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奇幻 > 销魂教小说

销魂教

标签:

状态:完结

类别:玄幻奇幻

作者:煤矿工

时间:2021-02-19

小说简介

每个男人都有自己的武侠梦,我以自己的梦重新开启了都属于自己的武侠世界。大汉国开国两百多年,经过两代帝王的无为而治,国家已步入奔溃边缘,北方外族虎视眈眈,东方和南方都已成自治状态,三晋大地连年灾荒,平叛四起。新帝继位,要变化国家的命运,在历史大潮推只听院子里一个充满磁性的男人声音传了出来,“常儿,你又欺负你承祖弟弟了吧?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做人要厚道,我叫你去练习武术,是用来强身健体的,不是打架斗殴的,你看看你,天天惹是生非…”。话没落地,就有一个很稚气的声音接了过去“谁欺负他了,一个窝囊废,真儿真是瞎了眼,怎么看上这么一个废物。”年纪大点的男人明显生气了,厉声呵斥“不要胡说,整天游手好闲,成什么体统…”。那个叫常儿的应该是害怕了,只听脚步声一步一步挪向大门口。。……

《销魂教》情节预览:

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

  低沉悠扬的萧声响起,两个年轻的男人靠在柱子上,眼神空洞而忧郁。

  刘承祖听到鸟鸣阵阵,睁开双眼,看到自己躺在一个制作考究的床上,铺的盖的都是淡红色的被子,屋子里一股檀香味。刘承祖感觉精神好多了,推开门,门外鸟语花香,鹅卵石铺的地弯弯曲曲伸向远方,路两旁的小草整整齐齐,跟山上的野草简直不可同日而语。两旁的通道木板垫的光滑平整,路两旁的木栏杆被擦的透亮,不远一个凉亭衬托的美轮美奂。

  “刘常你出来,别人怕你,我可不怕你,欺负女人算什么本事,有种你出来…”一个十四五岁的男孩站在一个看来很气派的院子门前,两只比他还高大的石狮子站在大门两边,虎视眈眈的望着他,他正犹豫着要不要进去。他在大门口已经徘徊了两个时辰了,天渐渐暗了下来,四周炊烟袅袅,院里的饭菜香味飘了出来,男孩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刘承祖不顾漆黑不能视物,连夜摸出了村子,白天趴在山上,路上过来一个人他都以为是过来抓他的,风声鹤唳的走了三天,渴饮山泉饿啃山果,最主要是没有睡过一会安稳觉。突然感觉被抓住判了死刑也是个很幸福的事。有了这个念头胆小大多了。不知道从刘家沟逃出来第几天了,感觉上了大路,人来人往的,刘承祖精神恍惚,迷迷糊糊的看见一个深宅大院,门口两个比他高大的石狮子。刘承祖忍不住想笑了,转了一圈又回刘家沟了,还跑到刘常家自投罗网,刘常,小弟来给你赔命来了。精神一松懈,离晕倒不远了,然后刘承祖就在这个异常庞大的院子门口倒下了。

  暗夜里走出来一个人,刘承祖看着倒地不起血流成河的刘常,惊呆了,这种场面完全超过了自己的预期。刘承祖用手摸了摸刘常的鼻孔,已经没有呼吸了,身体开始发凉。刘承祖冷汗都冒出来了,我杀人了。

  第二天天刚亮,刘承祖早早的来到刘常家门口,看见刘常站在家门口的草丛里,用脚跺了两下进他家院子去了。刘承祖一路小跑到刘常跺脚的地方,看着草丛里断为数节的簪子,刘承祖怒从心头起,忍不住攥紧了拳头。

  大嘴看着姑娘的背影忍不住搓了搓手,“三狗你好福气呀,哪的姑娘啊,这么正点。看你们打情骂俏,真叫人眼红。”三狗看着大嘴那副德行,忍不住挖苦他一句“眼红你不会也去找。”大嘴有些心虚“我这大嘴巴,整天胡说八道,哪有姑娘会看上我。”说完,也满脸的失落。大嘴也是个有故事的人,三狗早都看出来了。大嘴的嘴没说出来,证明这件事对他来说很重要。大嘴戳了戳三狗,“你那哭丧棒呢?拿出来吹会,让哥听听,最近听上瘾了。吹会吹会!”三狗忍不住用萧敲了一下大嘴“哭丧棒,你才拿哭丧棒!这是萧,你这嘴,真是欠揍。”

  走着聊着,也不记得走多远了,闻见一股菜香,刘承祖肚子不争气的叫了起来。那人说“庞管家说,你要是醒了,让你先吃饭,然后让我带你去找他。我先带你吃饭。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家住哪?怎么送你回去?”刘承祖呆了呆,我都成杀人犯了,承祖这个名字是不配用了,低下头说“我是几道山外的刘家沟人,因为生我的时候我家的小狗刚好下了三个狗崽子,我父母认为名字起贱点好养活,就给我起名叫三狗,因为我得罪了村里最有钱的一个恶霸,怕连累我父母,跑了出来,好几天没吃好睡好,才晕倒在大门口的。”那人笑呵呵的说“三狗这个名字很别致啊!我叫雷宽,外号大嘴,好说话呗。以后你跟别人叫我大嘴都行。”刘承祖刘三狗感觉不好意思,赶紧说“那怎么好意思,我叫你宽哥吧!”…

