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25章 打架小说

第25章 打架

来源:丢枣文学 时间:2020-11-22 21:55:00
慕已沉舟状态:连载中作者:清风淼全文阅读

夏悠然始终都明白慕云舟对她不甘心不愿,五年婚姻,他和同父异母的白莲花姐姐卿卿我我,她始终都装睁眼瞎。一场出乎意料,白莲花姐姐尸骨无存,她成了了嫌疑人。站在法庭上面对自己千法庭内的气氛庄严肃穆,夏悠然一身蓝色囚服,戴着手铐静静的坐在被告席上。。

慕已沉舟 精彩章节

夏悠然去ICU探视了夏振刚,夏振刚看起来和昨天晚上没有什么区别,还是戴着氧气罩,双目紧闭人事不省。

她轻轻喊了几声,夏振刚没有丝毫动静,夏悠然在床边静静的站了半小时,护士进来赶她走才离开了病房。

换下无菌服,夏悠然去了叶欢的办公室。

叶欢刚刚忙完,看见她进来笑了一下:“我还打算午饭时间再回去接你,没有想到你这么早就过来了。”

“欢欢,我刚刚去看了我爸,你实话告诉我,他的情况到底怎么样?为什么会一点意识都没有?”

“别担心,伯父的情况很正常,只要他不出现别的情况,一直这样保持下去,我们会想办法救他的。”叶欢安慰。

夏悠然心里哪里能够放心,锁着眉头心事重重的样子,叶欢知道她担心夏振刚,“悠然,我没有骗你,伯父要是能够一直保持这样下去,就是好兆头,我们会想办法的,相信我!”

夏悠然点了下头,叶欢伸手拉起她,“饿了吧,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两人去了附近的餐厅,叶欢点了夏悠然喜欢吃的菜,夏悠然没有什么胃口,想起刚刚遇到慕云舟母子的事情就堵心,叶欢发现了她的不对劲:“这是怎么了?”

夏悠然放下筷子,“欢欢,我来的时候在医院门口撞见慕云舟他妈了。”

“是吗?她又欺负你了?”

“她一直就厌恶我,说难听的话也在情理中。”夏悠然苦笑一下,“后来慕云舟也来了,他竟然警告我,让我离何丽君远一些!”

“什么?”叶欢气得差点跳起来,“姓慕的真是我见过最奇葩没有之一的人,他怎么可以这样无耻?”

“他恨我也正常,我只是奇怪他怎么会那么维护何丽君,从前他和夏婉勾勾搭搭时候我也没有看见他对何丽君这样好啊?”

“还不是因为夏婉,夏婉死了,他自然要替夏婉对何丽君尽孝。”叶欢冷笑一声。

“姓慕的还真是长情啊,你和他几年夫妻没有看到他对你真心实意过,反而一直和那个贱人勾搭,我觉得姓慕的一定是被猪油蒙了心,从前喜欢夏婉那朵白莲花,现在竟然又和曲盈盈那朵白莲花搞上了。”

夏悠然扯了一下嘴角,现在是提到慕云舟这个名字她都心塞,慕云舟那么恨她,何丽君也恨她,这两人一定不会对她手软。

她是一点都不想和这两人有什么交集,可是现在父亲重病,她完全没有办法,要是能够避开就好了,心里想着她马上问叶欢:“欢欢,我爸现在这样可以转院吗?我的意思是送他出国治疗?”

“不可以。”叶欢摇头,“伯父现在的情况不适宜转院,而且就算可以没有何丽君签字也转不了。”

“为什么?”夏悠然脑子有些懵。

“悠然,伯父不是普通人,他有公司有财产,伯父一定没有立遗嘱,在这种情况下配偶何丽君是名正言顺的继承人,以何丽君的德行,你觉得她会放手伯父?”

这话让夏悠然愣住了,她还真没有想过公司财产的事情,的确父亲名下可是有几家公司的,要是真出了什么事情……

“悠然,你别多想,伯父在医院我会尽力的,你现在要做的是调整心态。”说着话叶欢的电话响了,她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我出去接个电话。”

叶欢去外面接电话了,夏悠然有些茫然的坐在椅子上面。

脑子里一团乱麻却是什么都理不清楚,正茫然的时候,耳旁传来一声惊呼:“是你?你什么时候出来的?”

