠然,“这是股份转让合同,夏总已经签字盖章,现在就等着你签字了。”

“公司不是已经不行了吗?”夏悠然苦笑,“这些股份给我有什么用?”

“话不能这样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公司虽然经营不善不如从前,但是也不是空壳子,只要好好经营说不定也会起死回生的。”

王律师指着签字的位置,“你先签字吧,早点办完这件事我心里早安心。”

“安心?”

“你继母不知道股份转让的事情,如果知道肯定会闹,现在夏总这样,你又孤身一人,我实在是担心你。”

夏悠然苦笑一下接过笔签了字,王律师收起文件:“其实你也不用太担心,公司的事情也没有完全山穷水尽,慕总……慕总我觉得也不是那样狠心的人,你好好和他谈谈,性子不要那么拗,低一低头……”

这话让夏悠然不由得冷笑起来,慕云舟不狠心天底下找不出更狠心的男人了,让她去求他低头,下辈子吧!

不不下辈子也不可能!她死也不会去求他的,她看着王律师:“我不会去找慕云舟下小,我宁愿让公司倒闭也不会去低头的!”

王律师看到了她眼中毫不掩饰的恨意,想想夏悠然当初经历过的事情,不管夏悠然有没有杀人,但是由自己的丈夫去指证,实在是太狠了。

他微微叹口气又给夏悠然指条路,“实在不行,你可以去找叶总,有他帮忙,我相信公司会起死回生的。”

夏悠然出了王律师的事务所,心里头五味陈杂,王律师说得轻松,找叶萧和帮忙,她有什么脸去找叶萧和?

难道她祸害叶萧和还不够多吗?

茫然的走到停车场,伸手去拉车门,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悠然!”

夏悠然转过头,看见叶萧和长身玉立站在离不她不到十米远的地方,“萧和哥!”

她挤出一个笑容,叶萧和已经走到她身旁,“到这里干什么?”

“没有什么。”

“我请你吃晚饭吧。”叶萧和看她笑眯眯的。

夏悠然想拒绝的,可是叶萧和已经不由分说的拉开前排的车门,她被动的上了车。

不等叶萧和吩咐驾驶室的司机马上下车,恭恭敬敬的,“夏小姐,您的车钥匙给我,我把您的车开会去。”

夏悠然把钥匙递给司机,叶萧和发动车子,声音温温和和的,“想吃什么?”

“我不知道。”

“去吃你喜欢的川菜吧!”叶萧和做了决定。

两人去的是江城最有名的川菜馆,曾经叶萧和就在这个川菜馆三天两头的请她和叶欢吃饭。

她喜欢吃什么叶萧和比父亲夏振刚还要清楚,坐在熟悉的包厢,想起从前的事情叶悠然心里真心不是滋味。

叶萧和在为她布菜盛汤,上汤白菜的味道一如从前的鲜美,叶悠然心里却是苦涩万分。

她知道叶萧和喜欢她,如果不是发生那样的丑事,她一定早就嫁给了他,为他生儿育女,和他伉俪情深,眼睛有些发酸,叶萧和对她一如从前,而她却可耻的移情别恋,竟然爱上了慕云舟这个人渣。

最后落得这样的结局也是自找的,想起从前夏悠然越发的百般不是滋味,手机响了,她看了一眼讶然的发现是秦怀远打来的。

秦子城早上已经找她兴师问罪了,秦怀远这个电话肯定也是这样,她不想让叶萧和看见她的狼狈起身拿起电话离开了包厢。

走到外面的回廊僻静处她才接通:“秦先生!”

“我来江城了,咱们抽时间见一次面吧!”秦怀远的声音很平和,夏悠然心里却在打鼓,像秦怀远这样的上位者喜怒难测,越是平静很显然事情越大。

她没有拒绝的余地,于是答应下来,“好。”

“那就明天晚上吧,明天晚上我来接你。我现在有事情先挂了。”不等她答应,电话被挂断了。

夏悠然拿着手机转身,走了几步迎面看见慕云舟和曲盈盈过来了。

曲盈盈满脸娇羞的在和慕云舟说着话,没有看见夏悠然,倒是慕云舟一眼发现了她,脚步一顿。

曲盈盈愣了一下,顺着他的目光才发现了夏悠然,眼中闪过一丝恨色,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夏悠然怎么会在这里?心里不高兴,她脸上却笑容不变,很亲密的和夏悠然打招呼,“悠然,好巧!”

“是,好巧!”伸手不打笑脸人,夏悠然从善如流的回答。

见她脸上表情平静,曲盈盈笑得越发的亲密了,“悠然你一个人来的吗?要不要一起?”

夏悠然看着眼前巧笑倩兮的女人,胃里有些恶心,在过去的那些日子里,她一直以为曲盈盈和自己一样是直性子,如果不是亲眼在海市被曲盈盈扇过耳光,亲眼见证她的歇斯底里,她一定会以为自己面前这个女人还和从前一样。

她淡淡的吐出三个字,“不用了!”

说完移过他们就走,曲盈盈脸上带了委屈的神色:“云舟,悠然好像变了一个人……”

“她本来就是这样的人!”慕云舟冷哼一声抬步就走,曲盈盈跟上他,“我……我改天找她好好谈谈,毕竟我和她是最好的朋友,现在我和你这样,是我对不起她,悠然她从前那么爱你……”

“呵呵,你吃饱了撑了?找她去解释什么?”慕云舟打断曲盈盈的表演,那个女人爱他?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吧?

他刚刚下车就在停车场看见了叶萧和那辆独一无二的阿斯顿马丁,现在再看见夏悠然,心里明镜似的。

从前叶萧和就三天两头在这边请夏悠然吃饭,现在这一回来没有几天就搅合上了。

奸夫淫妇!

