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23章 马上离开秦家小说

第23章 马上离开秦家

来源:丢枣文学 时间:2020-11-22 21:55:00
慕已沉舟状态:连载中作者:清风淼全文阅读

夏悠然始终都明白慕云舟对她不甘心不愿,五年婚姻,他和同父异母的白莲花姐姐卿卿我我,她始终都装睁眼瞎。一场出乎意料,白莲花姐姐尸骨无存,她成了了嫌疑人。站在法庭上面对自己千法庭内的气氛庄严肃穆,夏悠然一身蓝色囚服,戴着手铐静静的坐在被告席上。。

慕已沉舟 精彩章节

夏悠然现在已经完全失去理智。

眼前的男人是高是矮,是丑是俊,是穷是富对于她来说都不重要了,她需要的是解药,能够让自己身体不难受的解药。

她主动抱住男人的身子,抬起头去寻找他的唇,因为燥热,她的身子不停的扭动。

男人对于扑过来的夏悠然明显的抗拒了一下,只是那么一愣怔,她的唇已经封上了他的唇。

香甜糯软,一如从前!

所有的理智和抗拒在那一瞬间崩溃瓦解,男人打横抱起她按下了电梯。

楼下的宴会进行得如火如荼,曲盈盈显得有些心不在焉,后来她的手机响了,她看了一眼号码,起身去了外面。

一个电话接了好一会,等她再次进入大厅,脸上带着喜色,直奔慕云舟刚刚坐着的地方。

奇怪,慕云舟到哪里去了?

她找了一圈没有看见慕云舟,又问了几个人都说没有看见慕云舟,她又给慕云舟打电话,无人接听。

曲盈盈抬看了一眼时间不免有些着急,这戏没有慕云舟怎么唱啊?

目光看向在大厅里巡视一圈,二叔,徐峰,肖元,还有自己的母亲和父亲,这几个人她到底要叫谁好呢?

叫二叔肯定不会理睬她,徐峰是二叔的人也不会理睬她,肖元是慕云舟的人贸然去叫有些不太好,看来只有叫自己的父亲母亲了。

曲盈盈最后选定了自己的父亲,她抬步摇摇晃晃的走过去:“爸,我头晕,你送我去楼上休息一下吧?”

秦怀纲看了一眼醉眼朦胧的女儿:“慕云舟呢?”

“云舟不知道哪里去了。”曲盈盈回答,一只手扶着额头,一副摇摇欲坠得样子:“我头晕得厉害……爸……”

见她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秦怀纲放下酒杯伸手扶起女儿去了楼上。

不知道昏睡了多长时间,夏悠然猛地睁开了眼睛,昏暗的壁灯光让她的意识有些迷离。

身子像是被重物碾压过一样的不舒服,喉咙也干得难受,她试着动了一下。

手碰到的不明物体让她一下子反应过来,夏悠然转头看向旁边,接触倒的是慕云舟面无表情的脸。

她愕然的瞪大眼睛,目光一点点的顺着他的脸往下,男人没有穿衣服,她的手竟然还放在他的腰上。

条件反射般夏悠然一下子缩回手,快速伸手抓住毯子盖住自己的身子,接着就是一个嘴巴抽过去。

慕云舟的反应比她快,她挥出的手被他一把握住了,他的脸上还是没有丝毫的变化,声音冷冰冰的:“夏悠然,你发什么疯?”

“姓慕的,你要不要脸?”夏悠然目眦欲裂,气得浑身都在抖。

被最恨的男人接连睡了两次,换谁也没有办法淡定。愤怒和耻辱让她无法忍受:“人要脸树要皮,你怎么可以这样无耻?”

“这话是我想问你的,你是有多缺男人,在电梯里就扑上来了?”慕云舟一把甩开她的手,说出的话像是刀子一样,“夏悠然,你是得了健忘症吗?五年前我要订婚的前夕你用这样的手段爬上我的床,五年后又想故伎重演?”