  酒足饭饱,三狗跟着大嘴赶往管家房间,管家微闭着双眼很随意的问了几句,有两句话三狗回答的有些模糊,管家双眼一睁,精光一闪而过,三狗吓的冷汗都冒出来了,那眼光真凌厉,感觉能杀人一般。管家听说三狗不想回家,就说府上缺一个端茶倒水的童儿,让三狗在府上先做个下人,有机会了再谋个出路。三狗简直喜出望外,一出门就遇到这样的好事,赶紧千恩万谢的离开管家房间。回去的一路上,大嘴都在替三狗高兴,不停的讲庞府的规矩,让三狗千万注意的一条就是听管家安排,不该听的不听不该看的不看。有可多人因为不听管家的命令被赶出庞府了。

  只听院子里一个充满磁性的男人声音传了出来,“常儿,你又欺负你承祖弟弟了吧?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做人要厚道,我叫你去练习武术,是用来强身健体的,不是打架斗殴的,你看看你,天天惹是生非…”。话没落地,就有一个很稚气的声音接了过去“谁欺负他了,一个窝囊废,真儿真是瞎了眼,怎么看上这么一个废物。”年纪大点的男人明显生气了,厉声呵斥“不要胡说,整天游手好闲,成什么体统…”。那个叫常儿的应该是害怕了,只听脚步声一步一步挪向大门口。

  我这是死了?刘承祖忍不住掐了掐自己,感觉跟活着一样。脚步声响起,只见一个二十来岁的人笑容可掬的走了过来“小兄弟醒了呀,你可真能睡,这都睡第三天了,庞管家让我过来看看你醒没有。前两天我来几次看你睡的香甜,没有打扰你,你醒了我带你去找庞管家吧。”

  刘承祖跟着那人往前走,忍不住说“这位大哥,这是哪?我怎么在这?”那人回头笑笑说“这是渭水城,这里是庞府,不是我说,这庞府是整个渭水最大的了,也是最有钱的,庞府的人也和善,庞老爷和五位公子都没有架子,对人可好了。那天我在院子里搬东西,听说有个人在大门口晕倒了,我抽空出去看,你已经被庞管家派人给抬过来了…”

  一个山沟里出来的人,待在虽然称的上庞大的庞府,但比起大山里还是渺小的可怜。几个月过后也感到无聊了。三狗在庞府拼命的干活,想把自己累来麻痹自己,盼望晚上能睡个好觉不至于被噩梦吓醒。

  刘承祖在草丛里找簪子,听见院里的父子俩说话“常儿,你拿了人家什么东西,让承祖在我们大门口转那么长时间?”。刘常说“我没拿他的,我今天看见周玉真新买了个簪子,我拿过来看看…”,话没说完就被他父亲打断,“拿?抢的吧!看你那点出息。”。刘常说“我就看不惯三狗和周玉真在一块,他们一在一块我都生气。”。刘常的父亲有点生气了“你个小兔崽子,人家是订了亲的,你瞎说什么,过两天也给你找个媳妇。”刘常吓了一跳,“父亲你可别吓我,我才十四岁,还年轻,再缓缓,再缓缓…”。刘常父亲叹了口气,“我真是想给你找个媳妇管着你,省得你整天在老周家闺女屁股后边转,还有你说承祖穷鬼,你什么时候开始说话如此刻薄了?承祖家现在是没咱家富裕,那是因为承祖的爷爷被坏人骗了,造成承祖家家道中落,要不然承祖就算一辈子不干活也有花不完的钱…”。刘常有点撑不住了,“父亲,你可真啰嗦。好好好,承祖最棒了承祖最有钱了…”

  “你就是几个月前饿晕倒在府门口的那个人?”那姑娘声音很清脆,听着很悦耳。不过这句话三狗听着可刺耳了,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不光彩的事都让她看到了。三狗抬起头看到那个姑娘,翠绿色的裙子趁着上身红色的上衣配着那吹弹可破冷冰冰的俏脸,给人一种冷若冰霜拒千里之外的感觉。

  刘常走到大门口,顺手从兜里摸出个东西扔了出来“还你的破簪子,一点都不好看,东西还你了,滚吧,穷鬼,拿个石头送给真儿,亏你想的出来。”也不知道是刘常故意的还是力气大,簪子落到不远处的草丛里。刘承祖顾不得说话,赶紧去草丛里找。天已经暗了下来,弯弯的月亮并不能给大地带来多少光明。刘常眼里一阵失落,关上大门,回去了。

  三狗忍不住说“跟你有关系吗?”那姑娘说“我给你的印象就这么差吗?”说完微微一笑,这一笑差点把三狗看呆,一笑倾城的典故原来是真的。三狗对那姑娘的好感提升不止一个档次。他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啊,姑娘,我态度不好,有什么能帮到你的吗?”那姑娘声音温柔了些“我只是来看看吹箫的人是谁,吹的这么伤感,心里要有多少故事。过来一看原来是个小孩,还是个饿晕了的小孩,我大失所望。”说是失望,却说的笑眯眯的,可见这句话有多违心。

  夜,漆黑一片,刘常提着灯笼,哼着小曲走在回家的路上。忽然听到风声响起,打架斗殴得出来的经验告诉自己,有个不好东西向自己飞奔而来,躲是躲不过了,只好看着不明物呼啸而来,一块砖头砸到了刘常的头上,血花四溅,刘常软软的倒在地上。

更多

章节目录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玄幻奇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