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无弹窗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首页 > 目录 > 《炽然纪》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二章

第二章

和景纯 2022-01-14
喻哲在浦东机场接她,车只开出机场,上了高速,他态度有些冷谈,韩镜也也没说话的,静静地地望着窗外。将她送进楼下,喻哲将行李从后备箱拿出,对她说:“在筹备婚礼最忙绿的时候,突然间跑去国外去三周,我不太能去理解你的逻辑。估且指出你有结婚前未知的恐惧症吧,但你最离开前,喻哲到底没忍住,又摁下车窗,似笑非笑地说:“都说你们搞文艺的女生特别能‘作’,我没见过你这一面,从前还不肯相信。”。...

炽然纪

推荐指数:10分

《炽然纪》在线阅读

喻哲在浦东机场接她,车开出机场,上了高速,他态度有些冷淡,韩镜也没有说话,静静地看着窗外。将她送到楼下,喻哲将行李从后备箱拿出来,对她说:“在筹备婚礼最为忙碌的时候,忽然跑到国外去两周,我不太能理解你的逻辑。姑且认为你有婚前恐惧症吧,但你最好控制一下自己,适可而止,不要太任性。”

离开前,喻哲到底没忍住,又摁下车窗,似笑非笑地说:“都说你们搞文艺的女生特别能‘作’,我没见过你这一面,从前还不肯相信。”

韩镜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的车远去,转身走进公寓。里面的东西打包打了一大半,准备搬到两人的新房去。她忽觉疲惫至极,将手机关机,趴到床上,就这样睡了一觉。醒来时,已暮色四合。这时,有人“砰砰砰”地敲门,她睡眼惺忪地去开门,是大鱼。

“喻哲说送你回家了,打你电话关机,我只好亲自上门,给你摆接风宴。”

韩镜有些为难:“我不想出门吃饭。”

“点了外卖,一会儿就到。”

看着大鱼打开一个个饭盒,小馄饨、皮蛋粥、松子烧麦、鲜肉小笼包,韩镜开心起来:“哎呀,就想吃这些。”

大鱼打开了最后一个盒子:“还有大闸蟹。”

韩镜从冰箱里找出一瓶冰酒:“吃蟹要配花雕,可惜现在只有这个。”

大鱼接过酒看看:“有酒就行,我不像你那么讲究。”她给韩镜斟满酒杯,问她:“喻哲气坏了,今天给你脸色看了吗?”

韩镜点点头:“跟我说搞文艺的女生太‘作’了。”

大鱼突然笑出了声:“你可不是学了艺术专业以后才‘作’的,你一向心思细腻,多愁善感。高一时,语文老师点名,看到你的名字,说‘韩瀞’这个名字好,‘寒镜’,明月之雅称也。”你听了,忽然流泪不止。大家都吓了一跳,不明白是哪一句话触动了你,让你如此伤感。”

韩镜想起那个早晨,听了老师的话,竟不由自主地落下泪来。语文老师震惊之余,把她叫进办公室,委婉地建议她去看心理医生。暑假时,韩镜趁爸爸回来探亲,央求了他,拿了户口本去派出所把名字改为了“韩镜”,因此被妈妈许吉人抱怨了很久。

大鱼笑道:“人家是泪点低,你是泪点怪……”

韩镜拿出送给大鱼的礼物,大鱼把T恤在身上比一比:“我跟你说过的,我只喜欢名牌。”话虽如此,大鱼还是立即脱下了衬衣,换上了T恤。

韩镜喝光了玻璃杯中的酒,脸颊红红的:“大鱼,我不想结婚。”

“你是不想跟喻哲结婚吧?”大鱼凝视着她:“理由是什么?”

“我说不出一个像样的理由,但是我全身心都在抗拒跟他结婚。”

“韩镜,你们长距离恋爱,前后加起来将近九年,好不容易两个人在上海相聚,买了房,买了车,婚宴订好了,亲朋好友都知道了,就差去婚姻登记处领一纸结婚证……”大鱼想到了什么:“怪不得你一直找理由拖延。韩镜,事已至此,你是不是应该更理智一些?”

“从恋爱到结婚将近九年,我们在同一城市的日子不足两年。他比我年长,比我理性,努力将我塑造成理想伴侣。我也一直在试图说服自己,所有对他的顺从都是出于爱。但我混淆了爱与习惯,爱应是心灵的直觉,而非理智的选择。”

“你这个时候退出,喻哲会多么难堪啊。”

“我不能为了他一时的面子而欺骗他,也欺骗自己。”

“你已经决定了?”

