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校园甜宠 > 抛红豆小说

抛红豆

标签:

状态:已完成

类别:校园甜宠

作者:梧桐阅读

时间:2021-02-21

小说简介

《抛红豆》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主要原因讲诉云小箐,郭家媳妇,袁妈妈之间的故事。抛红豆约44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抛红豆》情节预览:

文章描写有张力,吸引读者带入情绪,引人阅读

在一个电闪雷鸣、风雨交加的夜晚,一艘由江州驶往金陵的私家三层大客船艰难地逆风而行,船上时不时传来一阵阵哀怨悲恸的哭泣声。

面对满桌精致可口的菜肴,云小箐看在眼里,却半口也无法下咽,只一个劲儿地拽着手中的手绢,哭得天昏地暗。

“小姐,你已经好几天没吃东西了,多少吃点吧!”嫣容与樱红两名贴身丫鬟一左一右地围在云小箐身边,好言安抚着,疲惫的声音中却透露出更多无可奈何的感慨。

云家主母病故,小姐守孝一年刚满,老爷虽官居正四品朝官,家大业大,却又因伤心操劳过度,身体渐渐一日不如一日,前不久主母娘家,也就是云小箐外祖母,为了照顾这名可怜的外孙女,特别派船只下江州将她接去金陵居住。

云小箐生母乃是金陵大户人家‘忠庆侯’江氏膝下独女,上下兄弟四人,皆在金陵生根落叶,唯独她一人随丈夫下江州任职,至今十余年,因为路途遥远,还没来得及回故里与亲人重聚,便已经香消玉殒、客死他乡了。

况且丈夫、长子早故,如今独生女也这么去了,唯独留下这么个外孙女儿,远在金陵的外祖母心疼不已,日夜叨念,常常夜不能眠,待云小箐一年孝期刚满,便匆匆派船只下来接她,只说江家亲戚众多,姊妹热闹,去了也好彼此有个照应。

老太太只晓得自己想外孙女想得两鬓斑白,却不知道那云小箐年仅十二,小小年纪,刚去了母亲,又要被陌生人强从亲生父亲身边带走,如何悲痛难过。

故而从江州往金陵两个月水路,行了不及一半的路程,这位小姐朝朝暮暮以泪洗面,哭得魂断肝肠。

这边正在好劝歹劝,忽闻‘吱嘎’一声,房间门开了,负责侍奉膳食的大丫鬟凌霜领着数名小丫鬟站在门口,平淡的面庞上不带分毫的感情,冷漠道:“用膳时间已过,请云小姐好生休息吧!”说着,吩咐小丫鬟收拾餐桌。

“等,等一下,”嫣容自幼孤苦伶仃,被主母好心收入云府,十余年来,感恩戴德,又兼身为小姐从小到大贴身丫鬟,见状忙不迭伸手一拦,自然而然地站出来维护主子的利益:“我家小姐还一口没吃呢!”

“已经半个时辰了!”凌霜人如其名,神情冷若冰霜,冷笑道:“我们江家可是大户人家,家大业大,怎能没个规矩?云小姐,这入乡随俗,还请多多包涵啊!”说完,一递眼色,几名小丫鬟便无视嫣容阻止,手脚利索地将一桌碟子碗筷收拾得干干净净,二话不说,扭腰就往门外走去。

“你,你们……”嫣容实在受不过这气,当即攥紧双拳就要冲过去与她们理论:“实在欺人太甚!”

樱红是主母临终前赠予小姐的二等丫鬟,过来之后才提的大丫鬟,与小姐并不如嫣容这般亲近,故而遇事稍显得畏手畏脚,见状不仅不敢帮忙,反而唯恐殃及自身似的往后小退了一步。

“嫣容……”云小箐自幼养在深闺,生性胆怯懦弱,腼腆含蓄,她生怕嫣容闯祸,忙不迭伸手拽住她的衣角,抬起一张泪光涟涟的小脸,啜泣着央道:“算了,由她们收去吧,横竖我也吃不下去……”

“小姐!”嫣容急得团团转,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神情。

以和为贵固然不错,可是长此以往,被底下大小奴才一窝蜂地欺到头上拉屎,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算了……”云小箐扑在桌子上,哭得更加天昏地暗。

凌霜视而不见,轻笑道:“奴婢不打搅云姑娘就寝,就先告退了。”说完,袅袅婷婷后退数步,带过房门,领着一众小丫鬟退了下去。

嫣容再也忍受不了,扑上去抱住小姐嚎啕大哭。

樱红站在一旁,也情不自禁掏出手绢一个劲儿地抹眼泪。

……

又过了好一会,云小箐算是哭够了,偏这时候觉得腹中空虚,饥饿难耐起来,又不好说,只能一个人捂着肚子,默默忍受。

嫣容还以为她伏在桌子上哭,着了凉,肚子痛呢,正待询问,突然听见小姐腹中传来‘咕咕’的声音,方才觉悟:原来的饿的!

