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24章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小说

第24章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来源:丢枣文学 时间:2020-11-22 21:55:00
慕已沉舟状态:连载中作者:清风淼全文阅读

夏悠然始终都明白慕云舟对她不甘心不愿,五年婚姻,他和同父异母的白莲花姐姐卿卿我我,她始终都装睁眼瞎。一场出乎意料,白莲花姐姐尸骨无存,她成了了嫌疑人。站在法庭上面对自己千法庭内的气氛庄严肃穆,夏悠然一身蓝色囚服,戴着手铐静静的坐在被告席上。。

慕已沉舟 精彩章节

夏悠然身体控制不住的往后一倒,后背摩擦着墙,钻心的疼,她扶住墙刚站稳,又一记耳光扇过来,她半边脸都麻了。

嘴里腥味弥漫熟悉的恶狠狠的声音怨毒的响起:“贱人!夏悠然你这个不要脸的贱货!”

曲盈盈!她竟然没有走?

曲盈盈一双眸子怨毒的盯着她,低声咆哮:“你不是说你不会和云舟有交集的吗?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

“你以为我想?”夏悠然伸手抹了一下嘴角的血迹,“曲小姐,不管你相不相信,我都要说,我不想和慕云舟有什么交集!”

“不想交集为什么和他在一起?都睡一起了还不想交集要怎样才算想交集?”曲盈盈瞪着她,如果杀人不用负责,夏悠然肯定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杀死自己的。

“我被人暗算了!”

“暗算?”曲盈盈脸色越发的狰狞了,“暗算你就去找云舟?夏悠然你是故意的!”

“我没有找他,我失去意识了!是慕云舟不要脸!”夏悠然反驳。

“怎么会那么巧?我告诉你,夏悠然,从前我们是朋友,我和云舟没有关系,你耍什么伎俩都和我没有关系,现在我是云舟的未婚妻,我不会允许你像从前那样的!我警告你!离云舟远一点!”

“曲小姐,好马不吃回头草,你担心的事情不会发生的!”

看她说得那样决然,曲盈盈放缓语气,“夏悠然,我知道你不甘心,不甘心又能怎么样?你害死了夏婉,云舟不会原谅你的,你们之间回不去了知道吗?”

“我知道!”

“知道就好,今天的事情我看在我们从前的情谊上放你一码,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件事。马上离开秦家,离我二叔远一些!”

不愧和慕云舟即将结婚,这准夫妻俩对她提的要求竟然一模一样。

夏悠然露出一个讽刺的笑容,见她笑,曲盈盈以为她不会答应,马上跟着威胁:“我告诉你,你必须离开,如果你不离开,我就把你从云舟房间里出来的视频给爷爷和二叔看,到时候你知道后果的!”

“曲小姐放心,我明天就会离开的!”

扔下这句话夏悠然移过曲盈盈就走,曲盈盈站在身后,脸色狰狞,一双手都握成了拳头。

今天晚上她本来是要算计夏悠然和贺少在一起,然后带着人去捉奸把夏悠然和贺少堵在床上。

只要这事情闹开,夏悠然声名狼藉,自己的二叔也绝不会维护她。

只是千算万算竟然算错了最重要的一件事,夏悠然没有进入贺少的房间,而是和慕云舟搞在一起了。

想着是自己把夏悠然送到未婚夫的床上,曲盈盈就气到极致。

有句话叫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说的就是她现在。

曲盈盈恨不得扒了夏悠然的皮,虽然夏悠然答应了她会离开秦怀远,但是她还是不相信,只是现在也找不到更好的方法,夏悠然和慕云舟的事情不能捅破。

至少现在不能,要是让秦家知道慕云舟是夏悠然的前夫,还知道夏悠然现在和慕云舟搞在一起,她和慕云舟之间就再也没有可能。

夏悠然疲惫的进入电梯,电梯数字在下降,她的脑子浑浑噩噩的,今天晚上到底是谁在算计她?

她是吃了秦怀远送来的东西才变成那样的,而且还接到陌生女人电话说是秦怀远找他,只是秦怀远他为什么要算计她?

不会是秦怀远,秦怀远想要算计她用不着这样的手段,那么到底是谁?

