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27章 麻雀变凤凰小说

第27章 麻雀变凤凰

来源:丢枣文学 时间:2020-11-22 21:55:01
慕已沉舟状态:连载中作者:清风淼全文阅读

夏悠然始终都明白慕云舟对她不甘心不愿,五年婚姻,他和同父异母的白莲花姐姐卿卿我我,她始终都装睁眼瞎。一场出乎意料,白莲花姐姐尸骨无存,她成了了嫌疑人。站在法庭上面对自己千法庭内的气氛庄严肃穆,夏悠然一身蓝色囚服,戴着手铐静静的坐在被告席上。。

慕已沉舟 精彩章节

肖元在车里等了好一会,才看见慕云舟阴沉着脸出现。

看慕云舟的脸色他就知道没有讨到好,下车拉开车门,慕云舟上车靠在后排一脸官司。

肖元发动车子驶出公寓大门的时候发现外面的记者果然已经鸟兽散了。

慕云舟不禁冷笑一声,“姓叶的还真是会见缝插针啊!热搜应该已经撤了吧?”

肖元点头,“撤了,不只是热搜扯了,风向也变了。”

“什么意思?”

“秦家在江城的淮南文化几分钟前刚刚发布申明,公司员工未经核实就私自发文和视频,造成极坏影响,公司已经解雇该员工,并保持追究他法律责任的权利,对于报道视频对夏悠然小姐的伤害淮南公司表示非常抱歉,公司总裁秦怀远先生不日将亲自到江城找夏小姐当面道歉!”

“什么?”慕云舟怀疑自己耳朵听错了,“秦怀远要亲自道歉?”

“慕总,也许我们冤枉夏小姐了。”肖元看了一眼老板的脸色,“不管怎么说,我都不相信夏小姐会动手打人。”

“你怎么知道她不会?有些人最善于伪装你不知道吗?”慕云舟伸手摸了一把还有些火辣辣的脸。

那个女人从前是不会,因为要装温柔善良迷惑他来刺激夏婉,现在夏婉死了,她也不需要伪装了,最近几天,她见他一次打一次,他堂堂总裁挨了她几次耳光,说出去都丢人。

“就算她善于伪装,那也不至于在公共场合和继母打架啊?这件事的影响太坏了,一个善于伪装的人怎么可能会想不到这点?”

肖元的话提醒了慕云舟,的确如果夏悠然真的是善于伪装的人,她怎么可能会蠢到在公共场合动手打人。

这么说这件事真的有蹊跷?

慕云舟发现自己最近是越来越不淡定了,本来平静的生活因为夏悠然出狱被搅得一团糟。

五年了他让自己投入到忙碌紧张的工作里不让自己有一丝一毫的空闲去想那个女人。

他潜意识里是要忘记夏悠然抹去这样一个人的存在的,可是再次相见打乱了他的所以设防。

两次莫名交集,那个女人对他的恨是那样的毫不掩饰,慕云舟也恨,她做了那么多恶毒的事情,有什么理由去恨他?

他莫名的厌弃她,总是想要找到她的痛楚去狠狠的戳上一刀,看着她痛苦难受,他心里才会舒畅。

以至于为了刺激她没有去问另外一个当事人何丽君就跑去质问,现在弄得灰头鼠脸的。

慕云舟伸手揉了揉眉心,“去医院找何丽君问问情况!”

医院病房内何丽君看着秦家发布的申明气得牙痒痒的,因为秦家发布的申明,那些谩骂的水军已经退散,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也开始回归正常。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让搞大是曲盈盈说的,现在辟谣也是秦家,何丽君气愤愤的给曲盈盈打了电话:“你什么意思?为什么好好的秦家会发布这样的申明?”

“是我二叔的意思,我哪里知道我二叔会这样。”曲盈盈也是满心无奈。“之前我不是和你说过吗?夏悠然出狱后就去了临海在秦家当佣人呢,你也知道她长得那么漂亮,我估摸她和我二叔一定有一腿吧,要不然我二叔为什么为此大动干戈?”

何丽君马上捕捉到了,“她真的和你二叔有关系?”

“不然她跑去秦家当佣人干什么?夏悠然精通三国口语,钢琴画画都是得过大奖得人,这样的人有什么理由去做佣人?她在临海天天陪着我二叔的私生子呢,还教唆私生子叫她妈妈。”

“这样啊?”何丽君冷笑一声,“那个小贱人还真是会找大树靠,简直脸都不要了。”

“阿姨,现在不是骂夏悠然的时候,现在风向这样转变我觉得云舟一定会来医院找你,你得好好应对。”

“我知道了,这件事我自有分寸。”

挂了电话何丽君靠在床头沉思,她并不担心慕云舟来询问自己,从头到尾她都没有和慕云舟说过什么话,一切都是网上捕风捉影的报道,和她没有丝毫的关系。

心里想着门被推开了,慕云舟走了进来,他身后跟着肖元,肖元手里拎着一个花篮。

看见慕云舟何丽君挤出一个笑容:“云舟,你怎么来了?”