她转头看见继母何丽君站在离她两个位置的地方瞪着眼睛,一脸不敢相信,在她身后站着两个佣人模样的女人。

认出夏悠然后只是转瞬间何丽君反应过来了,恶狠狠的冲过来:“你竟然还敢回来?你这个杀人犯!我打死你!”

嘴里骂着一耳光扇过来,夏悠然怎么可能会让何丽君打她,往旁边一让,何丽君的巴掌擦着她的脸过去,尖利的指甲在她脸上划了一条口子火辣辣的疼。

一击不中,何丽君没有停息马上过来撕扯夏悠然。

虽然厌恶这个继母,但是好歹是长辈,夏悠然自然不会和她撕扯,只是往旁边让。

看她不还手只是让,何丽君认定夏悠然心虚,马上不依不饶的又扑过来撕扯。“你这个不要脸的杀人犯,你还我的婉婉!还我婉婉的命来!”

何丽君从前一直都装得高贵典雅的样子,这样像个疯婆子似的在公共场合大呼小叫的样子夏悠然还从来没有见过。

她只是往后退,最后退无可退被她逼到了墙角里,何丽君举手劈头盖脸的打下来,退无可退夏悠然当下挨了她几下。

何丽君对夏悠然这个杀死自己女儿的凶手自然是恨到极致的,想着女儿被她害死,连尸骨都找不到,夏悠然却活蹦乱跳只是坐了五年牢就出来了,不禁恨从心起,一只手抓住夏悠然的头发,一只手去抓她的脸。

头皮被扯得生疼,脸上也是火辣辣的疼,夏悠然绕是再好脾气也忍不下去了,如果她真的杀了夏婉肯定对何丽君有愧疚,问题是她什么都没有做,却被人冤枉坐了五年牢。

一直忍气吞声的人是她,可是这些人看不到她的忍让,一而再再而三的欺辱她。

气愤让她猛地用力推开疯子一样的何丽君,何丽君以为夏悠然会逆来顺受的让她打,没有想到夏悠然竟然敢推她,当时一个踉跄,一下子撞在了旁边的桌子上。

何丽君尖叫一声,“哎哟,疼死我了!夏悠然!竟然敢打长辈!哎哟我的腰!你们都是死人啊?愣着干什么?还不赶快过来打死这个目无尊长的杀人犯!”

跟着何丽君的两个胖女人见状马上冲了进来,正准备对夏悠然动手,叶欢打电话回来了,厉声喝止:“你们干什么?还有没有王法了?”

叶欢可不是普通的医生,她可是叶家的大小姐,在江城可没有几个人敢招惹叶家,何丽君看见叶欢也不敢撒泼了,哼哼唧唧的被两个佣人扶走了。

叶欢看着头发凌乱,脸上都是抓痕的夏悠然,心疼不已,“悠然,你就这样由着她动手?”

“我想着她失去女儿,纵是万般不是也算是我爸的妻子所以让着她,没有想到她竟然这样疯狂。”夏悠然苦笑。

“你这是何苦来着?当初我让你不要认,我哥已经给你找了律师,他慕云舟就算是再恶毒,总不能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定你的罪,可是你就是不听,现在好了,你这样承认,把罪名坐实了,人家不打你打谁?”

夏悠然只是苦笑,当初她一心等着慕云舟来救他,直到亲耳听见他作证才知道她错得有多离谱,那时候的她早已经千疮百孔万念俱灰,死活着有什么区别?

所以她才承认杀人,一心求死。

想起自己当初所经历的一切,夏悠然心里不免悲苦,叶欢知道她最不愿意提起的就是过去,马上打住话题,“走吧,我陪你去处理一下伤口。”

夏悠然脸上被何丽君抓了好几道口子,看起来血肉模糊的,叶欢一边给她处理伤口一边心疼,“这何丽君可真是狠啊,下这样的死手,她这是巴不得把你毁容啊!你下次可千万别让着她,人善被人欺。”

“我有和她斗的资本吗?”夏悠然苦笑,何丽君从前就没有少阴她,之前她觉得有慕云舟在她身后,何丽君至少还顾及一点面子,现在慕云舟已经和她没有关系,而是完全站在了她的对立面,何丽君当然得想方设法的弄死她了。

“慕云舟虽然可恶,但是有句话倒是说对了,我以后看见何丽君还真得躲着走了。”

“这个老贱人,竟然这样猖狂。”叶欢恨恨的,“悠然你不用担心,这事情我和我哥说说,让他安排几个保镖过来,我看谁敢动你!”