这还是慕云舟第一次当着她的面说起五年前的事情,他的神情是那样鄙夷,语气带着不屑。

夏悠然一口气堵在胸口,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慕云舟还嫌不够,“夏悠然,今天是你主动扑上来的,主动在电梯里抱住我求欢,要不是你求着让我上你,你这样的女人,我他妈不屑上!”

夏悠然羞愧难当,抖得像是筛子,因为气愤脸涨得通红,被慕云舟的话刺激得忍无可忍,她举起颤抖的手又去打慕云舟,慕云舟伸手抓住她的手,她动弹不得。

夏悠然挣扎了几下没有挣扎出来,裹在身上的毯子又掉了下来,慕云舟看着她光裸的身子冷笑:“看看你这身材,干巴巴的,我他妈上了都觉得堵心!”

“姓……姓慕的……”夏悠然从来不知道慕云舟竟然是如此毒舌的男人,她气得断断续续的吐出几个字,要爆炸了,必须得做点什么。

姓慕得太可恨了,她现在就想把她给撕吃了。

没有办法打他,她还有嘴,猛地低头,恶狠狠一口咬在慕云舟握住她的手上,慕云舟疼得龇牙咧嘴,“夏悠然,你属狗的啊!快放开!”

夏悠然恨到极致,哪里肯放,死死的咬住就是不松口,嘴里腥味蔓延,慕云舟感觉肉都要被她咬掉了,这个女人怎么这样狠!

“夏悠然,快放开!赶快放开!”

夏悠然不理睬继续死死的咬住不松口,慕云舟没有办法,想用力,又怕伤着她,只是嘶嘶的从牙缝里吸气。

就在纠缠的时候,外面走廊上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伴随着脚步声的还有曲盈盈软绵绵的声音:“呀?这是怎么回事?这里怎么会有女人衣服?这衣服怎么这么熟悉?我好像记得是夏小姐的衣服吧?怎么在贺少的房间门口?”

曲盈盈的声音让夏悠然大惊一下子放开了慕云舟的手,几乎是在瞬间,她猛地跳下床手忙脚乱的开始穿衣服。

而床上的慕云舟却没有丝毫的慌乱,竟然举起被夏悠然咬伤的手吹气。

门外走廊上曲盈盈指着一间套房门口地上的衣服讶然的看着秦怀纲,秦怀纲的目光落在地上衣服上面,脸色一变,“你说这是谁的房间?”

“贺少啊?该不会夏小姐和贺少……”

她的话没有说完,秦怀纲放开她大步直奔套房门口,房门虚掩着,有暧昧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从里面传出来。

秦怀纲脸色一沉,一把推开虚掩着的套房门,客厅的地板上散落着女人的内衣内裤,暧昧的声音越发的清晰了。

那声音傻子也知道在作什么,秦怀纲脸色阴沉,曲盈盈却是眼睛含笑,见秦怀纲抬步直奔卧室,她伸手抓住秦怀纲的胳膊:“爸,你要干什么?这不太好吧?”

“放开!”秦怀纲怒气冲冲一把推开曲盈盈,猛地抬脚踢开房门,映入眼帘的是床上交缠在一起的两具白花花的身体。

目光接触到床上脸色潮红的女人的脸,秦怀纲咬牙切齿,猛地扑了上去,一把抓起还在动作的男人迎面一拳过去:“姓贺的,你他妈吃了熊心豹子胆?我他妈打死你!”

男人的惨叫声和女人的惊叫声在里面响起,曲盈盈站在客厅吓一跳,这是怎么回事?自己的父亲怎么会冲进去打人?

难道父亲也喜欢夏悠然这个小贱人?不管了,今天这事情闹得越大越好,最好所有人都知道才好。

她嘴角挂了一抹冷笑,也不进去,而是马上拿起电话拨出去:“二叔,我爸和人打架了!你赶快带人上楼来阻止!要出人命了!”