韩镜点点头。

“你的长青姐姐怎么说?”

韩镜突然笑了:“你怎么知道我去找她?”

“切,我们俩不是一个照顾你的精神生活,一个照顾你的现实生活吗?”

“哈哈哈哈,我这样需要照顾吗?”

大鱼摸摸韩镜的脸:“不知道为什么,你身上有一种抽离感,喜欢你呢,便会觉得惹人怜惜;不喜欢你呢,便会觉得你过于自我,不够随和。”

“喻哲曾经觉得我惹人怜惜,如今却时时怪我不够圆滑。”

“仔细想想,你们其实并不是一类人。但要在这世上,找一个对的人,真是太难了。”大鱼苦笑道:“我也曾认为我和老方是灵魂伴侣,现在……把赞赞送到我妈那儿住一个月。平时上班还好,第一个周末,两人在家里默默相对,竟觉尴尬,只得各自去加班。第二个周末,我提议去看电影吃大餐自驾游,他嗤之以鼻,而且不加任何掩饰,真是悲哀……”

两人沉默无言,把一瓶冰酒喝光了。

大鱼喝醉了,找代驾开车回家。离开前,大鱼对韩镜说:“我原本是一个人,可在我丈夫眼中,我已退化为一种功能。”

韩镜十分难过:“大鱼,你是一个可爱的女人,不要这样说自己。”

第二天一早,总监来电话。韩镜看一眼号码,将手机静音,塞到枕头下。过了一会儿,手机震动了一下,她只得拿出手机,点开语音留言。

“我知道你还在休假,但是Kieran Qi摄影展项目出了大麻烦,林真真搞不定,还需你出手灭火。”

“漏雨!”韩镜到了场地,看到霉变漏水的屋顶与木地板上的一滩滩水,皱起了眉头。

林真真眼眶红了,解释说:“这座小洋楼有八九十年的历史了,一直亟需维修,本来想梅雨过后就开工。但是最近雨下得太大,下得太久。雨水不断从屋顶瓦片的缝隙里流下去,把防雨的油毡都泡烂了。”

“哭有什么用,想办法解决问题吧。”

工程师检查完了屋顶,过来跟韩镜打招呼。韩镜问:“程工,最快几天能修好?预算多少?”

“目前屋面筒瓦、板瓦酥硷、缺损、错位,油毡久未更换,已经烂了……急修的话要从别的现场调工人,工期最短四到五天。预算大约小十万吧。”

林真真一听,脸上出现了绝望的神色。

韩镜给总监发了微信:“十万。”

总监秒回:“绝无可能。”

韩镜与程工握手告别:“是否维修,今天下班前我给你确切答复。”然后转头对林真真说:“帮我约恒厦投资管理公司的周总面谈。另外,十五分钟后接通Kieran Qi助手黄宇中的电话。

韩镜打了几个电话,然后打开邮箱收邮件,同时开始做PPT。

黄宇中的电话拨通了,林真真把手机递给韩镜。

“黄先生,原定的场地需要维修,您看摄影展有无可能更换地点?可选择地点的图文信息发您邮箱了,麻烦您打开看一下。第一张是一个画廊,地处浦西……”

“Kieran这一批作品并不销售,在画廊展览会给予外界错误信号。”

“黄浦区有一个老教堂……”

“我们不倾向于选择单一宗教背景的场地。”

“还有一间大学的美术馆……”

“不。”

“那么,展览可否推迟一周开幕?也就是9月25日,下周五。”

“韩部长,我们二十天后在首尔开展,下一站巴黎。不能推迟,只能取消。”

黄宇中每次回答,都会延迟五六秒,显然是在等待别人的指示。韩镜直截了当地说:“我想跟祁先生说两句。”

“祁先生不……”

韩镜笑了:“您开着免提吗?”

黄宇中犹豫了一下:“是的,请讲。”

“祁先生,为了拍摄这批作品,您与整个团队逗留东非海岸近两个月,在蒙巴萨近海潜水拍摄时遇险受伤。现在因为场地问题就这样放弃,您不觉得可惜吗?”韩镜停顿了一下,说:“马林迪墓地的龙泉瓷残片,镶嵌于两座柱墓之上。瓷片上的青绿釉色与莲瓣纹,隔着六百年的时光,依旧十分动人。这电影般的镜头语言,唯有中国观众才能深刻理解。还请您不要处处设限,再给鸣东文化一次机会。”

对方沉默了一会儿,答道:“韩部长,我是Kieran。展览可以推迟一周,地点不变。”

“太好了,谢谢您!”