便体恤道:“我去厨房看看还有没有芙蓉蛋、银耳莲子羹之类的,也给小姐端一碗回来解解馋。”

云小箐红透了小脸,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

嫣容又特意嘱咐樱红:“好生侍奉小姐。”

樱红年纪比嫣容略小两岁,又深知她在小姐面前比自己吃得开,她本是个老实忠厚的,凡事也乐得做低服小,闻言便点头答道:“我知道了。”

嫣容这才松了口气,转身出去了。

她前脚刚走不久,云小箐又嫌弃干瘪瘪在屋子里候着,闷得慌,便领着樱红出去甲板上散散心。

樱红老实归老实,也不是个伶俐的,让她跟着便跟着,也没多想什么。

谁知外面风大雨大,虽然上有遮挡,雨丝却依然被狂风斜打着进来,落在主仆二人身上,冰凉清冷的一片。

此时正值十一月中旬的天,长江之上,寒风凄厉,暴雨倾盆。

云小箐走不多远,便哆嗦着打了个寒噤,忍不住吩咐樱红:“回去拿件大氅给我。”

樱红‘哦’了一声,转身便往屋里走。

云小箐见她这般,竟似比伤心欲绝的自己还不理世事,便十分后悔当日为何可怜她在母亲房里受人欺辱,自己好心要了过来,又特意为她提了等级……确是个指不上用处的丫头!

长吁短叹一番,又默默往前走去。

天色已尽黑,又兼狂 风暴雨,甲板上放眼望去,不见一个人影。

云小箐手扶栏杆,眺望滚滚江水,想到母亲病故,父亲远在天边,家里又有个打扮得花枝招展跟狐狸精似的姨娘,心中苦楚,忍不住又嘤嘤啜泣起来。

正在这时候,突然从身后黑暗中伸出一双大手,将一根粗糙的绳索套上云小箐脖颈,死命地勒紧!

云小箐突然被人勒住脖颈,想叫,已经叫不出声来了,痛苦地伸出双手去拉绳索,一双脚在空中乱蹬,拼命地想回过脸,看清楚暗害自己的究竟是谁。

待真正看清楚了对方的容貌,她突然瞪大双眼,瞳眸中流露出惊诧不可置信的光芒,连挣扎一时间都忘记了。

对方见行迹败露,唯恐云家小姐声张,便仗着体型的优势,凶狠残暴地将绳索在她脖颈上缠绕数圈,随后抓起云小箐娇小柔弱的身子,毫不犹豫地将她推下船去,自己则迅速掩进漆黑阴暗处,眨眼间不见了踪影。

船外电闪雷鸣,将少女落水之声轻易地掩去。

待樱红取了大氅回来,不见了小姐,左转右转,正急得不可开交,忽然听见下层有人惊慌失措地大喊:“不好啦,云家小姐落水了!”

她这才心惊肉跳地觉悟过来,伏在栏杆上往下一看,只见滚滚江水之中,白浪滔天,一抹烟紫色的小小人影在汹涌澎湃的江面拼命地挣扎,仿佛落叶飘萍,那般地无助。

渐渐地,愈发地沉了下去……

云小箐小说名字叫做《抛红豆》,这里提供云小箐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抛红豆小说精选:那少年跪在地板上,没得主子恩赦,不敢起身,闻言急忙又往前膝行两步,以头触地,‘咚咚咚’给云姑娘叩了三个响头,恳切道:“姑娘,姑娘,求您为奴才做主啊!”云小箐下意识地就想躬身上前搀扶,可碍于身份,不好轻举妄动,只得伸手虚抬一把,吩咐左右道:“既然是被冤枉了,便赶紧替他松了捆 绑,扶起来吧。”话虽这么说,心里不禁又有所疑惑:就算在这件事上是被冤枉了,却亦难保这少年素日没什么不良行径……要不怎么不冤枉别人,单单就认定他了呢!之所以一…

云小箐小说名字叫做《抛红豆》,这里提供云小箐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抛红豆小说精选:在一个电闪雷鸣、风雨交加的夜晚,一艘由江州驶往金陵的私家三层大客船艰难地逆风而行,船上时不时传来一阵阵哀怨悲恸的哭泣声。面对满桌精致可口的菜肴,云小箐看在眼里,却半口也无法下咽,只一个劲儿地拽着手中的手绢,哭得天昏地暗。“小姐,你已经好几天没吃东西了,多少吃点吧!”嫣容与樱红两名贴身丫鬟一左一右地围在云小箐身边,好言安抚着,疲惫的声音中却透露出更多无可奈何的感慨。云家主母病故,小姐守孝一年刚满,老爷虽官居正四品朝官…

更多

章节目录


抛红豆原唱  抛红豆的抛是什么意思  抛红豆简谱  抛红豆歌词  抛红豆红楼梦原唱  相思血泪抛红豆  泡红豆用热水还是冷水  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  抛红豆红楼梦歌词  抛红豆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校园甜宠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