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无弹窗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首页 > 目录 > 《美人谋律》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三章 老爷的美*色

第三章 老爷的美*色

柳暗花溟 2022-01-14 03:50:41
春家家境小康,在最低级武官和军士混住的地段,春宅算得上数一数二的豪宅,四合院式的青砖大瓦房,门前有颗大枣树。原本是一进,但以土墙隔开成内外。内门处很窄,东边的庑舍归老周头住,西边随意堆放杂物。内院正房三间,一明两暗,是春青阳的屋子。东次间是卧房,外门处很窄,东边的庑舍归老周头住,西边堆放杂物。内院正房三间,一明两暗,是春青阳的屋子。东次间是卧房,西次间平时上锁,放着春家的贵重东西。明间做为全家会客及吃饭的厅。本来,春青阳想把正房让给体弱的宝贝孙女,或者已婚的独子住,但是谁也不敢这么不孝。在大唐,不孝是与谋逆位列同等的十大罪之一。。...

美人谋律

推荐指数:10分

《美人谋律》在线阅读

春家家境小康,在低级武官和军士混住的地段,春宅算得上数一数二的豪宅,四合院式的青砖大瓦房,门前有颗大枣树。本来是一进,但以土墙分隔成内外。

外门处很窄,东边的庑舍归老周头住,西边堆放杂物。内院正房三间,一明两暗,是春青阳的屋子。东次间是卧房,西次间平时上锁,放着春家的贵重东西。明间做为全家会客及吃饭的厅。本来,春青阳想把正房让给体弱的宝贝孙女,或者已婚的独子住,但是谁也不敢这么不孝。在大唐,不孝是与谋逆位列同等的十大罪之一。

内院的院子挺大,西厢一大一小两间。大间以八扇屏分隔,里面是春荼蘼的卧室,外面是她看书、做针线的地方,小间则是过儿的住处。紧挨着西厢房的,是间挺宽绰的厨房。东厢也是一大一小两间,归了春大山和徐氏夫妇。旁边的小东厢是小琴住着,外加存放了徐氏的嫁妆。

徐氏的娘不岔女儿嫁给一个带着女儿的鳏夫,又生怕徐家的银子给了春家花,亏了自己的女儿,所以嫁妆看着挺老多,但没什么值钱的。她平时带给女儿的吃用东西,也尽是只能徐氏用,别人却沾不到光的。

此时,争吵声就是从外门庑舍那边传来的。春荼蘼出门探看时,正巧徐氏也听到动静,从东屋里走出来。但见到春荼蘼,才迈出门槛的一条腿又缩了回去,摆明要她去处理。

春荼蘼暗中摇头,很是烦恼。

徐氏性格内向,而且为人糊涂。嫁到春家,就是一家人了,不管有什么想法,直接说出来就是,偏她扭扭捏捏,问上半晌也不吭声,只沉着脸在那儿赌气,看得人窝火。若逼得急,她就哭哭啼啼,摆出娇怯怯的样子来,让春大山怜惜,简直就像是牛皮糖,切不得、甩不得。现在什么时候了,她还有心思避嫌,任两个丫头在外门那儿吵翻天,就跟没她事似的。

“过儿,你什么意思?难道我就不担心老爷吗?”春荼蘼走到内门时,听到小琴怒问,“但再怎么着,规矩礼仪也不能乱,闹得像市井人家似的!”

“你少拿规矩两个字压我!”过儿冷哼道,“这都火烧眉毛了,你摆什么谱!不知道的,还以为徐家是公侯门弟呢,也不过就是商家,有两个臭钱而已。”

“商家也是良民!还是有钱的良民!”小琴的语气里有一丝轻蔑,“春家却是军户,世代承袭,老太爷还是在衙门做事的,将来如果家里丁员不足五人,后代连科考也不许的。我们徐家肯把女儿嫁过来,算是下嫁!”

“切,少说得情深意重。说到底,太太还不是贪图我家老爷的美*色!”

“你说什么?说你没规矩,你果然撒泼,可见你就是个没教养的野丫头!”

“规矩?你还敢跟我说规矩,徐家要是真格讲规矩的,太太也不会这样进了春家,亲家老太太更不会凡事都插一脚,到处瞎掺和!”

“闭嘴!”春荼蘼低喝一声,打断过儿,同时迈步走到外廊,看到外门倒还关着,不至于让邻居看了笑话。

“平时倒没看出来,一个个都是有本事的,背后编排起主家来。”春荼蘼冷冷的把目光定在小琴身上,“什么民籍军籍,什么春家徐家,什么上嫁下嫁,也是你一个丫头敢多嘴的?你即随你家主人进了我春家的门,生是我春家的人,死是我春家的鬼。就连想被放出去,也得看我春家点不点头!怎么?如今你是太太跟前得力的人,也想当家作主吗?”