韩镜放下电话,问林真真:“周总约了几点?”

“跟周总约了一小时后在他办公室见,车马上到楼下。”

周总笑道:“为这个摄影展支付场地维修费用,感情上可以理解,道理上说不过去吧,我们的协议中并没有约定这一部分。”

韩镜看了一眼林真真,转头对周总说:“这样吧,你们负责这次紧急维修的费用,我保证在接下来的六个月,每两个月在这个场地策展一次,每次时间不低于五天,全部做国际展;并且在三家主流电视台及排名前三的视频网站介绍这套洋房,时间在十分钟以上;每次展览都有十位粉丝超千万的网络大V转发推荐。那么,在你们大修完毕以及几次媒体宣传之后,报价一个多亿卖掉它,还是很有可能的。”

周总盘算了一下,笑了起来:“韩部长,你说了不算呀。要是你哪天不干了,我找谁去?”

“在我来的路上总监已经同意,由鸣东文化跟您签约。”

“让我再考虑一下。”

“周总,您是做大生意的人,区区十万块的费用不必犹豫了,您一个电话资金到位,我们今晚就可开工。”韩镜笑眯眯地打开电脑,“您先看看合同。”

“韩部长,你效率惊人啊。”周总浏览了一遍合同,拿起电话,打给了公司的财务。

出了公司大门,林真真想拥抱韩镜,韩镜却闪躲了一下:“不必谢我,所有错误下次请勿再犯。再见。”

匆匆忙忙赶到餐厅,喻哲已经到了,韩镜笑着解释:“林真真负责的案子出了问题,总监让我帮忙灭火。”

“既然是她的案子,为什么要你出头?”

“我是策展部代理部长,林真真以前又是我助手,第一次独立负责案子。”韩镜说:“更重要的是,Kieran的这批作品中,有相当一部分展示了中华文化漂洋过海,在世界一隅留下深深浅浅的痕迹……”

喻哲看了她一眼,神情颇不以为然。韩镜知道如果他开口,一定会说:此事多半劳而无功,何必多情。

两人默默地吃了晚餐,在回去的车上,韩镜的手机响起。她看了一眼,对喻哲说:“总监电话。”她打开了免提,只听总监笑呵呵地说:“韩镜,事情交给你,我万分放心。”

喻哲听了,冷笑一声。韩镜赶紧说:“总监,周总公司的那个合同我发您了,对方出于对我们的信任,在签约之前已经付款维修,还请您尽快签约。”

“没问题。对了,章宜若怀孕八个月,医生说她随时可能发动。她不知道你已经回来,刚才在医院给我打了电话,她的装置艺术展无人接手,还请你帮忙帮到底……”

喻哲立即对韩镜摇了摇头。

韩镜笑道:“总监,我还在休假中。”

“就是因为你在休假,才有可能接手。你知道的,现在是展览旺季,你们策展部其他人都在同时忙好几个项目,实在抽不出人手。”

“让我考虑一下。”

“别考虑了,老板说年底要给高管期权,此时你的业绩表现格外重要。”

韩镜看了看喻哲,见他未置可否,便对总监说:“我稍晚答复。”

到了停车场,喻哲对她说:“不要接。”

“作为专业投资人,听到期权,你这个反应不太合理啊。”

“是这样的。”喻哲清了清嗓子:“我正想跟你说,董事长跟我谈过了,希望我承担更多的责任,把浦东公司的矿产和医药投资部门都交给我管理。”

“这是好事啊。”

“所以,我接下来会很忙。也就是说,我希望你能减少工作量,把更多的精力用来经营我们的家庭。”

韩镜沉默片刻,问:“你希望我如何经营家庭?”