会是曲盈盈吗?

她为什么要算计自己?而且还把自己算计上她未婚夫的床上,这怎么也说不通啊?

理不出丝毫头绪,电梯停下她走出电梯去了秦怀远房间。

秦怀远不再房间,夏悠然轻轻的穿过客厅进入卧室,大床上乐乐盖着被子睡得正香。

夏悠然轻轻的在床边坐下,睡梦中的乐乐不知道梦见了什么,脸上带了欢快的笑容,夏悠然坐在床边,目光贪婪的盯着乐乐的小脸。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不知道坐了多长时间,睡梦中的乐乐突然喊了一声妈妈。

这声妈妈让夏悠然的眼泪奔涌而出,“对不起!对不起!”

她的声音带着哽咽,“是妈妈不好,那么小就把你抛下,现在却又不能陪在你身旁,你再等等,等妈妈有能力了,妈妈一定会来接走你的!一定会!”

低头在乐乐脸上亲了几口,夏悠然擦干眼泪起身拿起自己的包,她走得很快,怕自己再犹豫就会不舍得离开。

轻轻关上门,她快步直奔电梯,刚走到电梯门口,电梯门一下子打开了,秦怀远一身酒气被人搀扶着出现在她面前。

看见夏悠然秦怀远皱了下眉头,“这么晚了你去哪里?”

“我……我有事。”

“有事?”秦怀远的目光落在她红肿的眼睛上面,“发生什么事情了?”

“那个……那个……”夏悠然没有想到这么快遇到秦怀远,她还没想好如何解释的话,就在这个时候她包里的电话响了,夏悠然拿出来接通,叶欢急促的声音传来:“悠然,赶快回来,伯父怕是不行了!”

登上飞往江城的飞机上,夏悠然心情五味陈杂,她没有想到父亲夏振刚身体会这么差,竟然危在旦夕。

她恨夏振刚背叛母亲再外面养小三,恨夏振刚对她冷漠,但是毕竟是她的亲生父亲,天下午不是的父母,夏振刚再怎么过分,毕竟给了她生命。

毕竟是她在世上不多的亲人,她不希望夏振刚有事情,无论如何也不希望夏振刚有事情。

四个小时的飞行,夏悠然一直都是提心吊胆的,飞机在江城机场降落,她快速走出机场,在大门口,叶欢正焦急的等待着她。

看见夏悠然马上迎过来,“快,我等你好长时间了!”

“欢欢,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我爸会病得这么重?”

“先上车!”叶欢拉开车门,示意夏悠然上车,发动车子她开始讲诉,“伯父一开始只是血压高,我给他检查过身体,真的没有什么大碍,谁想到前天晚上突然的送医院来了……”

“前天晚上送来的?你为什么不通知我?”

“当时只是昏迷,我和其他专家会诊过,觉得可以抢救过来的,事实上他也的确清醒了,可是昨天晚上突然的昏迷不醒,估计啊……”

叶欢顿了一下,欲言又止。

“估计什么?别吞吞吐吐的!你想急死我啊?”

“估计是你那个恶毒的继母说了什么刺激他的话吧,我听护士说伯父昏迷的之前听见有争吵声从病房传来!”

“何丽君?她为什么和我爸争吵?”

“不知道,悠然,伯父的情况不是太好,现在在重症监护室,你先去医院看看再说。对了遇见何丽君可千万别和她冲突,知道吗?”

“知道!”

汽车在医院停下,夏悠然和叶欢下车直奔重症监护室。

因为叶欢的关系,夏悠然很快换好无菌服和叶欢进入了重症监护室。

夏振刚躺在床上双目紧闭,气息很微弱,夏悠然怔怔的看着他,五年不见,夏振刚鬓间竟然有了白发。

她曾经怨过他,恨过他,可是现在看见夏振刚这样一个样子,心头莫名的悲伤涌现。

“爸,你醒醒!爸,我是悠然,我来看您了!”多少年没有喊过夏振刚爸爸,突然开口,夏悠然竟然泪流满面。

都说养子才报父母恩,从前她一直不能理解,现在好像有些明白了。

夏悠然哭得悲痛欲绝,叶欢站在一旁神情复杂的看着她,认识夏悠然这么多年,她这是第二次看见夏悠然这样悲伤。

第一次悲伤还是夏悠然母亲过世的时候,都是为人子女,叶欢知道夏悠然心里的感受,她伸手拍拍她的肩膀。“悠然,你要坚强!”

