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无弹窗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首页 > 目录 > 《穿越之双子名捕》在线阅读 > 正文 《穿越之双子名捕》第7章

《穿越之双子名捕》第7章

梧桐阅读 2021-07-22 09:08:21
王德段子楼小说名字叫作《再次穿越之双子名捕》,提供更多王德段子楼小说目录,王德段子楼小说全集目录。再次穿越之双子名捕小说王德段子楼节选:王德听,王德时不时的都忍点点头,捋着他那极少的胡子。而袁威和衙门的一些其他的捕快也都进…...

王德段子楼小说名字叫做《穿越之双子名捕》,这里提供王德段子楼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穿越之双子名捕小说精选:武妤在县衙里折腾那件案子,武妍因为累了一天了要休息,看她忙着自己的,做事情正投入便让她自己做去了,她则回房睡觉。武妤分析着那卷案宗,不时的做一些笔记,而且在这期间她还连续想起一些关于别的案件的事情,时不时的翻找别的东西来看。刚到丑时的时候,武妤伸了一个懒腰,可是她忽然觉得大堂外面似乎有轻微的动静,因为她在案牍后面坐着,而面前点了一个油灯,一切都安安静静的,而在现代的时候她就喜欢自己一个人在安静的地方分析案情,或…

武妤在县衙里折腾那件案子,武妍因为累了一天了要休息,看她忙着自己的,做事情正投入便让她自己做去了,她则回房睡觉。

武妤分析着那卷案宗,不时的做一些笔记,而且在这期间她还连续想起一些关于别的案件的事情,时不时的翻找别的东西来看。

刚到丑时的时候,武妤伸了一个懒腰,可是她忽然觉得大堂外面似乎有轻微的动静,因为她在案牍后面坐着,而面前点了一个油灯,一切都安安静静的,而在现代的时候她就喜欢自己一个人在安静的地方分析案情,或者是有时候几个人一起讨论,而就在刚才她从书案上面抬头的时候,忽然看到门外闪过一个影子,而且庭院里还有轻微的动静,不知道刚才她是不是眼花了。

武妤冷静的坐在那里,注视了门外一会儿,门外也在没有什么动静,武妤眼神比较敏锐,滴溜溜的转了一周,随后她悄然起身,慢慢的沿着衙门大堂的内侧悄悄往门边移动。

走至门边,武妤悄悄的探出头来,向院子里看了一圈,发现院子里是静悄悄的,她一只手放在自己的腰间,双眸冷静,随时蓄势待发,这时候院子里的一颗桐树,因为十分高大,种在偌大的院子里也是遮天蔽日的,有几天树叶翩然的打着转落下来。

武妤嘴角扯起一抹冷笑,看来来人的轻功不低呀,这么高的树干他竟然能轻而易举的飞上去,而她,则不会轻功,不会这些古代人的轻功也没有像电视中那样倏尔消失,突然出现的样子,总之,只要他们移动的速度,人眼能看到,她就放心了,作为一个现代的刑警,她对自己打枪的枪法还是很自信的,毕竟在现代的时候她可是部队里面的佼佼者!

武妤将身上隐藏的手枪掏出来,然后笑着把玩着手中的手枪,将头慢慢的抬起来看向上面高大的树干轻声道:“你还不下来么?难道你要在树上蹲一夜?”

她话音刚落,就听见高处的树枝一晃,然后从树上面快速的跳下来一个人来,他一身黑色的夜行衣,蒙着面,手中握着一把剑,戒备的看着武妤,他似乎是认识武妤。

也是,这几日武妤和武妍在启县也算是很出名的了,除了那些人有很多不知道两人是女子组之外,有的以为两个人是一个人。而且这阵子以来,武妍和武妤也在启县办了不少棘手的案子,大家都已经对县衙里新来的捕快好奇到不行了!

所以眼前站着的这个一身黑衣的男子对武妤十分的戒备,手中的剑紧紧地握住看着武妤。

武妤对他微微一笑:“阁下是?”