“欢欢,算了,不要麻烦了,我躲着她点吧,我现在没有别的愿望,只希望我爸快点好起来,到时候我也放心了。”

“只怕躲着也不是办法,该面对的还是得面对的。”叶欢叹气,“悠然你可得打算好。”

“打算好?”夏悠然没有反应过来。

“伯父现在这样,一时半会你肯定不可能离开江城,乐乐那边……”叶欢顿了一下,“慕云舟马上会和曲盈盈结婚,到时候秦家人知道你是慕云舟的前妻,一定会抵触你,你再想进入秦家不太可能了。”

“我知道。”夏悠然想起乐乐童真的脸,心里又是一阵刺痛,脸色又白了几分。

看见她的样子叶欢有些自责,“悠然,都怪我,是我当初的错,我要是仔细一些,就不会发生这样的错误,乐乐不会被秦怀远的抱走……”

“欢欢,这不是你的错,要不是你……”夏悠然想起从前自己在监狱里生不如死的日子。

被慕云舟这样对待,她感觉万念皆空,完全没有想活下去的想法。

在监狱里服刑后她一心想死,每天都不吃东西,就等死,后面身体不行被送进医院,检查出怀孕了,是叶欢帮的她,从怀孕到生产过程,都是叶欢找了关系帮她,对于叶欢她是发自内心的感激。

“欢欢,要不是你帮我,我估计早死了,从前我生不如死,现在我发现活着比什么都好!”

“可是我担心……秦怀远那样的身份,他不会把孩子还给你的,如果闹大了,慕云舟知道真相,他肯定和你抢孩子,这样一来,你和乐乐不就没有办法在一起了?”

叶欢担心的事情也是夏悠然担心的,所以她才费尽心机的去秦家当佣人,哪怕以佣人身份陪在儿子身旁她也觉得知足了,可是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慕云舟怕她坏他的好事情逼她远离秦家,现在父亲又这样,她要怎么办?

何丽君的腰病没有什么大碍,只是因为恨夏悠然想借题发挥,被叶欢阻拦后她灰溜溜的离开了,回到车上越想越气愤。

她拿起电话给曲盈盈打过去:“夏悠然出狱了你知道吗?”

“知道。”曲盈盈回答。

“什么?你知道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我也是到临海才知道的,正准备回来再告诉你呢。”

曲盈盈的话何丽君是一点也不相信,夏悠然出狱的事情曲盈盈一定早就知道,这是故意隐瞒自己,这个过河拆桥的小贱人!

何丽君心里不爽,冷笑一声,“你可得小心了,她现在人在江城,我看见她和云舟勾勾搭搭的,你也知道云舟那个人念旧情,你和云舟的婚礼马上要举行了,要是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事情……”

曲盈盈心里咯噔一声,夏悠然离开秦家走得爽快,她当时还有些得意,没有想到她竟然离开临海回了江城,想到慕云舟也是连夜走人,曲盈盈这心里可真不是滋味。

慕云舟说是公事,什么公事,这是追着夏悠然回去的吧。

好你个夏悠然,说一套做一套,你等着!

她心里气愤,不过也不会把底牌交出来,何丽君和她的目的不一样,她是为了慕云舟,何丽君现在应该担心的是财产吧?

心里想着马上开口:“阿姨,我觉得夏悠然回江城不一定是为了云舟,她应该是为了财产吧?”

“为什么这么说?”

“她在临海沟引我二叔,丑态毕露,云舟看得一清二楚,所以云舟是绝不会和她扯上关系的,我觉得她这个时候回去一定是为了公司财产,毕竟夏伯父现在生病住院,她才是夏伯父唯一的继承人!”

这话听在何丽君耳朵里不是一般的刺耳,“唯一继承人?老夏会把财产给她?他把我这个妻子置于何地?”

“阿姨,我说句您不爱听的话,公司可不是夏伯父一个人的公司,夏悠然母亲在公司占着百分之十的股份呢,夏悠然要是以她母亲的股份入主董事会也不是不行……”

“这个我自有安排不用你担心。”何丽君打断曲盈盈。

“好吧,就算你不担心夏悠然以她母亲的股份入住公司,还有一点你可别忘记了。”

曲盈盈顿一下,“我告诉你阿姨,夏悠然可不是从前的夏悠然了,她现在是刚出牢的囚犯,身无分文,到处被人瞧不起,都堕落到当佣人,靠沟引男人为生了,这样的处境她肯定想到的是要改善生活,你得小心了,穷途末路可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

“这个小贱人,难怪她那样理直气壮,杀了我的婉婉竟然还敢对我动手!”

