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26章 被阴了小说

第26章 被阴了

来源:丢枣文学 时间:2020-11-22 21:55:00
慕已沉舟状态:连载中作者:清风淼全文阅读

夏悠然始终都明白慕云舟对她不甘心不愿,五年婚姻,他和同父异母的白莲花姐姐卿卿我我,她始终都装睁眼瞎。一场出乎意料,白莲花姐姐尸骨无存,她成了了嫌疑人。站在法庭上面对自己千法庭内的气氛庄严肃穆,夏悠然一身蓝色囚服,戴着手铐静静的坐在被告席上。。

慕已沉舟 精彩章节

挂了电话夏悠然心情恶劣到极点,自己倒了杯水喝了几口,还是觉得烦躁不安,总感觉有什么不对。

后来电话响了,叶欢打过来的。“悠然,你被何丽君阴了!”

叶欢语速很快,“和几年前你和慕云舟滚床单一样,颠倒黑白,这老贱人真是狗改不了吃屎的德行。”

夏悠然握住手机的手在抖,几年前她被夏婉捉奸在床时候还没有反应过来,她沟引慕云舟的事情就已经传遍了江城。

那时候有夏振刚撑腰,虽然他差点把她打死,但是怎么她也是夏振刚的女儿,他在第一时间就让人压下了负面新闻。

而这次,她是孤家寡人,父亲在病床上昏迷不醒,何丽君可以为所欲为,夏悠然能够想象自己现在已经被人骂成了什么样子。

“何丽君她不但大肆扯出多年前的事情,还把夏婉的事情也无限放大,对了,那个老贱人现在是一头一脸的伤痕,视频也剪辑过了,她抓打你的都不见了,只留下你推她的。”

叶欢喘口气。“对了,那个老贱人现在在我们医院住院呢,说是伤势严重,有大批记者在医院蹲守,还有,她还爆出你现在住的地址,你现在千万别出门,我估计有好多记者已经闻风而动在外面蹲守等着你露面了。”

果然是计划周全,夏悠然控制住自己,一个字一个字的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她这是不想给我活路啊!”

“对,她的确是这样想的,而且也是这样做的,何丽君一个人没有这个本事把这事情一下子捅到热搜,我怀疑有人在帮她。”

“慕云舟?”夏悠然马上想到了。

“应该是他,只有他有这个能耐把这件事无限放大,这个恶心的男人,悠然,你千万别出门,我打电话给我哥,让他想办法压下。”

叶欢急匆匆的挂了电话,夏悠然握住手机坐在沙发上面一动不动。

现在该怎么办?

到底该怎么办才好?

想不出任何办法,握在手里的手机却又突然响了,夏悠然看着上面的陌生号码哪里敢接。

既然何丽君已经公布了她住的住址,那她一定会想方设法的找出她的手机号码公开,现在等着她的应该是数不清的骚扰电话和谩骂短信。

多年前的那次恐怖经历让夏悠然有些不寒而栗,她马上关了手机。

耳边清净下来,夏悠然抱着膝盖缩在沙发上,目光茫然的看着地板,心一点点的往下沉,一直沉到无边的深渊里。

临海秦氏总部,徐峰急匆匆的推开总裁办的门:“秦总出事了!”

秦怀远从文件上抬起头来,不悦的看向徐峰:“什么事情大惊小怪的?”

“是夏小姐……夏小姐出事了。”

“夏悠然?她出什么事情了?”

“你看看这个。”徐峰把手里的报纸递过去,秦怀远快速的扫了一遍,脸色一沉,马上抓起桌上的电话拨出去,声音带了凌厉:“江城的新闻是你让人报道出去的?”

“是啊,怎么了?”电话那头的秦怀纲有些莫名其妙的,弟弟声音不对啊?

“大哥,秦氏不是你一个人的公司,现在的执行总裁是我,没有我的许可,谁让你调动江城的传媒的?”

秦怀纲有些不以为然:“怀远,我们报道了可以挣流量发行量,皆大欢喜的事情,没有什么不好啊?”