“你认识高总的太太吧,清华学化学的高材生,为了支持高总的事业,从法国化妆品公司研发主管的位子上退下来。先考了证券分析师,帮家中理财,又读了儿童心理学的硕士和博士,把两个孩子教育得非常之好。我认为,高总的家庭模式,才是当今社会精英家庭的最佳范本。”

韩镜诧异地看着他,终于说出口:“喻哲,我可能不是你的理想妻子。”

“你的第一反应让我颇为失望啊,不过,你不必过于担心,虽然你的资历比不上高太太,但是……”

“我们分手吧。”

喻哲不可置信地看着她:“你想清楚了再说话,你说出的每一句话都需承担相应后果。”

“我们并不是同一类人。”

“我发现你越来越不可理喻,请你下车,我不想再看到你。”

夜色深沉,韩镜在阳台上一边抽烟,一边轻轻弹奏吉他。

她发了一条微博:“世皆无常,会必有离。勿怀忧恼,世相如是”。

装置艺术展结束那天,韩镜累到虚脱,完全吃不下饭,打车去了喜欢的酒吧,熟悉的酒保递给她一杯苏玳。韩镜与酒保闲聊两句,看到玻璃柜门上映出的影子,心里一动。回头,却不见那个瘦削挺拔的身影。

第二天一早,韩镜在公司楼下的咖啡店排队,看到林真真对她招手。韩镜走过去,看到她买了两杯咖啡,两份三明治,于是问道:“有话对我说?”

“装置艺术展出了问题,里面有一个作品冒犯了某位大佬。”林真真打开手机:“他认为这是在影射他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私生活。”

韩镜仔细看了图片:“如果他这么认为,我也无话可说。但是艺术作品本身存在多种解读的可能。林语堂先生说,艺术应有讽刺性,它教我们在矫饰的世界里保持着朴素真挚。”

“韩镜,他昨天给公司老板打电话了。”

“要求我们道歉吗?”

“要求开除策展人。”

韩镜默然,喝完了咖啡,吃完了三明治。然后站起来:“走,去上班。”

“你怎么这么冷静?”

“失业而已。”

“你要不要去求求老板?”

韩镜笑了起来:“失业事小,失节事大。”

在电梯里,韩镜忽然问:“可以问一下你是怎么知道的吗?”

“我昨天晚上跟老板在一起。”林真真的脸红了:“你会因此而看不起我吗?”

韩镜摇摇头,出了电梯,回头对林真真说:“这条路并不好走,照顾好自己。”

进了办公室没多久,果然秘书来叫她:“老板在等你。”

听老板说完,韩镜点点头:“我明白了。我马上提交辞职信。”

“还有一件事,所有你经手的项目都立即停止,所以与恒厦的协议,我暂时不能签字,等风头过了再说。”

韩镜抬起头,注视着老板,嘴角泛起了淡淡的笑意。

她站起来,离开了办公室。经过总监室,韩镜转头看了一眼,空无一人。

走出公司大门时,她回头看了一眼Kieran Qi摄影展的巨幅广告,一群非洲孩子疲惫地躺在刚摘下的咖啡豆上,眼睛却异常明亮,直慑人心。下面印着一句非洲谚语:每个人都是神的孩子,没有人是尘世的孩子。

公寓顶楼有一个天台,韩镜知道钥匙在哪儿。她打开门锁,走到最高处眺望整个上海城。这个初夏,下了太久的雨,连天地都洗褪了颜色。青灰色的天空下,青灰色的高楼林立。而脚下仍有隐约的霓虹灯闪烁,在蒙蒙的雾气里,像怪物狡黠的眼,又像一颗颗苟延残喘的心脏。她是寥落天地中穿着红皮靴的爱丽斯,在魔幻都市中拼命奔跑,渴望逃离被吞噬的命运。

大鱼出差回来,赶紧来找韩镜。韩镜打开门让她进来。见韩镜头发衣服都整齐干净,神情也还平静,大鱼放下心来,问她:“十多天了,你窝在家里做什么?”

“看老电影啊。”

韩镜给大鱼倒了茶,然后将电影暂停,黑白光影凝结在她的脸上,令她看起来有种不真实之感。

“你有什么打算?”

“行业内暂时无人敢用我。”韩镜笑笑:“看来要失业一段时间了。”

“喻哲……”

“他来过一次,说只要我痛改前非,他愿意不计前嫌,与我结婚。”韩镜笑出了声:“我说谢谢,不必了。我们已经正式分手。”

“那你母亲……”

“她痛骂我一场,要与我断绝关系。”韩镜眼底的悲哀,大鱼看得清清楚楚,心里一阵难过。

韩镜坐在地上,抱住双膝,轻声诉说:“大鱼,人生好难啊。从少年时起,我就觉得心底有一个黑洞。我从前认为是因为孤独,长大就好了。可是,长大了,一路走来十分顺利,但即使烈火烹油,鲜花着锦,心里的那个黑洞,也依旧无法填满……”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