“欢欢,你可以救他的对吗?”夏悠然睁着泪水涟涟的眼睛看着叶欢,“你是专家,你一定可以救他对不对?”

“悠然,我会尽力的,我们是朋友,我一定会尽力的!”

走出病房已经是凌晨时分,一夜未眠,又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夏悠然又困又累,叶欢看她脸色憔悴,于是送她回自己家休息。

躺在床上,夏悠然浑浑噩噩的睡着了,一直在做噩梦,乱七八糟的。

她梦见夏婉生日庆典,满屋子的鲜花,慕云舟长身玉立的和娇俏可人的夏婉站在鲜花里。

耳边还想着夏婉宣誓主权的声音:“云舟,我爱你!你也爱我是吗?”

听不清那个男人说了什么,屈辱占据了她的心房,她跌跌撞撞的抱头离开。

她梦见夏婉穿着白色的裙子,趾高气扬的登门,婆婆刘雅玲满脸笑容的摆弄着夏婉送的限量版包包,嘴里对她冷嘲热讽,骂她结婚三年毫无动静。

梦见了夏婉约她见面,她赶到见面地点没有看见夏婉,而是一地的鲜血,不只是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血,那血带着腥味,红得耀眼,夏悠然一个激灵一下子睁开了眼睛。

梦中的情景是那样得真实,因为后怕她身子在不停得颤抖,浑身都被湿透了。

在床上坐了一会,她才慢慢的恢复过来。

在浴室冲了一个澡,她换了衣服拿着包赶去了医院。

在医院大门口,她和婆婆刘雅玲不期而遇。

刘雅玲拎着限量版的名牌包包,妆容精致,看起来盛气凌人,在她身后跟着两个中年妇女,其中一个手里抱着一个小女孩。

夏悠然有些奇怪的看着那个中年妇女手里的小女孩,她背对着她被抱在怀里,穿着漂亮的公主裙,虽然看不清楚长相,但是夏悠然知道她一定长得非常的可爱。

看见夏悠然刘雅玲愣了一下,快步过来:“你出来了?什么时候出来的?”

“慕夫人好!”夏悠然一点也不想和刘雅玲说话,但是对方主动开口,虽然态度不友好,她也不能不理睬就走,于是停了脚步招呼。

“我问你什么时候出来的?你到医院来干什么?”刘雅玲的态度非常恶劣。“你是不是知道云舟今天要来医院故意到这里蹲守的?我告诉你夏悠然,我是绝不会让你这样恶毒的女人再缠着我们云舟的!”

从前和慕云舟的婚姻期间,刘雅玲没有少说这样的话,夏悠然一直忍着,她觉得再怎么样刘雅玲也是慕云舟的母亲,她既然爱慕云舟就应该因为慕云舟忍让婆婆。

可是现在她都和慕云舟离婚五年多了,为什么这个前婆婆还是这样盛气凌人,还是这样一副她欠她的模样?

忍住心头的恶气,夏悠然开口:“慕夫人放心,我来医院是看望我爸,并不知道慕先生也会来医院,您多虑了。”

“谁信?你当初那么不要脸的沟引云舟,还害死婉婉,你这样恶毒工于心计的女人什么事情干不出来?我告诉你,想故技重施门都没有!”

夏悠然皱了一下眉头,“那慕夫人说怎么办?因为慕云舟在江城,我就要一辈子不出现在江城?还是慕云舟会出现的场合我都提前避让?可是我既不是神仙也不会算,怎么知道慕云舟的行踪?”

“你……”刘雅玲没有想到从前唯唯诺诺的夏悠然会反驳自己,脸色气得青紫,“你明知道云舟会来医院看望你爸,你就是故意的。”

“这样啊?慕云舟和我爸非亲非故,他来医院看望我爸干什么?”夏悠然讽刺的笑,“麻烦慕夫人转告慕先生,我夏悠然回来了,我爸我会照顾,不麻烦非亲非故的慕先生了。”

“你以为云舟愿意来医院看你爸啊?还不是因为萌萌?”