“听说阿姨住院了我来看看。”慕云舟的目光再何丽君身上上下的打量,何丽君和夏悠然一样都是满脸伤痕,手上也是伤痕,很显然两人的确发生过抓扯。“阿姨你还好吧?”

“还好……哎,我这把老脸算是丢尽了。”何丽君叹口气。

“怎么这么说?”

“我没有想到事情会闹这样大,当时看见她我想起我的婉婉……”何丽君开始抹泪,“我婉婉一个大活人就这样没有了,可是她却活蹦乱跳的……我实在是太气愤了,就过去找她理论……”

何丽君掩面抽抽噎噎的开始哭泣,提到夏婉她是真的伤心,自己那个美丽多才的女儿就这样没有了,换谁也不好过,她对夏悠然的恨理所当然,理直气壮。

慕云舟看着伤心欲绝的何丽君也有些动容,何丽君虽然没有描述打架的事情,但是字里行间都是对夏婉的思念和对夏悠然的恨。

身为一个母亲她并没有做错什么,他没有理由去要求何丽君对杀死自己女儿的凶手和颜悦色,这是人之常情。

心里想着慕云舟放缓语气:“我知道阿姨你的心情,这件事的确是夏悠然的错,她已经受到了惩罚,希望阿姨能够放下,早日走出阴影。”

慕云舟哪里是在劝她,这分明是在堵她的心,她的女儿死了,夏悠然活得好好的,慕云舟但凡对夏婉有一丝情谊都会恨夏悠然入骨的吧?

可是现在他竟然让她早日走出阴影,难怪当年女儿会哭着告诉她,慕云舟变了,再不是当初的慕云舟,他喜欢上夏悠然了。

当时她是死也不信,现在听慕云舟这样劝慰心里明镜似的,慕云舟他明里是安慰她,其实是在为夏悠然开脱吧?

何丽君心里不是滋味,她素来睚眦必报,她不舒服自然也不会让慕云舟舒服,于是抹了把泪。

“我知道,我会慢慢走出来的。这些年可苦了你了,婉婉已经走了五年多,你也该开始自己的生活了,你和盈盈什么时候结婚?”

慕云舟迟疑了一下,“婚期还没有定。”

“赶快定啊?盈盈是个好姑娘,那样善良,对萌萌也好,云舟,就算是为了萌萌你也应该早点和盈盈结婚!”

慕云舟点了下头,“我知道,结婚的事情等双方家长商议后再说吧。”

慕云舟在病房里呆了一会就离开了,听着他的脚步声消失,何丽君脸上闪过一丝狰狞之色。

慕云舟回到家里已经是深夜,他步履踉跄,一看就是喝多了的样子。

母亲刘雅玲一个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闻到慕云舟身上的酒气,她站起扶住他:“怎么喝这么多?”

又吩咐佣人,“张婶,给云舟做醒酒汤!”

“不用了!”慕云舟在沙发上坐下,伸手揉揉额头,一脸疲惫。

“怎么不用?你胃不好不知道啊?”刘雅玲埋怨。

慕云舟不说话只是靠在沙发上闭着眼睛,出了这样大的事情刘雅玲自然也知道了,“是为了夏悠然?”

“不是!”

“我都知道了,你就不用隐瞒了。”刘雅玲叹口气。

“知道什么?”慕云舟反问。

“她打你何阿姨的事情啊?我还以为她杀人坐牢赶出这样恶毒的事情至少叶萧和能够知道避嫌一下,没有想到第一时间他就帮她。”

刘雅玲看到报道的时候还以为会持续一段时间,没有想到,很快就被压下了,“当初我说她出轨叶萧和,你看见证据也不相信,现在相信了吧?她要是和叶萧和没有关系,他能那么上心?”

“妈,你能不能不提她?”慕云舟一下子暴怒了。

儿子已经五年没有这样在她面前这样发怒了,刘雅玲吓一跳,瞬间更生气了。

自己养的儿子自己心里清楚,慕云舟这样大醉生气肯定是因为夏悠然,“我不就提醒你一下吗?你吼我干什么?那个女人祸害你还不够啊?”

刘雅玲想起当初夏悠然做过的事情就生气,“为了刺激婉婉和你何阿姨,不要脸的爬床,嫁给你后不守妇道,天天和叶萧和勾勾搭搭,我们慕家的脸都被她丢尽了!”