不知是不是这两个丫头心虚的缘故,只觉得春荼蘼板着的小脸倒真有些令人不敢直视。小琴更是冒出一个念头:小姐自从山上滚下去,伤了脑子,在床上躺了足足三个月,脾气倒变得硬气多了,突然就不好惹起来,也不好糊弄了。

登时,小琴慌忙跪了下去,哆嗦着声音辩解,“小姐,奴婢该死,往后再不敢多嘴了。”

“说,到底怎么回事?”春荼蘼勉强压下火气问。

她前生是个精明强干的律师,性格是很好斗的,也没什么容人雅量。所以美剧里常把律师形容为鲨鱼,见面就亮牙,很凶残的。

但此斗非彼斗,上庭,在这里要叫上堂,就像上战场,拼的是实力、勇气和智慧,而不是内宅这些狗屁倒灶的烂事。再说了,她虽然擅长打官司,玩阴谋、耍诡计、习惯咬到别人的弱点,到死也不撒嘴的,可又实在不擅长人事斗争,也很不屑于此。

春家小小一户人家,三主三仆,总共也才六口人就这么多矛盾,若是重生在高门大户,岂不要累死烦死?但平时冷眼看来,这个家也确实过得不踏实,只是现在她没心思管这些。

“刚才小姐要奴婢找人帮忙,奴婢已经去了临水楼说项。”小琴低着头道,“方老板娘即刻叫了小九哥去衙门打听事,说好一会儿就送信儿来。偏过儿等不得,要亲自去看看。可是天底下哪有这样的事,已经托了人的,还要三番五次的催促不成?让人家怎么想?于是奴婢就不让她去,她不听,三言两语就吵嚷起来。是奴婢不好,闹到小姐了。”

小九哥是临水楼的伙计,与春家相熟,是个机灵的十六岁少年,很得方老板娘信任。如果是派他出马,说明方老板娘很关注这件事。不过话说回来,以方老板娘和春大山的关系,不用心才怪了。

“今天家里有事,你的错处先记下,回头再罚。先下去侍候太太,这里的事交给我。”春荼蘼瞄了过儿一眼,却没有责备。

小琴很不服气,却到底没敢多说什么,气哼哼地施了一礼,快步走了。

春荼蘼这才板起来脸道道,“过儿,你这个心里不藏事,嘴上不饶人的脾气可得改一改了。”

过儿知道自己冲动之下说错了话,低着头道,“请小姐责罚,奴婢就是怀疑她们主仆两个阳奉阴违,根本没去找方老板娘,所以才要再去看看。”

“我知道你心急,我爹出了事,难道我不急吗?可你也不能嘴上没个把门的。”春荼蘼低声教训道,“太太进门虽不光彩,知情的人却只有我们两家,如今你嚷嚷出来,丢的可不仅是徐家的脸,难道我爹脸上就好看?春家就有脸面了?再者,你一时图个痛快,可小琴不会把这话告诉太太吗?太太得知,自然怨恨你。她到底是当家主母,若存心要辖制你,你为我办事就会事倍功半,耽误我的工夫。她若糊涂起来,把怨恨加在我头上,会以为是我这个女儿给她这个继母暗中下绊子。家宅不宁就不说了,以后她不断在我爹面前哭诉,我爹这么疼我,又舍不得责骂,到头来岂不是他两面为难,受夹板气?还有,亲家太太不是个省油的灯,太太又什么都跟她说,那时她不会怪自己女儿不会管教奴婢,却会认为我们春家人联手欺侮她徐家女。等老太爷回来,她夹枪带棒的一通废话,还不是得他老人家听着?”

“奴婢错了,没想这么多。”过儿垂头丧气,真的后悔了,“奴婢真是错了,我就是一时忍不住。”

春荼蘼只感觉无奈。

过儿年纪虽小,却是个爆炭脾气,必须要磨一磨。不然以后有事倚仗她,忠心处虽然不用担心,可她被人略刺激一下就不管不顾,那等于在自个儿身边埋炸药。刚才就很不像话,连老爷的美*色这种词也说出来了。

但过儿对徐氏这么不客气,固然有骨子里的轻蔑,还是因为徐家老太太的所作所为。再者说过儿的怀疑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以徐氏的脾气,不夸张地讲,就算家里着了火,她也得先给她娘家去送信,问问她娘,是先救东屋呢,还是先救西屋?

“算了,以后你不管说话还是做事,都先在心里数上五下,不冲动时再动手动嘴。”春荼蘼点了一下过儿的额头,“现在罚你面壁,本小姐亲自在这儿等小九哥。”说完,她从杂物间搬了个小凳子来,就这么真眉瞪眼的坐在内门和外门的夹道上。

她心急如焚,却足足等到未时中,门外才传来敲门声。她本来自现代,又生在小门小户和风气开放的年代,虽然祖父娇宠,有丫鬟侍候,却到底没那么多规矩讲究,情急之下,自己打开了门,倒把临水楼的小九哥吓了一跳,连忙施礼,“春大小姐好。”

“进来说话。”春荼蘼一闪身。

小九哥是个机灵的,知道此时春大山被抓到衙门的消息已经传开了,不知有多少好事的人正盯着这处宅子,当下也不多话,快速进门。

那边过儿才要跑过来,又想起小姐的吩咐,快快的数了五下,过来拉住小九哥的袖子,忙慌慌的问,“我家老爷那边,到底情形如何?”

过儿又犯了急脾气,不过春荼蘼更急,也顾不得许多,直接问道,“告诉者是谁?可有人证物证,今天过堂了没有?我爹如何辩称的?受刑了没有?结果是什么?”

………………………………………

………………………………………

……………66有话要说……………

感谢大家,才上传来章就那么多评价票,书评区吱声的挺多。

继续求收藏,点击,意见反馈。特别是推荐票,在上架之前,大大滴需要。

群MUA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前言 第一章 并没有被奸到 第二章 怎么就不安生呢 第三章 老爷的美*色 第四章 衙门口,朝南开 新书发布公告 新书发布公告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