“难道无极县的衙门最近几日没有来过什么人入住么?”那人不答反问道。

武妤疑惑的问:“能有什么人入住?难得你是在说我吗?”

“难道没有?”那人疑惑的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

武妤看向他,眼睛一眨,正色道:“对了,我们县衙现在已经正式改名叫启县了,以后请弄清楚再来吧,应该也不会有以后了,你掀开脸上的那块布让我看看长什么样,长得好看的话说不定我会放过你!”

武妤的态度活像一个嫖客。

那黑衣男子听到武妤说道无极县改名字的时候,眼睛一亮,他忽然弄明白了今天自己要来查探的事情的真相,而且他更加小心谨慎的看着她,看上去有立刻逃跑的趋势,武妤立刻举起手中的枪对着他,而那人则立刻往后面退了几步,正在武妤准备开枪打他的时候,这时候不远处响起了一个人打呵欠的声音。

“武妤,你还不睡觉!”是袁威的声音,他面容有些茫然的朝这边走过来,身上穿的衣服一点不规整,头发也乱乱的,似是刚从床上起来的样子,根本没有看到站在黑色的树影笼罩下的黑衣人的身影。

就在这一刻,那个黑衣人闪身翻过衙门的高墙离去。

武妤因为看了一眼袁威而丧失了机会,只能让他快速的逃走了,放下手中的枪,她看向袁威,“你干嘛啊?半夜了还不睡觉!”

袁威看着她一愣,然后不好意思的说道:“我...我就是半夜想起来你还没有休息,便前来看看你是不是太困了睡倒在这里了,没想到你还真的没有睡觉。”

武妤无奈的点点头,“很感谢你的关心,不过你刚才来的时候难道没有注意到我对面的树下还站着一个人吗?”

袁威吃了一惊,连忙往那边看,看武妤神色严肃的样子,他身上的困意立刻全消了,“你说的是...真的?!”

“刚才我在大堂内看案子,没想到有人潜入了衙门,正好我出去发现了,本来准备留下他,没想到被你出来打岔给逃脱了!”武妤解释道。

袁威立刻道:“现在应该还未走远,我去看看!”说完,他立刻朝围墙跑去,然后纵身一跃,跳上了围墙,又迅速的跳下去追去了。

武妤摇了摇头,心想估计着那人早就消失不见了,随后她觉得自己也很困了,便往后院走去。

走到自己的房间,打开门躺在床上就睡了。

第二天,武妤将自己昨天夜里对案情的分析讲给了县太爷王德听,王德不时的忍不住点头,捋着他那很少的胡子。

而袁威和衙门的一些其他的捕快也都进来了,自然他昨日没有将那黑衣人抓住,此时也报告给了王德,王德很是疑惑,怎么会有人来衙门里呢?而且还问出那样的话。

“武二,那个黑衣人真的是那样问的?”县太爷表情严肃的问道。

武妤很是厌恶他这样叫她,不过还是点了点头。

县太爷用胳膊支撑着脑袋思考了一会儿,随后道:“万一有什么事也不是我能担待的起的!”

“什么事县太爷?”武妍这时候走过来问道。

王德看了她一眼,随后道:“武大,你这几天要多多在段子楼那里巡视,一定不要让那里发生任何事,如果发生什么事,我一定拿你是问!”王德面容严厉的道。

武妍惊讶的看着他,话说县太爷很少这么认真过哈!难道发生了什么事还是要发生什么事?

“对了,武二,你也去!这阵子你们在那边守着!最好夜里也在那里住下!工钱的话我会给你们适当的提高一些的!”王德又道。

武妤点点头,心想这王德怎么回事,那么关注段子楼周边的安全问题?

“那...县太爷,段子楼几年前发生的那件案子已经调查清楚了,而且我坚定我分析的案情一定没有错误的地方,咱们是不是要去还死人一个公道了?”武妤道。

王德连忙摆摆手道:“这件事情等过一阵子再说!不着急!”

武妤只好不再说话,只是和武妍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心想县太爷今天实在怎么了?怎么有点不对劲呢?

