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无弹窗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首页 > 目录 > 《闺宁》在线阅读 > 正文 第002章 归途

第002章 归途

意迟迟 2021-09-15
“哒——哒哒——”耳边不知道哪来的一阵马蹄声,吵得人头痛欲裂。谢姝宁紧皱着眉,下意识伸出手去揉自己的额角,却被谁猛然把握住了手。她心中一惊,霍然睁开眼睛眼。入目的却是张小小的脸,上头嵌着双黑白分明的凤眼,眼尾轻轻上挑带着几分杨天,眼仁却漆黑如点墨,明谢姝宁紧皱着眉,下意识伸手去揉自己的额角,却被谁猛地抓住了手。她心中一惊,霍地睁开眼。入目的却是张小小的脸,上头嵌着双黑白分明的凤眼,眼尾微微上挑带着几分张扬,眼仁却漆黑如点墨,明亮纯澈,一动也不动地盯着她看。。...

闺宁

推荐指数:10分

《闺宁》在线阅读

“哒——哒哒——”

耳边不知哪来的一阵马蹄声,吵得人头疼欲裂。

谢姝宁紧皱着眉,下意识伸手去揉自己的额角,却被谁猛地抓住了手。她心中一惊,霍地睁开眼。入目的却是张小小的脸,上头嵌着双黑白分明的凤眼,眼尾微微上挑带着几分张扬,眼仁却漆黑如点墨,明亮纯澈,一动也不动地盯着她看。

这张脸……

谢姝宁看得怔住,痴痴地喊:“箴儿!”出口的却是软软糯糯,近乎嘤咛的童声。

“娘亲,妹妹醒了!”

忽的,那张小脸贴近,额头一下子便贴在了她的额上,小小的嘴里大声喊了起来。谢姝宁闻声,将将要探出去的手又垂了下来。她大睁着眼睛朝紧贴自己的小童看了又看,呆愣愣地忘了要去推开他。不是箴儿,眼前的人不是她的箴儿!

愣神间,有只白净纤细的手却倏忽探了过来,拨开了紧贴她不放的小童。紧接着便有道女声温声细语地道:“阿蛮还病着,你莫要扰她。”

阿蛮……

谢姝宁浑身一颤,阿蛮是她的乳名,是她的舅舅宋延昭亲自为她取的乳名!她出生后,父亲为其取名姝宁,愿她性子柔顺平和。可舅舅却嫌弃这名字不好,又不好拗过父亲去,只能抢了母亲为她取乳名的机会。说起来,她的性子虽并不如父母所期盼的那般柔顺宁静,却到底也辜负了舅舅想她活泼可人的愿望。不过更为可惜的是,母亲去世后,她被接去了长房伯祖母的膝下教养,从此便再没有听到过“阿蛮”这个名字。

“娘亲,我们往后当真要住在京都了吗?”粉雕玉琢的小童撇撇嘴,皱起浅浅的两道眉,嘟哝道,“翊儿喜欢延陵府,不喜欢京都,阿蛮也不喜欢!若不然,阿蛮此番也就不会生病了。”

“尽会胡说八道,阿蛮病了还不是因为你夜里偷偷钻到她的被窝里去,结果阿蛮大半个身子都露在了被子外头,这才着了凉,同京都有何关系。”年轻的女声嗔道。

——京都!

原本迷迷糊糊听着两人说话的谢姝宁霎时瞪大了眼睛,只觉得自己背上汗湿一片,手心也沁出了细密的汗珠来。

她记起来了,眼前的人分明就是早已经不在人世的母亲宋氏跟双生哥哥呀!

