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奇幻 > 江湖云烟录小说

江湖云烟录

标签:

状态:完结

类别:玄幻奇幻

作者:唐都士子

时间:2020-11-22

小说简介

龙渊崖壁透着一丝的寥落,噙着血的长剑轻轻地一点地,抵住了瘦弱的身体。山上依旧冷冽,岩壁间的水凉的似在滴血,凋落的枯枝有心无力的搭拉着。他随意拣起一枝枯草,含在口中,摇摇晃晃地朝山下走去。前方的两匹赤色马上,两位衣着朴素的一大一小两道身影,不断催使着骏马发力,这两道身影,大者约莫有五十余岁,面容削瘦,一小撮白色的胡子自嘴角下方生出,右手手掌不断有鲜血流出,白色的袍服也有一片染成了血红之色。老者手中握剑,一面打量后方追赶的众人,一面照看着身旁的小男孩。小男孩不过十岁,脸上风尘仆仆也看不到红润之色,一身不太合身的长袍披身,两只手紧紧拽着马鞍,不用鞭挞,他所骑的骏马便是紧紧跟在赤色的大马。寒冬时节,两人虽然身穿长袍,却是都有些瑟瑟。。……

《江湖云烟录》情节预览:

男主真的烦人,蠢得没边了,女主也是太傻了

  身上的长袍紧紧塞了塞,男孩迷蒙的睁开了眼珠,眼前的大漠忽然变得不纯粹了,偶尔从荒凉中透过一层生机,男孩眼珠仔细观望着,终于脸上透过了一抹喜色,小手从长袍里露出来,搓一搓,然后轻轻摸了摸马鬃,马儿倒是也有灵性,忽然如同一阵风般骤然跑向那抹枯黄的干草。

  云天拿起筷箸又夹了一块肉,沾入口中时便是有些凉了,无奈摇摇头,放入了口中。

  ”若水阁的人,刚才你使的是弱水三千!“

  赤霞在天地间射向一道道红光,火红色的天际倒是将大漠染得多了份生气,大漠边缘一处狭小的沙丘旁,男孩在马背上瑟瑟前行,朔风天,大漠寒风夜,连日里神骏的赤色大马也慵懒了许多,一人一马在苍茫的沙漠里彳亍前行着,男孩长袍略显肥大,整个身子蜷缩在马背上,任由马儿慢慢的向沙漠外围走去。

  夜色朦胧昏暗,灰袍爷爷点上几盏烛灯,好歹将屋子照亮了些,男孩略微有些惴惴不安的坐在桌上,起身要帮忙时也被灰袍爷爷拦着,片刻后,几盘菜端上了桌子,男孩抬头一望,见桌子上摆放的乃是两个肉菜,一盘白菜,他生在江南樱红柳绿之地,自小接触的东西虽多,却很难识得这些东西的名堂,倒是只认得一盘白菜,也不先动筷箸,颇有些庄重的端坐一旁。

  ”羊肉。另外一盘是兔肉。“

  ”很简单,杀了这老头咯。“却是一位清脆的女子声音。

  骏马疾驰之下,男孩便下不了马了,洒泪向福伯望去,泪滴拍打在手上,男孩不自禁低下头,朝着福伯悲切喊道:“福伯,天儿记着呢,记着呢!”风声呼啸,大漠狼嚎,将着声音遮了下来。

  “哼,杀了此人,一同出手!”老者长剑一剑刺向福伯喉咙,福伯挥剑挡下之际,数人长剑同时一递,同时刺进了福伯的腰间,福伯口中含血,一剑荡开老者长剑,拼死挣脱长剑,右掌朝着身侧一人猛然挥出,将那人震伤,若水阁的女子眉头冷皱,手掌挥出,将福伯一掌击倒在地,汩汩的鲜血沿着沙子流淌,黄色的沙粒慢慢染成血红色,一大片的鲜血顺着福伯身体淌出,看上去极为刺眼。

  呼呼的风啸声带着令人发颤的吼声在悠扬的天际盘旋,大漠里黄沙漫漫,任凭朔风吹打,大漠边缘,两团模糊的影子往大漠外疾驰,两匹赤色的骏马驮着两道身影,呼啸奔腾。其身后,不足百米的距离内,五道黑衣蒙面的削瘦人影纵马追赶,不过似乎所骑的坐骑不比前方的赤马神骏,虽然数里之距,却是始终难以将之拉近。

