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推理破案 > 耕尸小说

耕尸

标签:

状态:完结

类别:推理破案

作者:耕尸.QD

时间:2021-05-02

小说简介

02年,清明时节从北京回老家去扫墓,原本是买清明时前早上的火车票,结果猜错了日期,买成了清明时当日的,早上下了火车,去同学家借了一辆旧摩托,在往家走的路上,路过此地一个大坡,这时候,突然不熄火了,我这才忆起,小时候在这里被淹死过一个女人..05年的清明那天晚上10点左右,我下了火车,去老同学家借了一辆旧摩托车,就朝家里赶去了,临走的时候,老同学还给我开玩笑说:“都这点了,路上操心点啊,别让那东西上了身!”。……

《耕尸》情节预览:

文章剧情紧凑,跌宕起伏,发展曲折,吸引人阅读

  虽然觉得奇怪,可她毕竟是个老大妈,看面色挺善良,我心里也没太多顾虑,一边走,一边说:“我的冥币都烧完了啊,没有了!”老大妈这时候又抬起另一个手,手里白花花的,正是我刚给她的冥币,她说她不是要钱,是让我帮她个忙。等我走到跟前后,她才说:“我没带火,你帮我把这个烧了吧!”说着,又把冥币递给了我。

  又过了五分钟差不多,就该下坡了,这个坡很长,也很陡,下去后,还有个更高的爬坡等着我呢,坡的最底下是个石桥,桥底下是个河,小时候就听人说过这河里淹死过女孩,每到了清明节上坟的时候,就有人在桥上头哭。想到这,我不知道是吓得,还是风大,给我眼泪都吹出来了,身子也不自主的抖了下,寻思着还是赶紧回吧。

  至于这个人,应该是个女的,因为头发特长,披散着的,长什么摸样看不清,身上穿着的也是一身黑,我也就是看了一眼,便不敢再看了,赶紧推着车,往旁边让了让,心里琢磨着这个时候出现个女的,八成有问题啊。等声音到了我耳边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又转脸看了一眼,只见那人面部有两个黑窟窿,给我吓得差点就叫了出来,不过马上也平复下来了,心想有些人的眼窝比较深,在晚上看起来,确实跟两个黑窟窿一样,也没啥好奇怪的。

  因为家里人觉得事情比较严重,就一起陪同刘瞎子去了坟场,我在心里还暗自想,这刘瞎子是个瞎子,还要看坟地,他能看出个什么来啊。到了坟地的时候,刘瞎子就站在我爷爷的坟头,朝着北边看,我看了看他的脸,好像是朝着那个孤零零的坟看的。我妈问他咋样,有啥不对头的吗,他没有吭气,自己个往前走了几步,到了水渠边停了下来,低头像是在看水渠的样子,然后说道:“知道为什么这个坟,要建在外面吗?”

  当时就给我吓得不会动了,后背都凉了,等那人上了坡,彻底看不见了,我才回过神来,回头朝着坡底看了一眼,寻思着难不成是那个淹死的女孩?想了想,我这心是怎么也平复不下来了,我也想过要不原路返回,回市里去,可一想到又要到那桥边,就不敢了,可上坡去?那不是离那个女人更近了?更渗得慌!就这么想了会,我琢磨着那玩意也该走远了,就推着车上了坡,也是奇怪,一到坡顶,按了下电打火,居然着了!

  我家的新坟,在坟场的最北边,那里还有个水渠,呈弧形,将整个坟场给包了起来,我爷爷的坟,就在这水渠边上,奇怪的是,在水渠的外围,还有一个坟头,看样子也是新坟,孤零零的在这个半弧形的外面,我琢磨着可能是里面没位置了,给整在外面了吧。

  我们都说不知道,刘瞎子就说,这水渠,是地气的走势,也就是水流的地方,就是地下灵气的走势,看这个水渠的样子,像个半圆,把坟场给包了起来,这样也是让逝者的鬼魂,可以在里面得到安息。而这个外面的坟头,死者生前一定是经历了太大的痛苦,怨念太重,怕影响其他逝者的鬼魂,才建在到外面的,这是其一。其二,就是这个死者的家人,或者朋友懂得什么邪门的法子,将坟头建在外面,有什么不纯的目的也说不准。

  听完刘瞎子的话,我家里人都吓傻了,我妈赶紧就拉住刘瞎子的手,说一定得想办法救救我啊,家里就我一个独苗子,不能出事啊。我心里也慌慌张张的,毕竟这两件事都是我自己亲身经历的,有多渗人,多邪门,我最了解。刘瞎子说先不着急,得先了解情况,还说让我带着他去一趟坟地,看看那个新坟。

  然而,等那人超过我,往坡上骑去的时候,我的头皮立马就发麻了,心就跟被什么东西一下揪住掏空了一样,这哪是正常人啊!如果是正常人,即便是骑着自行车上坡,也得是很吃劲的往上瞪,基本都是不坐车座的,而这个人,居然稳稳当当的坐在车座上,身子也很稳,看起来很轻松的样子,就像是在平路上骑一样,这分明不是见鬼了?