接到曲盈盈的电话秦怀远吓一跳,马上带人赶了上来,曲盈盈站在客厅焦急的等待着,里面传来秦怀纲的爆喝声和贺少的惨叫声音。

看见秦怀远出现她马上指着里面的卧室:“二叔,你快让人去拦住我爸!要出人命了!”

秦怀远带着人冲进了卧室,秦怀纲还骑在贺少身上打,女主角却不见了踪影,看样子是躲进洗手间了。

“拉开!马上拉开他!”随着秦怀远的命令,他带来的人马上拉开了秦怀纲,贺少一丝不挂被打得鼻青脸肿口鼻流血。

贺家在临海也不是普通人物,秦怀纲这样把人打伤可不是小事情,秦怀远皱眉,“大哥,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非要动手?”

又吩咐手下,“你们马上把贺少送医院治疗!”

“送什么?不准送!”秦怀纲眼睛血红,嘴里骂骂咧咧的,“怀远,这小子太不是东西,欺人太甚,打死活该!”

“什么?大哥你喝多了吗?今天是爸的寿宴,你这样闹是想干什么?”秦怀远不高兴了。

“你知道他刚刚和谁在床上吗?气死我了!”秦怀纲气不轻,秦怀远看他模样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一定是大哥的新欢和贺少搞在一起了。

他脸色很难看,“大哥,一个女人而已,至于吗?”

“不是普通女人,怀远……”

秦怀远想着站在客厅的曲盈盈,心里都替大哥难堪,当着女儿的面这样还要不要做人了,他打断秦怀纲,“大哥,一个巴掌拍不响,这种事情也不完全是贺少的错!”

听秦怀远这样说那个贺少也缓过来了,马上跟着开口:“是她沟引我的,我在房间休息好好的,是她自己进入我的房间来沟引我……”

这话让秦怀纲七窍生烟,恶狠狠的冲过去一脚踢在卫生间的门上:“贱人,给老子滚出来!”

卫生间的门打开了,一个女人裹着浴巾抖抖索索的站在门口,曲盈盈脸上带着冷笑:“夏……”

一个夏字卡在了喉间,那个裹着浴巾的女人竟然是不是她以为的夏悠然,而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女人。

曲盈盈脸上都是震惊不敢相信的表情,“怎么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不是她是谁?”秦怀远反问。

“不是……我头晕……要吐……”曲盈盈额头有汗出现,只是在瞬间她想起什么,转身跌跌撞撞的出了套房直奔隔壁的房间,手在房门上敲得咚咚响,声音都在抖:“云舟!云舟你在吗?”

隔壁房间夏悠然听到外面的动静就开始手忙脚乱的穿衣服,因为心慌竟然把衣服穿反了,她脱下来又穿,外面的声音越闹越大,她越发的慌乱起来,完了,要是让人看见她和慕云舟在一起她就完了。

她心慌意乱的时候外面的门被敲得咚咚响,曲盈盈的声音急促的传来,夏悠然动作一顿,下意识的看向床上的慕云舟。

她心脏病都要吓出来了,可是那个男人却非常淡定,依旧保持着一个姿势坐在床上对着受伤的手吹气。

夏悠然不知道他想干什么,只是压低声音恶狠狠的瞪着慕云舟:“姓慕的,你什么意思?”

慕云舟冷笑一声:“我什么意思你不知道啊?今天晚上是你沟引我的,有监控作证!我用不着心虚,我这就开门出去告诉大家!让秦家所有人知道你的嘴脸!”

他嘴里说着话马上下床开始套衣服,夏悠然被他的话吓一跳,今天晚上她明显是被算计了。

当时失去意识才会胡乱抓住慕云舟做解药的,这件事闹大了吃亏的可是她。

在这种事情上面,女人永远是被唾弃的那一个,慕云舟可以很轻松的洗刷自己,而她则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沟引他的罪名。

她现在不是从前那个胆大妄为的夏悠然,她是一个刚从牢里出来的杀人犯,最最重要的是她现在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她绝不能让秦家人特别是秦怀远唾弃她!