挣扎着坐起身来,谢姝宁死死地盯住那张小小的脸,只觉心痛如绞。

箴儿生得不像她也不似林远致,倒是有七八分像是她早逝的哥哥谢翊。

她的哥哥,还来不及长大,便已经去了黄泉,同她的箴儿一样……还没有来得及给她看一眼他们舒展的眉眼,便彻彻底底地从她身边消失了。眼泪不受控制地夺眶而出,谢姝宁哭得喘不上气。

“阿蛮,这好端端的,你怎么哭了?”身着大红妆花宝瓶纹通袖袄的年轻妇人见状急忙俯身将她揽入怀中,柔声问道。

谢姝宁透过朦胧的泪眼看着眼前肤白胜雪,人比花娇的年轻女子,有些恍惚地想起幼年时发生的事情来。母亲死后,她曾无数次怨恨母亲。若不是母亲的性子太过软弱,陈氏又怎么可能抢走她的正室之位,她跟哥哥又怎么会被记在陈氏名下,喊贼人做母?哥哥又怎么会死?

明明原本一切都不该是那样的!

“阿蛮,阿蛮?”

谢姝宁扯着宋氏的衣襟哇哇大哭,不愿理会她一声声的呼唤。

她要哭,她要拼命地哭!

活着的时候,她不敢哭也不能哭,难道死了也还不让她好好哭个痛快吗?

“太太,进城门了。”突然,外头传来一个略带熟悉的声音。

谢姝宁哭声渐止,隐约间想起这个声音是母亲身边的陪房妈妈桂氏,也就是绿浓的娘,她的乳母!

她嫁入林家的时候,身边只有桂妈妈陪着。只可惜,桂妈妈身子不好,没过几年便去了。谢姝宁思及此,不由愈发痛上心头。她知道自己死了,所以才能见着这些早就都已经不在人世的故人。可是……她的箴儿去了哪里?她的身子又似乎有哪里不大对劲!

疑惑间,她听到宋氏轻轻叹了口气道:“阿蛮定然是想爹爹了。已经入了城,只消一会便能见着爹爹,可阿蛮再这般哭下去,想必爹爹便该不喜了。”

谢姝宁闻言,瞠目结舌。痛哭了一场,她混沌的脑子终于清醒了些。

马车……京都……看上去还只有四五岁的哥哥……年轻的母亲……

她瞪着眼睛,紧紧抓住宋氏的手,不顾一切地大喊道:“娘亲,不能去谢家娘亲!我们回去,回延陵去!”

宋氏听得目瞪口呆,过了半晌才安抚地亲了亲她布满惊慌之色的小脸,笑着道:“阿蛮这到底是怎么了?延陵虽好,可到底比不得京都繁华,赶明儿等你爹爹带你出去转悠一圈,你便该把延陵给忘了。”

“娘亲,不能回去!陈氏会害得你郁郁而终,害得哥哥丧……”

“阿蛮!”谢姝宁急声呼喊着的话语被厉声打断,宋氏的脸色有些难看起来,郁郁地道,“你这孩子,上哪儿听来的这话?陈氏……只是你爹的表妹。”

谢姝宁怒其不争,握着拳头想要从她怀里钻出来,好叫马车立刻便调头回延陵去。可是她小小的身子却被宋氏紧紧抱住了。

“阿蛮,等到了谢家,这些话可万万不能再提了。”宋氏有些担忧地看着她,惆怅地叮咛起来。一边说着,她心中一边思量起来,不过四岁的孩子,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来,是谁在背后嚼舌根?

而谢姝宁则是满腔的话都被尽数堵在了喉咙里。

不能回去!

怎么可以回谢家去!

那根本就不是她们的家啊!

这一去,爹爹也成了别人的爹爹,母亲成了妾,她跟哥哥成了没娘又没爹的可怜孩子。紧接着便是母亲郁郁而终,年幼的哥哥命丧歹人之手。陈氏的女儿姝敏出世之后,父亲官运通达,眼里哪里还有她这个女儿?祖母更是不必说,在祖母眼中,她或许还不如祖母身边那几个丫鬟来得重要。

丫鬟学狗摇尾,尚且能乞怜。她呢?便是百般讨好,也无用。

“不能回去——”谢姝宁一颗心几乎吊在了喉咙口,生怕那些刻入骨髓的噩梦再来一次,困在宋氏怀中拼命喊得软糯的声音都变了调子。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001章 身故 第002章 归途 第003章 父亲(一) 第004章 父亲(二) 第005章 入府 第006章 祖母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