“皆大欢喜?你也别藏着掖着了,这件事是不是曲盈盈让你去做的?”

“不是,你想哪里去了,是你嫂子打电话给我的,说江城出了这么一个大新闻,我才让人去报道的,你好好的怎么想到盈盈身上去了?”秦怀纲疑惑。

“呵呵,嫂子打电话给你的?”秦怀远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目光看向徐峰,声音阴森森的:“马上撤下有关夏氏千金和继母打架的所有新闻,越快越好!”

电话那头的秦怀纲听了清清楚楚,他没有想到弟弟会这样生气,“怀远你什么意思?你嫂子也是为了公司好……”

“我的公司我自己能管理,还用不着一个女人来指手画脚!”秦怀远说话半点面子也不留。

秦怀纲脸上火辣辣的,“怀远,你这是怎么了?吃火药了吗?怎么可以这样说你嫂子?”

秦怀远声音很冷:“最后说一次,秦氏的执行总裁是我,大哥你千万记好了,别越俎代庖,这件事下不为例!”

“啪”的一声电话被挂断了,秦怀纲拿着电话脸色发青。

这边秦怀远看向徐峰,“召集公关部发通告,把影响力降低到最小。”

“是!”徐峰应了一声,秦怀远沉吟一下:“马上定一张去江城的机票,要快!”

慕云舟和肖元赶到叶欢居住的高级公寓外,看见外面聚集了一群人,他皱了下眉头,“这些记者来得挺快的!”

“是啊,慕总,要不要让保安把他们撵走?”

“不用了,她不是那么猖狂吗?也是时候让她受点教训了!”慕云舟面无表情的回答。

“这件事说起来是夏小姐和何丽君的家事,这样扯这么大影响可不是太好,特别是对夏小姐。”肖元提醒。

慕云舟低低的笑了一下,“你觉得她还在乎名声吗?”

连杀人的事情她都做得出来,她还在乎名声?

肖元知道老板的画外音是什么,“其实……其实慕总,我一直觉得夏婉小姐也许不是夏小姐杀的,毕竟这么多年了,她的尸体并没有找到……虽然夏小姐说被她毁尸灭迹了,可是不可能一点点痕迹都没有啊?”

慕云舟冷笑一声,“那你告诉我她为什么要承认自己杀人?一个正常的人为什么要承认自己杀人?”

“这个……这个……也许夏小姐有什么苦衷吧?”

苦衷?慕云舟脸一下子阴沉下来了,她的最大苦衷就是为了摆脱自己和自己离婚吧?

肖元在后视镜里看了一眼老板紧绷的脸,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在叶欢公寓楼下停下车,慕云舟让肖元在车上等自己,他去了楼上找夏悠然。

门铃声突然响起,把沙发上的夏悠然吓一跳,她知道不会是叶欢,叶欢有密码不用按门铃,那现在按门铃的是谁?那些狗仔记者?

想到可能是记者到了门口,她就有些恶寒,蜷缩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门铃声持续的响着,没有停下来的样子,夏悠然没有办法只好起身走到门口,透过猫眼往外看,看见门口站着的是慕云舟她有些意外。

随即就是满腔的怒火,马上一把打开了房门,对着慕云舟恶狠狠的大喊:“姓慕的,你来干什么?”

慕云舟一把推开夏悠然进入屋子,随手关上门,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有种你别像乌龟一样缩在屋子里啊?你也去外面溜达溜达看看啊?不敢了吧?”

他的目光都是鄙夷,语气带着轻蔑,夏悠然像是被马蜂蛰了,“谁说我不敢啊?姓慕的,我马上就出去给你看看!”

嘴里说着话就往外走,慕云舟一把抓住他:“夏悠然,你长点脑子吧,你以为你现在很光荣啊?看看你现在都成了什么?”

慕云舟举起手里的手机打开递给夏悠然:“看看你这头条上得多光荣啊?还有脸出去,出去光唾沫就能淹死你!”

