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推理破案 > 死诞之日小说

死诞之日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推理破案

作者:雨国寒夜

时间:2021-05-03

小说简介

生存下来与死亡……之间.....你会如何可以选择?是再次苟且偷生于这残破不堪入目不堪入目的世间,但是去可以选择那一劳永逸的死亡……?一劳永逸地......永不不存在?  纵使有人说你死亡……才是错误的的,纵使即使是在你自己的内心中,你早已明白这句话是无比无比地真实的无比无比地准确..蚁镇,隶属于S市管辖的唯一一个镇级单位。若介绍止于此处的话,它与Z国的无数乡野小镇便没什么不同了,但终究还是有些不一样的——某条横穿Z国的长江自蚁镇一旁穿流而过,很罕见地,或许就是由于这条奔流不息的长江,一所大学自Z国建国起便矗立在这个现代的摩登与乡野的古朴交织着的小镇中心。即便是有这所大学,蚁镇的文盲率仍然高于百分之五十,但二十六个字母都认不全的人们却从小就能清楚地叫出“S市”与“Z国”之类的名词,闲谈中,老人们笑着说这是遗传所致;蚁镇的人们早已遗忘太阳和月亮在教科书中究竟应当叫做什么了,就连来此求学的年轻人们都没有发现,他们的某种概念在他们踏入蚁镇之时,便永久地扭曲了——并不是什么可怕的事情,只是在他们脑内的概念中,“太阳”被永久地替换成了“黑豹”,“月亮”被永久地替换成了“巨蟒”——就如同它们本就应该这样被称呼,就如同它们......随时都可能吞噬,吞噬掉它们所照耀着的,一切。。……

《死诞之日》情节预览:

文章发展曲折,情节新颖,引人入胜

  莫闻只是觉得自己做了个梦,就是那种玄之又玄的怪梦,它无疑会吓出你一身冷汗,但在你清醒之后,你甚至记不清这个梦究竟是很长,亦或很短。

  九月一日,开学季。

  余哲所乘的那一班轮渡缓缓地靠近了港口,在三个月前决定命运的那次考试中,他接连失利,分数勉强靠到了二本线的边缘。分数公布之后,失眠的他把大学的名册从前往后又从后往前地翻阅了无数遍——尽管有着“大城市的三本毕业后找工作工资高”之类的无数道理,但他却找不到任何一条可以说服他自己拒绝唯一一个因为地理位置太过偏僻的原因可以接收他的二本大学的理由,拒绝唯一的一次,也有可能是最后一次能有机会成为人上之人的机会。

  蚁镇,隶属于S市管辖的唯一一个镇级单位。若介绍止于此处的话,它与Z国的无数乡野小镇便没什么不同了,但终究还是有些不一样的——某条横穿Z国的长江自蚁镇一旁穿流而过,很罕见地,或许就是由于这条奔流不息的长江,一所大学自Z国建国起便矗立在这个现代的摩登与乡野的古朴交织着的小镇中心。即便是有这所大学,蚁镇的文盲率仍然高于百分之五十,但二十六个字母都认不全的人们却从小就能清楚地叫出“S市”与“Z国”之类的名词,闲谈中,老人们笑着说这是遗传所致;蚁镇的人们早已遗忘太阳和月亮在教科书中究竟应当叫做什么了,就连来此求学的年轻人们都没有发现,他们的某种概念在他们踏入蚁镇之时,便永久地扭曲了——并不是什么可怕的事情,只是在他们脑内的概念中,“太阳”被永久地替换成了“黑豹”,“月亮”被永久地替换成了“巨蟒”——就如同它们本就应该这样被称呼,就如同它们......随时都可能吞噬,吞噬掉它们所照耀着的,一切。

  失眠三个月就能出现这么逼真的幻觉吗.....是时候好好补一觉了,余哲也只有这样想。

  匆匆地写好了一张纸条交给余哲并指明了旧宿舍楼的位置,老师便急急忙忙地穿上大衣向教室宿舍走去了,余哲二人也向老师指明的方向缓步离去。

  “这又能代表什么呢?话说莫闻,你不会是真的因为这个就觉得这个老师有问题......”

  余哲从船上跳下,旋即拖着大号的拉杆箱向江城大学的位置飞奔而去。已经是秋天了,黑夜虽然不会降临得太早,却也不会太晚。

  余哲不知道的是,此刻某个尖啸着的声音正肆虐在莫闻的耳畔。

  “这能证明什么吗?你不会是因为没住上新宿舍楼就在这顶上吹毛求疵吧,何况老师不是说了吗,旧宿舍楼还能提前一年申请校......”余哲依旧是不以为意地回道,但这次莫闻则是打断了他的话,“表格的标题是“新生入住表”。”

  “你发没发现....这个老师有问题?”走了一段距离后,莫闻率先开口。

  离老师所述的路线还有一个拐角,余哲不以为意地拐过,旋即把剩下的一半话咽了回去。

  “嘿!兄弟......等一下!”

  两人对视一眼,齐齐点头。见如此,老师操起了桌子上的表格,“今年江城收的学生不少,新宿舍楼已经满了,给你们分到旧宿舍楼可以吗?除了设备旧一点,与新宿舍楼没有任何区别,还可以大一就申请校园网”,似乎从来没有人拒绝过这个要求,老师没等两人表态,便继续说道,“301,你们住一间,没问题吧?铺盖杂物都已经放到你们寝室的床上了,就是旧宿舍楼只住到了二楼,三楼比较冷清,就你们两人,明天应该就会有更多比你们晚到的学生搬进来了,忍一晚就好。”

  “有什么?感觉他为人还不错啊,关照我们明天去找他办入学手续,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才六点多,就这么着急回宿舍,老师大概是昨晚没睡好或者今天来报道的学生太多太累了吧,说起来咱们连他的名字都没问。”余哲不以为然地回道。

  “......”

  ———————————————————————————

  余哲身后传来了呼哧呼哧的气喘声,回头望去,余哲只觉得对这个和自己一样也拖着大号拉杆箱的,戴着眼镜的斯文男生有点眼熟,却有些记不清自己是什么时候见过他了。

  大家可能在这个第一章种看到很多类似BUG的东西,真的不是文笔不好,是伏笔,写这一章真的是累死我了。

更多

章节目录



精品推理破案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