脑子里百转千回,目光看到慕云舟已经穿了衣服走到卧室门口,夏悠然马上伸手拦住他。“慕云舟,你不能开门!”

“我为什么不能开门?”

“今天晚上的事情我……我就当是被狗咬了一口,我不计较你了,你帮我隐瞒一下。”

被狗咬了一口?你不计较我?慕云舟凉凉的一笑,“夏悠然,你不计较我计较啊?你这样的女人我睡了嫌脏,我得自证清白啊?要是你不要脸又去挑拨离间,盈盈误会我怎么办?”

夏悠然脸一下子惨白如雪,“慕云舟,我不会去挑拨离间的,你放心吧,从前是我失心疯了,所以才会做那样的傻事,现在五年监狱生活我已经想得很清楚了,我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的,你相信我好不好!”

慕云舟眸色渐冷:“我凭什么相信你?”

“我真的不会……我到底要怎么说你才会相信我?”夏悠然所有的气势都消失了,她卑微的祈求:

“慕云舟,我求你了,要不我发誓?要是我去打搅你就不得好……”

那个死字没有出口被慕云舟打断了:“夏悠然,赌咒发誓对我是行不通的!”

“你要我怎么样?慕云舟,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放过我?我也是受害者呀?”

慕云舟眸色沉沉的看着夏悠然,她之前看见他那样仇视,现在却在妥协,她害怕妥协,无非只有一个理由,不想闹大这事情,怕秦怀远知道。

他凭什么成全她?

慕云舟居高临下的看着夏悠然,“要我答应你也不是不可以……”

“你有什么条件?”

“离开临海,马上离开秦怀远家!”

“不!”夏悠然马上拒绝。“慕云舟,我真的不会去破坏你和曲盈盈的,真的不会,你相信我好不好?”

“我不相信你,夏悠然,让我相信你只有一个条件,那就是离开临海,离盈盈的家人远一些,如果你答应我就放你一码,反之!”

慕云舟放缓语气,“夏悠然,你知道后果的,你沟引我的事情被传出去,秦家所有人都会唾弃你的,不想身败名裂你最好选择离开!”

夏悠然怔怔的看着眼前这张英俊到极致的脸,慕云舟说得对,如果这件事传开,丢脸的人是她,秦怀远一定不会允许她留在他身旁照顾乐乐,他一定会非常厌恶她,包括乐乐也会瞧不起她的。

她无所谓被别人厌恶唾弃,但是乐乐……

慕云舟声音冷冰冰的:“你放弃吧夏悠然,我知道你想嫁给秦怀远,想一步登天,你想做什么和我没有关系,但是你不能给我添堵,我不怕告诉你,我是肯定要娶盈盈的,你和秦怀远搞在一起算什么?你不要脸我们还要脸!”

“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夏悠然喃喃的。

“没有!夏悠然,我告诉你,就算没有今天晚上的事情,我也绝不会让你留在秦怀远身旁给我添堵的,我的手段你知道的!”慕云舟威胁的话很明白。

夏悠然知道央求已经没有用,慕云舟看她不顺眼,势必想方设法的让她滚出他的视线,今天晚上对慕云舟来说就是一个最好的机会,她不听慕云舟的话,他一定会公开的。

那个男人对她一直都那么狠毒,把她送进监狱的事情都做得得心应手,还有什么对他不可能?

既然央求没有用,她还苦苦的挣扎干什么,这件事不闹开了她至少还保存着一分颜面,至少没有人会因此唾弃她,如果闹开了她是再也没有机会。

夏悠然缓缓的蹲下身子,“慕云舟,我答应你离开,我答应你!你别开门!求你了!”

看她抱着膝盖蜷缩在地上,慕云舟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意味不明的情绪:“我要你明天就离开!”