“反正我早就没有脸了,我怕什么?”夏悠然指指自己受伤的脸,看着慕云舟冷笑,“我说姓慕的,你今天到这里来干什么?看我笑话吗?放心,我没有那么脆弱,该吃还吃该睡就睡,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呢!”

慕云舟这才发现夏悠然的脸上都是伤痕,很显然是和何丽君撕扯时候被抓伤的,心里不是滋味。

语气没有丝毫的和缓,恶狠狠的,“事情到这样你还冥顽不宁,你看看你现在都成什么样了?我警告过你离何阿姨远一些的,你为什么不听?为什么要去挑衅她?现在弄成这样你满意了?”

“我满意不满意有什么关系?重要的是慕总您和何丽君满意啊?你们狼狈为奸双簧唱得好啊?姓慕的,你以为这样就可以弄死我吗?”

夏悠然在笑,眼中毫无温度:“姓慕的,我不会这样被你弄死的,放心,我会活得好好的,高高兴兴的活着,让你看看,我夏悠然是打不死的小强!”

慕云舟莫名其妙的看着她,直觉就是夏悠然疯了,“你没有毛病吧?夏悠然,你现在是咎由自取,是你自找的,你为什么不反省,为什么要把过错推别人身上?”

“因为我没有错啊?我没有错为什么要反省?”

“你总是这样!夏悠然,五年了,我以为你会改变,可是没有想到你竟然还是这样……”

“改变,我为什么要改变?”夏悠然打断慕云舟,“慕云舟你知道吗?我看见你站在我面前这样理直气壮的就觉得恶心,就会想起我当年有多贱,还好我迷途知返把你这个二手渣男给扔了,不然我还得恶心一辈子?”

慕云舟一张脸气得发青,这个不识好歹的女人,说话像是刀子一样直刺他心窝子,感情从前的温柔贤淑都是装的呀?

“夏悠然你以为我愿意见到你啊?你看见我恶心,我看见你亦然,当初要不是你不要脸爬床……”

“啪!”夏悠然一个嘴巴打断了慕云舟的话,慕云舟没有想到她动手,一巴掌打得有些懵。

转瞬就是滔天得怒火,他一把抓住夏悠然的手,手下用力,夏悠然疼得脸都皱起来了,手动不了,她用脚去踢慕云舟。

夏悠然对慕云舟可是恨到极致,下手完全不留情,慕云舟又气又疼,“夏悠然,我不屑打女人,但是你要是再这样无理取闹,我不介意教训教训你!”

“哟,慕总这是干什么?跑到我家里来撒野啊?”一个声音突然响起,叶欢手里拎着包,站在门口看着他们。

没有想到叶欢会突然回来,慕云舟大囧,抓住夏悠然的手尴尬的忘记松开。

叶欢哼一声,快步走进来一把推开慕云舟,目光看着夏悠然,“悠然你没有事情吧?”

“没事!”夏悠然回答。

“看看你的手,都紫了还说没有事情?”叶欢目光落在她的手上,夏悠然雪白的手腕上一片青紫。

慕云舟也看见了,他刚刚挨了一个耳光非常生气,抓夏悠然的手不免力道大了一些,没有想到会把她手弄成这样,想解释却不知道说什么。

叶欢却是非常生气,转头毫不客气的看着慕云舟:“慕总,您是尊贵人,这地方不是您能来的,请滚吧!”

“你!”

“我什么?姓慕的,你跑到别人家里撒野还不让人说了?我告诉你悠然好脾气,我可不能惯着你,这是我家,你这样的东西少来套近乎,可别脏了我的地方!”

“叶欢!”慕云舟眸子森寒,冷光四射,正想发作,突然感觉温度有些冷,循着冷源看过去,见叶欢二哥叶萧和静静的站在门口看着他。

叶萧和不是在德国吗?怎么回来了?

慕云舟心里一抖,他一定是为了夏悠然回来的!

心里不舒服,他冷冷的看着叶萧和,后者也在看着他,四目相对,叶萧和扯了一下嘴角,慢腾腾的:“慕总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啊!欺负女人……嗯!”