“对你动手?阿姨她打您了?”曲盈盈马上抓住了重点。

“对,今天我在餐厅和她起了冲突,那个小贱人竟然推我,要不是叶欢在,我非打死她不可!”

“哎哟我的阿姨,你可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这个时候你和她争什么长短高低,她不是打你吗?你就得让她尝尝打你的代价。现在媒体网络这么发达,只要稍微……”

何丽君如同醍醐灌顶,马上反应过来,曲盈盈这个小贱人可真是恶毒啊!

挂了电话她吩咐佣人,“马上通知记者,让他们把夏悠然在餐厅打我的消息报道出去,记住标题要劲爆!闹得越大越好!”

“可是夫人,您身上并没有伤痕,这恐怕……”

“没有伤痕不能制造伤痕啊?”何丽君冷笑一声,抬起尖利的五指,恶狠狠的对着自己的脸和手抓下去……

叶欢帮她处理了伤口,夏悠然离开医院回了叶欢家,刚回到叶欢家没有几分钟,电话响了。

她看了一眼号码,觉得有些熟悉,但是一时间想不起来,于是随手接通。

慕云舟的声音恶狠狠的传来:“夏悠然,你怎么可以这么恶毒?何阿姨再怎么说也是你的长辈,你怎么可以动手打她?”

这么短时间慕云舟竟然就兴师问罪来了,夏悠然冷笑一声,“慕总,您哪只眼睛看见我打她了?”

“她都受伤住院了,你还不承认?”慕云舟正在公司开会,肖元急匆匆的给他发了视频,看见视频上面何丽君一头一脸的伤痕,还有餐厅模糊的撕扯视频,慕云舟吓一跳。

马上停止开会回了办公室,网络上铺天盖地的都是夏悠然和何丽君打架的事情,一个是继母,一个是继女,都是豪门中人,还被扯出五年前的杀人案子,夏悠然现在是妥妥的头条。

下面一片骂人的声音,都是在说夏悠然不要脸,沟引姐姐男友,睡了姐夫还杀死姐姐,现在出来不思悔改竟然还对继母动手。

慕云舟眉头突突的跳,一边吩咐肖元让人去压下报道,一边气呼呼的给夏悠然打了电话。

夏悠然的态度不阴不阳,不但怼他,还用尊称,慕云舟气得肝疼。

“夏悠然,我的话你都当耳旁风是不是?你是不是以为我真的不敢对你怎么样?”

“慕总,我知道您狠,我知道你能弄死我,我等着你呢!”

扔下这句话夏悠然挂了电话,心里堵着一口气,姓慕的还真是孝顺,对何丽君还真是母子情深啊,这么一会功夫就打电话来质问了。

她对慕云舟实在是太厌恶了,为了防止慕云舟又打电话来,她把慕云舟的号码设置成了黑名单。

被夏悠然挂了电话慕云舟七窍生烟,马上又跟着打过去,电话提示无法接通,夏悠然竟然把他拉黑了,慕云舟脸色发青随手把手机砸了出去。

“气死我了!”

肖元站在一旁看着这样没有理智的慕云舟,忍不住开口,“慕总,冷静一下吧!”

“冷静?你让我怎么冷静?这个女人简直无法无天了,她笃定我不会对她怎么样,所以才这样有恃无恐,我得去找她。”

“就怕您找她也于事无补!”

“于事无补?谁说的?”

“慕总,夏小姐不是那种会动手的人,今天的事情说不定有误会。”

“她不会动手?你在说笑话吧?从前她就几次打婉婉的耳光,都是我亲眼所见。”

“这个……”肖元一下子没有了声音。

“还愣着干什么?马上去找她!”

慕已沉舟状态:连载中作者:清风淼全文阅读

夏悠然始终都明白慕云舟对她不甘心不愿,五年婚姻,他和同父异母的白莲花姐姐卿卿我我,她始终都装睁眼瞎。一场出乎意料,白莲花姐姐尸骨无存,她成了了嫌疑人。站在法庭上面对自己千法庭内的气氛庄严肃穆,夏悠然一身蓝色囚服,戴着手铐静静的坐在被告席上。。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