心里有些莫名烦躁,他看见她在秦家对着秦怀远巧笑倩兮就不顺眼,好不容易把她赶出秦家,这才松口气,倒是忘记了江城还有叶萧和。

这把她逼出秦家反而是在为她回到江城名正言顺沟引叶萧和铺路了?怎么想都感觉他是做了一件赔本买卖。

叶萧和和夏悠然这对奸夫淫妇,不能便宜他们!

晚饭慕云舟吃得索然无味,曲盈盈坐在他对面看他冷清的表情心里也不是滋味。

慕云舟从前还会笑,最近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感觉笑容越来越少了。

她也有些后悔,早知道是这样,就让夏悠然留在海市,不让她回江城,也省的三天两头碰上堵心。

慕云舟吃了没有几口就放下了筷子,点燃一支烟后起身去了外面。

站在盆景旁边,他掏出手机他给特助肖元打了电话,“告诉叶夫人,她的宝贝儿子现在在川菜馆陪着夏悠然吃饭。”

挂了电话他心情好了一些,扔掉烟头起身回了包厢。

曲盈盈小心的观察他的表情,发现慕云舟和刚刚不太一样了,刚刚冷若冰霜,现在看起来好像心情好了很多,她马上体贴的帮他布菜,慕云舟竟然把她布的菜都吃了。

曲盈盈心里有些纳罕,慕云舟这是怎么了?

他刚刚明明不高兴的,为什么只是抽了一支烟变化就这么大。

难道他刚刚出去见了夏悠然?夏悠然又勾搭他了?心里不舒服,她控制住自己起身:“我去一下洗手间。”

出去转了一圈,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同。

曲盈盈只好又回到包厢,慕云舟已经吃好了,斜靠在椅子上拿着手机在等她。

曲盈盈没有心情再吃,于是提议:“我们走吧!”

慕云舟起身和她出来包厢,二人来到停车场,一眼看见了停车场不和谐的一幕。

夏悠然低着头,叶萧和站在她身旁,叶夫人脸上带着怒色,声音非常不好听:“不是说有公事不能回家吃饭的吗?这就是你说的公事?”

“妈,有什么话回家去说,在这里像什么话?”叶萧和声音冷冷清清的。

“回家去说?我也想啊,可是回家去说你会听吗?”叶夫人转头看着夏悠然,“悠然,我们家萧和已经孤身一人这么多年了,叶家就他这么一根独苗,你就为伯母想想吧,我不想到死还看不到我孙子出生!”

这话直白到极点,叶萧和眸色一紧:“妈,回去吧!我们回去说!”

他说着话去拉叶夫人,叶夫人甩开他的手,“悠然,算伯母求你了,伯母从前那么疼你,把你当亲生女儿一样,你现在也为伯母想想吧!”

“妈,你说这些干什么?今天是我请悠然吃饭的,你有什么冲我来。”

一直低着头的夏悠然抬起头来,“伯母您误会了,您把我当女儿,我也把萧和哥当哥哥……”

“可是你不是我叶家的女儿呀?”叶夫人打断夏悠然,“悠然,你要是真的把萧和当哥哥,就离他远一些,我们家萧和清清白白干干净净的一个人,叶家也是清清白白干干净净的,不想再惹上什么是非……”

“妈!”叶萧和脸上带了怒色打断叶夫人难听的话,夏悠然脸色有些白。

叶夫人从前对她的确和叶欢没有什么两样,现在这样难听的话都说出来了,可以想象对她有多厌恶。

她心里抽着疼,看着叶萧和阴沉沉的脸,挤出一个笑容:“萧和哥,伯母,我有事情先走了!”

“悠然!”叶萧和伸手去抓她,被叶夫人一把拦住了:“萧和,你是想气死你爷爷吗?”

想到病重的叶老爷子叶萧和颓然的缩回手,目光扫到不远处车旁看戏一样的慕云舟和曲盈盈他一言不发的上车。

车子发出巨大的轰鸣很快冲出了停车场,慕云舟收回目光表情平静的拉开车门,曲盈盈也跟着上车,脸上带了一丝同情:“悠然可真是可怜啊!被叶夫人这样挤兑。”

“可怜么?她那是活该!”慕云舟冷笑一声发动车子,车子驶出川菜馆的停车场,很快发现了站在路边的夏悠然。

夜风微凉,吹起她的长发,她的背影消瘦孤单,看着这样的夏悠然慕云舟心里不是滋味,一旁的曲盈盈好心的提醒,“云舟,这里不好打车,我们送悠然回去吧!”

慕云舟面无表情:“吃饱了撑着了?”

话音落下脚下用力,车子疾驰经过夏悠然身旁,他的目光从夏悠然脸上一闪而过,只是短短一瞥,却清晰的看见了她脸上的晶莹剔透。

她竟然哭了?这个铁石心肠的女人竟然哭了?

他一直以为她不会流泪,却没有想到她竟然有这样软弱的一面,她的欢乐,她的悲伤从来都没有他,只是为了叶萧和。

慕云舟心里有什么被狠狠的划破,鲜血汩汩的流出来。

慕已沉舟状态:连载中作者:清风淼全文阅读

夏悠然始终都明白慕云舟对她不甘心不愿,五年婚姻,他和同父异母的白莲花姐姐卿卿我我,她始终都装睁眼瞎。一场出乎意料,白莲花姐姐尸骨无存,她成了了嫌疑人。站在法庭上面对自己千法庭内的气氛庄严肃穆,夏悠然一身蓝色囚服,戴着手铐静静的坐在被告席上。。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