慕云舟脸色难看到极点,刘雅玲这些话简直就是在他心窝子上捅刀子,他猛的站起来,大步上楼,酒醉脚步虚浮,撞了好几下,刘雅玲看见儿子这样越发的生气了。

在身后絮絮叨叨的,“我告诉你,你可别指望和那个女人再有牵扯,不说别的,看在萌萌的面上也不能和她有关系!”

“砰!”回答她的是重重的关门声,慕云舟关上门,扑到在床上,脑子里昏眩一团。

那个女人当初对他那样柔情款款,每天早上巧笑倩兮的送他出门,晚上温柔的迎他回家。

他从来不重女色,可是因为是她,竟然都无心工作,只想每天和她厮守。

他那么喜欢她,虽然从来没有说过一句爱,可是他一直在尽心尽力的讨好她。

她喜欢画画,他让人特意装修了一间画室出来给她,她喜欢吃车厘子龙岩芭乐,家里常年放满了这些水果。

就连她喜欢吃川菜他特意买了一家川菜馆,只为了让她能够迟到可口的川菜。

可是她是怎么对他的?

他为她费心装饰的画室的抽屉下面藏着的是叶萧和的素描,她经常和叶萧和在他买下的川菜馆里吃饭,甚至还竟然还把公司机密偷偷拿给叶萧和,让他一败涂地。

没有人知道他经历了什么,生意没有了可以再经营,人心可以捂热,他以为可以捂热她的心,让她对他真正的交心,可是他还是太天真了。

那个女人天生就是那样无耻的女人,她怎么可能会改变?

她竟然无耻的趁他出差把叶萧和带进他的家里来偷情,这样歹毒无耻又不守妇道的女人他慕云舟为什么要忍?

他应该早把她扫地出门的,如果早一点把她扫地出门,夏婉不会死,是他的优柔寡断害死了一条人命。

而始作俑者从来没有后悔过,想着叶萧和和夏悠然相识而笑的深情,慕云舟心里像是被捅了一刀鲜血淋漓,痛到极致。

脸上的伤痕用了邵氏的膏药疤痕消失得很快,次日早上,夏悠然戴上帽子口罩和叶欢一起去了医院。

夏振刚躺在床上还是人事不省,夏悠然去病房探视了一会无奈的离开了。

回去的路上

离开茶室回到车上,夏悠然心情糟糕到极点,那些不堪的过去那样一点点的溢上心头。

当年的事情她也是受害者,如果她不是那么迂腐,如果她勇敢一点,拒绝这桩荒唐的婚姻,最后一定不会是这个结局。

嫁给慕云舟是她最最错误的决定,本来对他并无感情的,竟然最后也一点点的陷下去。

情爱是毒药,慕云舟就是最毒的一种,她被他的毒慢慢的渗透,到最后那样惨说起来也是自找的。

夏悠然是一点都不想和慕云舟有关系,他那么歹毒的对她,她是脑子有病才会想要和他有关系!

可是现在她却无法撇清和慕云舟的关系,所有人都认为她一定会对慕云舟不安好心,可是她真的是没有办法。

如果不是父亲病重,她不会回到江城,她死也不想回来!

平复下心情,夏悠然发动车子回家,在路口等红灯的时候竟然看见了曲盈盈。

她穿着名牌衣裙拎着最新款的香奈儿包包从一辆豪车上下来,看起来是那样的高雅迷人。

夏悠然不禁多看了她几眼,说实话她也被曲盈盈惊艳到了,毕竟在她的记忆力曲盈盈曾经过得非常的不好。

家里需要钱,她一直都很吃苦,经常是穿着破洞牛仔裤,和休闲衬衫到处往返于各种钟点工场合打工。

那时候看她那么拼命,她会私底下帮她,曲盈盈找的工作都是她关照过的,有好多只是走过场,工资是她给的,因为她不想伤她的自尊。

曾经可怜兮兮的曲盈盈和现在这样风光霁月的曲盈盈反差太大了,麻雀变凤凰说的就算曲盈盈这样的人吧?

所以人生真的是很奇妙,夏悠然心里感叹一声准备收回目光,却看见曲盈盈满脸笑容的拉开车门,从车上抱下一个穿着公主裙的小女孩。

夏悠然的目光落在小女孩的脸色,不由得一怔。

慕已沉舟状态:连载中作者:清风淼全文阅读

夏悠然始终都明白慕云舟对她不甘心不愿,五年婚姻,他和同父异母的白莲花姐姐卿卿我我,她始终都装睁眼瞎。一场出乎意料,白莲花姐姐尸骨无存,她成了了嫌疑人。站在法庭上面对自己千法庭内的气氛庄严肃穆,夏悠然一身蓝色囚服,戴着手铐静静的坐在被告席上。。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