慕云舟的脸有些烫,他和叶萧和可都是江城翘楚,从前虽然不说是深交,但是关系也不算坏。

可是因为夏悠然,两人关系越来越僵硬。

他和叶萧和之间隔着一个夏悠然,他是夏悠然不要的男人,叶萧和是夏悠然心尖上的男人。

怒气一点点的蔓延上来,慕云舟冷笑,“叶总管闲事的本领还真是越发的强了。”

“闲事吗?我和悠然之间从来就没有闲事之说,倒是慕总,总得顾忌名声的,这马上要结婚的人跑到单身女人家里像什么?”

叶萧和说话直插心窝子,慕云舟不怒反笑,当初他和夏悠然结婚时候,叶萧和就三天两头和夏悠然搅合在一起,现在却说他结婚的人要和单身的人避嫌,当初他怎么不知道?

“这话从叶总嘴里说出来怎么听着怪怪的?叶总要是知道避嫌就不会三天两头的和已婚妇女搞在一起了?”

慕云舟的嘲讽叶萧和一清二楚,他淡淡的笑了一下,“和已婚妇女搞在一起也比妹夫大姨子勾搭成奸好啊,怎么着也不算是乱伦对吧?”

慕云舟一股老血直冲额头:“姓叶的,你说谁乱伦?”

“说谁谁知道!”叶萧和似笑非笑的,可是眸子里的挑衅意味傻子也看出来了。

看两人剑拔弩张的样子夏悠然上前一步拦住他们之间,肢体动作很明显的倾向叶萧和,“萧和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下飞机。”叶萧和的目光温柔的看向夏悠然,声音温温和和的带着宠溺:“悠然,我送你去医院看看吧?”

“不用了,萧和哥,我没有事情!”夏悠然对着叶萧和露出一个笑脸。

叶萧和的目光落在她的手上,“是不是担心外面的狗仔?放心吧都被我打发走了。”

“不是。”夏悠然摇头,“萧和哥,我没有那么娇贵,这点小伤不算什么。”

听着夏悠然一口一个萧和哥,叫得那样亲热,慕云舟的脸色阴沉得要滴出水来。

这两人从前就从来不顾他的感受见面就腻歪上,现在离婚了就更不顾忌了。

想着他和夏悠然之所以变成这副样子都是因为叶萧和,他看叶萧和的目光就带了恨意。

叶萧和对他恨意完全不在意,当着他的面拉起夏悠然的手:“还疼吧?看看你的脸都成什么样了?”

“我没事,萧和哥!”夏悠然的声音带了哽咽,眼泪不自然的滚出了眼眶。

叶萧和伸手擦干她眼角的泪水,“别哭,天塌下来有我顶着,放心吧我绝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了你去!绝不会!”

叶萧和的语气很坚决,很显然是说给慕云舟听的,眼角余光看到叶萧和和夏悠然四目相对,那副画面刺激得慕云舟心里钝疼。

屋子里四个人,就他一个是多余的,没有理由再呆下去,他抬步离开了房间。

走到门口听见叶萧和的声音温和的在继续:“我给你带了邵氏的膏药,放心吧,擦了还是大美女,不会变丑的!”

慕云舟的手握成拳头,他能清晰的听到骨节的嘎巴声响。

必须得离开,不离开他怕自己会控制不住转头照着叶萧和那张脸狠狠的来一拳。

从前他是夏悠然的老公有的是理由,而现在他不过是夏悠然不要的前夫,他有什么理由?

慕已沉舟状态:连载中作者:清风淼全文阅读

夏悠然始终都明白慕云舟对她不甘心不愿,五年婚姻,他和同父异母的白莲花姐姐卿卿我我,她始终都装睁眼瞎。一场出乎意料,白莲花姐姐尸骨无存,她成了了嫌疑人。站在法庭上面对自己千法庭内的气氛庄严肃穆,夏悠然一身蓝色囚服,戴着手铐静静的坐在被告席上。。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