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推理破案 > 七宗墓小说

七宗墓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推理破案

作者:非相

时间:2021-04-06

小说简介

四十年前到底突然发生了什么,造成五个考古专家死的伤亡的伤神秘的失踪的神秘的失踪?三十年前又到底突然发生了什么造成一个大家族四分五裂?三十年的,几个更年轻人天涯海角去探寻各国墓地,为了找寻能解开我谜团的神秘的物件,这个物件又是什么?它是否可以能解开我所有的疑惑和几个家族的有趣的是,在两个村子的交界处有一棵巨型的千年榕树,榕树根的覆盖面积足足有150多平米,然而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有关于这棵榕树的一个神秘传说——。……

《七宗墓》情节预览:

简单来说这就是一个互宠的甜文

  下面讲的这个事件是真实发生了的:

  在中缅勘界的前三年也就是在1957年,有传言说发现了元朝其中一个云南藩王帖木儿不花的墓地,所在地点就在上述所说的那棵大榕树底下。当年有五个考古专家还被派去做发掘工作,然而这项工作却进行地非常不顺利,那五个专家进入墓穴有整整五天时间,最后活着出来的只有三人,其中的一个瘸了一条腿,还有一个在回京路途中竟离奇失踪。

  至于我们为何都会被送走,养父并没告诉我具体原因,只说是遵从了我爷爷的吩咐。

  那四个樵夫当下就被惊得哑口无言,楞在原地面面相觑了好一阵后,其中一个比较老实的提议说要将此事通报官府,但这个提议立马遭到了其他三人的反对,因为就他们看来,这事一旦让官府知道,他们一文钱好处都捞不到不说,万一不幸栽到哪个贪官手里,最后可能还会落个被灭口的下场。

  在现今中缅边境处有两个村子,地处中国这一边的名叫银井村,处于缅甸那一边的名叫芒秀村,在过去中缅还没有勘界的时候,这两村同属于云南的其中一个傣族村寨,然而到了中缅勘界之后,这个寨子便被中缅两个国家一分为二,于是就有了如今“一寨两国”这样的说法。

  于是到了这里,关于这棵榕树的故事才算告一段落。

  据说安全回去的那两人谁也不愿意说出墓穴里的情况,而那个墓穴到底是不是云南藩王帖木儿不花的墓地,他们也不能确定。当然,真实的情况除了那几个专家谁也不知晓,或许也有其他人知晓,只是没人愿意将真相公布于众而已。

  这样的生活一直持续到5年前,就在我高考结束的那一个夏天,养父出门一个月后,突然有一天来了一个人说我养父死了,死在了一座墓穴里,他们甚至都没能把他的尸体带出来。

  也许是为了让自己心理得到些许平衡,她从小到大都把我当一个男娃养着,剪平头穿男衣,玩男娃才会玩的玩具,连名字也是男性的名字,顾三身。

  回来的一男一女,男的名叫沐方年,瘸了腿的他之后再也没有从事考古工作,而是摇身一变成了一个赌石高手,在云缅地带混迹了十多年,发了家,扬了名,被圈内人士称为“卞和转世”。再后来这沐方年去了北京,还在北京东郊地区买下了一栋豪宅,然而好景不长,二十年前,他们家突然遭到了巨大的变故,导致如今家人四散,而他独守空宅。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到底只是一棵不值钱并且没有任何特殊意义的榕树,官府根本没心思去管这档子事,而且那棵榕树自那天起就这么一直静静地维持着干秃的原貌,也没出现任何异常的状况。所以仅仅只过了十几天,所有笼罩在人们身上的恐惧和疑惑全都烟消云散,人们继续过着平淡的生活,仿佛那件事从未发生过一样。

  我当时听到整个人都懵了,有一种被雷劈到的感觉,但还来不及给我时间难过,我的养母就因为受不了刺激得了失心疯。为了照顾养母,我当时没有选择去省内最好的大学读书,而是决定重读一年,报考市里的一所武警特警学院。

  有趣的是,在两个村子的交界处有一棵巨型的千年榕树,榕树根的覆盖面积足足有150多平米,然而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有关于这棵榕树的一个神秘传说——

  关于我爷爷的一些事和那些传说,都是后来养父告诉我的,养父自称是爷爷当年的亲信,因此老爷子把我托付给他自然是最放心不过的。而我的胞妹沐西槿之后被送去了西藏的一户人家,也不知现况如何。我还有个比我小一岁的弟弟名叫沐北杉,他具体是被送去了哪里,养父也不清楚。

  据说在那以后官府就将这棵树用木栅栏围了起来,还派官兵长期守卫,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大榕树渐渐枝繁叶茂,但是再也没有像传说中的那样长出过金叶子。于是到了最后,官兵没有了,栅栏也拆了,榕树还是那颗榕树,矗立在那里,四季常青。

  好在我养父这个人并没有这样的观念,他娶我养母的时候两人还没有生娃,再加上我养母又不能生养,所以他们免不了要被周围的人说三道四指指点点。

  话题回到我现在所在的这个耒东市,这个地方重男轻女的风气可谓出了名的严重,即便是到了现在也分毫未改。而且这里还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就是男人可以不结婚,先和女人同床生娃,等娃生出来了看是不是带把的再做决定,如果是带把的,那男人必须履行结婚的义务,如果不是,那这男人可以选择和女人结婚,也可以选择抛弃那个女人。

  久而久之,我似乎也忘却了自己本身还是个女娃的事实,无论是从外形还是内在,我都彻彻底底地被塑造成了一个汉子,一个不折不扣的汉子。

  经过一番合计,他们决定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私吞了这些金叶子。于是他们找来了五个大布袋,趁着寨里人还没醒来之前合力将树上的金叶子连根带叶全部摘了个精光,速速装入大布袋后又将几个袋子背去林子后面的一座小荒山,在山底挖了个深坑后把布袋统统埋了进去。最后四人还说定,一个月内谁都不能动那些金叶子,如果这一个月能平安无事的度过,他们再回过头来平分这些金子。

更多

章节目录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推理破案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