  五人骑在马上,全部亮出手中长剑,纵马将福伯包围起来,五道剑光交相出手,福伯也是出手狠辣,招招死招,意图同对方同归于尽,女子轻喝一声,长剑递出,刺向福伯腰间,福伯挺剑回砍,声音嘶哑的老者同时出手,对着福伯肩头一砍,福伯跃马一点,身体靠后一移,避开了剑招的险招,又有两人,同时出手挥砍福伯两腿,福伯轻拍马背身体,双脚向上一提,抽回与女子相抗的长剑,刺向右手那人,旋即左掌挥出,与靠左的那名黑衣人双掌相对,刚一对掌,福伯脸上便有难以置信之情涌现。冷声喝道:”碎心掌,你.......难道是天霜阁的高手?“

  ”你知道,也是活不了的,受死吧!“那人长剑挺出,疾刺受了轻伤的福伯。

  跨上红马,云天不使马鞭,轻轻拍拍马背,红马迅速跃起,朝一处地方跑去,那里是云天练功的一处无意间发现的地方,是个狭窄的山坳,几株桃花翠蕊,漫山处仅有的几分艳色倒是都被这几株桃花占了,桃花红艳,桃树周边青草也更为多些,虽然矮小,却似乎是几乎密密的长成了一个五米左右的草毯。云天猜想大抵是因为这里湿气较之上方浓郁的缘故,因此生出了几株桃树,虽然没有江南烟雨朦胧、桃杏艳丽的色彩,也不失为一处域外狭原。

  前方的两匹赤色马上,两位衣着朴素的一大一小两道身影,不断催使着骏马发力,这两道身影,大者约莫有五十余岁,面容削瘦,一小撮白色的胡子自嘴角下方生出,右手手掌不断有鲜血流出,白色的袍服也有一片染成了血红之色。老者手中握剑,一面打量后方追赶的众人,一面照看着身旁的小男孩。小男孩不过十岁,脸上风尘仆仆也看不到红润之色,一身不太合身的长袍披身,两只手紧紧拽着马鞍,不用鞭挞,他所骑的骏马便是紧紧跟在赤色的大马。寒冬时节,两人虽然身穿长袍,却是都有些瑟瑟。

  “哼,这老头竟然如此决绝,拼的性命不要,也要出手护送那小子。”女子面色阴沉,喝骂道。

  男孩慢慢从马上落下,几座破旧的草屋随意的建在近山的一侧,门前有一条水道,不过如今却是干涸了,男孩轻轻叩起门扉,半响却是无人应答,男孩双手使力,用力推开了木门,一阵烟灰之气吹来,尽数咽尽了口中,男孩颇为抱怨之时,眼睛打量起这个屋子,这个屋子破烂不堪,泥砌的土墙坍圮不已,男孩还能觉得不错的就是屋子角落堆砌的散落的草垛,看起来也是数月之前堆起的,将马儿驱进屋中,任由它去吃那堆枯草,四处翻找时,又寻出了一个长长的食槽般的东西,似乎并不漏水,男孩将马背上所挂的一袋水拿下来,大半袋水倒入后用力端到赤马身旁,身体也是极为困倦,喝了一口水,刚取下干粮欲吃时,门前一道灰色衣袍形容破烂样子略微吓人的老人声影立时骇得他眩晕过去。

  一一叫出了五位黑衣人的名字,福伯神情颇为狠厉,“你们,均是江湖风头正盛的五大派之一,却行魔教勾当,若是此事传出,你们不怕身败名裂吗?”

  五人相互一望,皆是重重点头,道:”既然如此,就先除掉这老头吧!“

  福伯脸上虽然欣慰,却有深深的忧虑,跳上男孩的马匹将之抱下,转眼又送上自己的那匹马,男孩的挣扎给他压下,福伯脸色沉重,郑重道:“天儿,此事非同小可,你若不走,咱们两人怕都会死在这五人之手,你爹爹死前教你的武功要细心练习;那块黑色的令牌是你娘的信物,当年你娘不得已回了自己家里,日后你长大了,记得去川贵一带去找她,这块令牌非同小可显露出来恐有杀身之祸;不要爱惜马力,别让这些人捉住你,明白了吗?”

更多

章节目录


云烟江湖怎么玩  云烟江湖香烟  云烟锦绣江湖  放置江湖云烟煤  云烟录TXT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玄幻奇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