“萌萌?萌萌是谁?”

“萌萌是……”

“妈。”一个声音突然出现打断了何雅君的话,慕云舟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他们旁边。

看见儿子刘雅玲像是看见了救星,“云舟,你看看夏悠然,她什么态度?自作多情,她不会以为你来医院看望夏总是因为她吧?”

“妈!”慕云舟微微的皱了下眉头。

夏悠然目光漠然的看着慕云舟,他不呆在临海陪他的未婚妻,这怎么也赶回江城了?

不管慕云舟做什么都和她没有关系,夏悠然冷冷一笑,“既然慕总也来了那就当着慕夫人的面把话说清楚,我来医院真的是看望我爸,不是不要脸来沟引慕总的,请慕总和慕夫人放一百二十个宽心,我夏悠然就是再贱,再不知道廉耻,也绝不会无耻下贱到和仇人有什么关系的!”

“什么?仇人?你说谁是仇人?”刘雅玲气得直喘气。

“这个不知道好歹的女人,要不是你当初,她能……”

“妈,你先走,这里我会处理的。”

“云舟,你可千万千万别心软,你和盈盈马上要结婚了,我可不希望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什么事情。”

“不会的,妈,你放心,不会出什么事情,你走吧。”

刘雅玲和佣人转身离开,夏悠然也跟着转身,慕云舟叫住她,“等一下,我有话要和你说。”

“慕总,我们之间并没有什么好说的,为了大家好,我希望慕总以后离我们夏家远一些,我爸我会自己照顾,不用慕总操心。”

“你是不是想多了?我来医院看望伯父和你没有关系,是何阿姨让我帮忙的。”

“这样啊?是我误解慕总了,我道歉,对不起!现在我夏悠然回来了,不需要旁人来照顾我爸,慕总要和何丽君母子情深请离我们远一些,大家都眼不见不烦也免了闲话不是。”

她的话让慕云舟不怒反笑,“夏悠然,你以为你是谁?何阿姨是夏伯父的妻子,你只是女儿而已,你不会不知道在法律上面妻子比女儿更有权利吧?”

“慕总的意思我不太明白,虽然法律上何丽君的确比我有优势,但是慕总觉得自己算什么东西?你把何丽君当妈,可是法律上不承认啊?毕竟你和何丽君的女儿没有什么法律上值得承认的东西,也就是说你不过是外人而已不是吗?你一个外人有什么权利对我指手画脚?”

“你!不知好歹!”慕云舟冷笑一声,“夏悠然,如果我是你,就应该躲得远远的,想想你都干了什么事情,你觉得何阿姨看见你会善罢甘休?不想让自己死得难看就收敛一些得好!”

“她不善罢甘休能怎么样?杀了我吗?”夏悠然讽刺的笑。

“慕总,当初你们说我杀夏婉只是在我手上发现了夏婉的血,只是有人作证说看见我杀了夏婉,可是你们找到夏婉的尸体了吗?没有吧?你和何丽君想弄死我万劫不复用尽手段,可是最后不是也没有达成心愿吗?法院不是你家开的,我夏悠然虽然不是打不死的小强,但是想弄死我也没有那么容易!我等着你和何丽君再次出招!”

“夏悠然你不要冥顽不宁!”慕云舟有些气急败坏的感觉。

夏悠然没有理会他,转身大步离开,边走边讽刺的笑。

这个男人对她哪怕有一丁点的情谊都不会这样对她,在他心里夏婉是第一位的,他为了夏婉可以维护何丽君,可是却从来对她没有半丝的同情。

她当初是多么的傻啊!简直无药可救!

慕已沉舟状态:连载中作者:清风淼全文阅读

夏悠然始终都明白慕云舟对她不甘心不愿,五年婚姻,他和同父异母的白莲花姐姐卿卿我我,她始终都装睁眼瞎。一场出乎意料,白莲花姐姐尸骨无存,她成了了嫌疑人。站在法庭上面对自己千法庭内的气氛庄严肃穆,夏悠然一身蓝色囚服,戴着手铐静静的坐在被告席上。。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