“好!”夏悠然的声音空洞乏力。

因为夏悠然答应慕云舟没有去开门,而是返回了房间。

他抓起床头柜上的手机给特助肖元打了电话,打完电话扔了手机,慕云舟点燃了一支香烟。

香烟袅袅,他的眼神深邃的透过烟雾看着蹲在地上的夏悠然,后者抱着膝盖蹲在地上,目光盯着身下的地毯,把他当空气。

慕云舟心里压抑得慌,今天晚上和她的交集是个意外。

看着她小心翼翼的护住别人的孩子他心里不是滋味,再加上又被秦怀远刺了几句,他愈发的郁闷了起来,放任自己在酒桌上多喝了几杯,头晕沉沉的,他想回房躺一会,按下电梯按钮就看见了夏悠然。

她那样不顾一切的冲过来抱住他,慕云舟还以为是自己喝多了出现幻觉了。

后来她不管不顾的抱住他索吻,不管不顾的撕扯他的衣服。

他只是稍微犹豫一下就把她带回了房间,慕云舟觉得自己是疯了,她失去理智他并没有失去理智,为什么会再次和她交集?

完事后看着她沉睡,他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如果不是他凑巧出现,如果换作是别的男人,她是不是一样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这想法让慕云舟心里不舒服到极点,压都压制不住。

然后如同他所想,夏悠然睁开眼睛恢复意识后看见他是毫不掩饰的厌恶。

五年前她巧笑嫣然围着他跑前跑后,五年后他们形同路人,比路人还要陌生。

心里像是打翻了五味瓶,慕云舟大口大口的吸着烟,屋子里烟雾弥漫。

夏悠然低着头没有任何反应,从前他抽烟,她总会撒娇的贴过来从他手里取走烟,说吸烟对身体不好。

现在他抽再多烟也和她没有关系,明明近在咫尺,却仿佛隔着千山万水,再也没有当初的柔情蜜意,冷漠得让人心塞。

屋外的疯狂敲门声随着肖元的赶来消失了,不知道肖元和曲盈盈说了什么,很快外面恢复了平静。

隔壁的喧闹持续一阵后也消失了,夏悠然在地上又蹲了一会,确定外面没有人存在,她才慢慢的站起来。

两腿因为长久得下蹲有些发麻,她用手撑着墙壁站了一下,一瘸一拐的往外走,身后响起慕云舟冷冰冰的声音:“明天马上离开临海,要是你敢耍什么心眼不要怪我公开你在电梯里抱着我求欢的视频!”

夏悠然一个字都不想回应慕云舟,她怕自己会忍不住大骂起来,怕自己会做出什么无法控制的事情。

从认识慕云舟到现在,她从来没有这样恨过慕云舟,就算是他不爱她,在婚姻期间和夏婉勾勾搭搭,就算是他偷偷让人结扎了她的输卵管,就算是他作证让她坐牢,她最后也想过也许是自己错了,是自己强求他才造就现在的一切。

可是现在她是真的恨,非常非常的恨!

她已经为自己的轻率买单五年牢狱,她已经彻底想放弃和他的一切回忆,她已经逃得远远的,卑微到如此地步!

为什么他还是要如此咄咄逼人?

为什么就一点生路都不肯给她?

用力拉开门,夏悠然离开了慕云舟的房间,她像是游魂一样穿过走廊。

不长的一段走廊,她走了好长时间,转过走廊,一个人影从旁边窜出来,“啪!”一记耳光摔在了夏悠然脸上。

慕已沉舟状态:连载中作者:清风淼全文阅读

夏悠然始终都明白慕云舟对她不甘心不愿,五年婚姻,他和同父异母的白莲花姐姐卿卿我我,她始终都装睁眼瞎。一场出乎意料,白莲花姐姐尸骨无存,她成了了嫌疑人。站在法庭上面对自己千法庭内的气氛庄严肃穆,夏悠然一身蓝色囚服,戴着手铐静静的坐在被告席上。。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