  这条狗是不认生的,一般情况下是不会乱叫的,这时候叫的这么欢实,加上这两天的怪事频频,让我感觉这个女的不对头,赶紧就把我叔叔拉到一边,小声说:“叔,你这女人从哪闹的啊,这两天我家里的事你也知道的,别撞了邪啊!”我叔叔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一摆手,凑到我耳边,说:“从桃园那背回来的!”“桃园?山上的桃园?”我问,想起这个桃园,我就想起了桃园西北角落的那个坟头了。

  我还以为是多大的事呢,就是这个,太简单了,便接过冥币,蹲下烧了起来,边烧边琢磨,这可有点别扭了啊,自己明明是来给爷爷上坟的,现在倒好,给一个陌生人上坟了,整的我跟人家的子孙后代一样。烧的差不多的时候,我就起身,可这一回头,那老大妈的影子哪还有啊,周围光秃秃的,一个人影也没有。顿时就给我吓得腿软了,一个趔趄,差点倒了,反应过来的我,拔腿就往回跑,连爷爷坟头的东西,都没收拾。

  毕竟昨天是清明节,今天除了我,是没有一个人的,坟头已经被我爸他们清理过了,我也就拿出东西,摆在坟头前,磕了几个头,开始烧纸,本来周围是静悄悄的,突然有个人在我后面说了句话,吓得我身子一颤,赶紧回头,就见一个五十岁样的老大妈,笑眯嘻嘻的看着我。

  05年的清明那天晚上10点左右,我下了火车,去老同学家借了一辆旧摩托车,就朝家里赶去了,临走的时候,老同学还给我开玩笑说:“都这点了,路上操心点啊,别让那东西上了身!”

  我那年在北京打工,按照原先的计划,我前一天就应该赶回来的,说来也可笑,当初买火车票的时候,算错了日期,打算买清明前一天的票,结果买成了当天的了,当我发现买错的时候,已经晚了。

  后来我还问了问我妈,关于淹死的那女孩的事,我妈说那倒是真事,确实是淹死人了,还说那女孩要是还活着,估计也和我差不多大了,一听到这,我就更慌张了,总觉得那个骑自行车的人,就是那女孩。这晚上,我都没睡安稳,一想起那个事,就赶紧把被子蒙住脑袋,真是吓人。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自个去上坟了,坟地在村子的北边,那是个大坟场,周边好多村子里死了人,都要埋在那的。

  走的差不多的时候,我猛然就听见身后有响声,那声音像是自行车的链子锈了,瞪起来摩擦发出的刺啦声,我赶紧就扭回头,就见一个黑影,离着我有十米远,正朝着我这边赶来,又近了点,模糊看见那人身子下面是个自行车,大二八,正瞪着上坡呢。

  而我家里人也开始打听,那个水渠外面的坟头是谁家的,一直到了晚上,都没打听出个所以然来,吃晚饭的时候,我爸突然一拍大腿,说:“这脑子,坟是谁的坟咱不知道,那片地我知道啊,那是栓娃家的地,他肯定知道地里埋的是谁!”我妈一听,眉头稍微疏开了点,说:“那你赶紧去栓娃家瞅瞅,问问是谁家的坟啊?”我爸听了,脸色有点变化,难为情的说:“这天都黑了,栓娃又不是咱们村的,明天早上再去吧,再说了,咱就是问出是谁家的,又能咋样,还是等明天吧,顺便问完了去找刘瞎子看看!”

  当时我心里就发毛了,暗想早出问题晚出问题,可别这时候出问题啊,起码等我爬上坡不行吗?又按了几下电打火,还是发不着,摩托车也上了一点坡,终于没劲了,给停了,我又朝着启动杆踹了几脚,也没发着,四下看了看,黑漆漆的,给我吓得后背都凉了。我估计花火塞可能也刚给我弄淹了,要是平日里,这也不算啥大毛病,可偏偏在这时候这样,不是要我命吗。

更多

章节目录


耕尸起点中文网  耕尸txt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推理破案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