但是显然大家都不知道。

早饭后,县太爷以要亲自视察为由,带着一个捕快出去了,而她们则收拾了一下,又在衙门内练了一会儿功夫才和众位捕快一起分好班,出去巡查的巡查,留在衙门守卫的守卫。

其实县太爷是直奔段子楼而去了,他知道皇上住在段子楼,昨天的黑衣人问出那样的问题,他觉得有些问题,不会是和皇上有关吧?如果皇上在启县出个什么意外,他不但官做不成,还要满门抄斩啊!这个罪责他可担不起!

到了段子楼,让捕快留在下面,他则自己一个人上了楼,来到君策的房间门口,敲了几下房门。

里面没什么动静,王德抹了抹额头上面的汗,耐着性子站在门口等,说实话他看到皇上,能离皇上如此之近,真是心生惶恐啊!

又敲了几下,房间内还是没有什么动静,王德将头贴近房门,试图听到里面发出点什么声音,可是没想到房门忽然被人从里面打开了,王德立刻一个趔趄,差点一头撞进去,随后他连忙站直,小声了叫了声‘皇上’!

君策这时候竟然穿了一身白色的亵衣,墨色的长发披肩,看上去俊逸清爽,面上带着点漫不经心,看到是王德时候,面上更是带着不耐,他以为是武妍武妤呢,还故意装作默不作声的样子。

王德一看到皇上的装束,立刻低下了头,这算不算是冒犯了天颜呢?

君策看了他一眼,转身走进房间,而王德则走进去,关上门,亦步亦趋的跟着他。

“王大人,找朕什么事?”君策懒懒的坐下来问道。

房间内除了君策外就没有别的人了,王德扫视了一圈,也并没有发现什么服侍的人。

王德颤巍巍的说道:“皇上,卑职担心皇上的安危,所以立即赶来看看皇上!”

君策无聊的道:“我看王大人是想让朕在启县的事情让大家都知道吧!”他说的语气很是悠然。

王德立刻跪下来道:“皇上,卑职没有这个意思,卑职实在是担心皇上的安危,若是皇上出了什么事,卑职真的担待不起啊!”他的声音都带着哭声了。

“你身为启县的县太爷没事来这客栈里,专门拜访一个客人,你觉得别人会怎么看呢?”君策冷笑道。

王德立刻不停的磕头,“皇上恕罪!皇上恕罪!卑职愚昧,因为一时担心皇上的安危,竟然忘记了这件事情,是卑职想的不够,卑职立刻滚出去!”

君策轻轻点头,“走吧!”

王德立刻爬起来,准备走的时候又回头道:“皇上,我选了两个捕快,来保护皇上,她们两个都有一种特别的方式抓捕犯人,绝对能保护皇上的安危!还望皇上恩准!”

“王大人,朕没事,你放心吧,就算朕出了什么事也绝对和你没有关系!所以你不用总是为朕担心,还是早点回去吧,对了,以后没有朕的准许不准来这里看望朕!更不准将朕在这里的消息透漏给他人”君策厉声道,他有腾保护就够了,而且他的身边有四个暗卫,怎么会有什么事呢?

王德看君策音调微微提高,早已不敢再说什么,只得默默的恭敬的退了出去。

君策看着关上的房门,心想今日那个有趣的捕快怎么没有来?

王德走出客栈后,用袖口连连擦拭脸上的汗水,这时候武妍和武妤走了过来,看到王德,立刻恭敬的打招呼。

王德无奈的看了段子楼一眼,叹了口气朝两人用不容置疑的语气道:“给我好好的保护好这片区域,什么事都不能发生!一刻都不能马虎!”

两人称是,王德便匆匆的离开。

“姐姐,那个色狼不就是住在段子楼里面吗?正好今天咱们在这边巡视,好好,等会我再去捉弄他,一定要让他好看!”武妤笑着看向段子楼道,那人还真有意思,不是好色吗?为什么几次遇到美人都那么的坐怀不乱?难道不是他所喜欢的类型?

“嗯,去吧,等会我也去瞧瞧去,说实话,那个色狼长得还真是不赖!”武妍啧啧了两声。

武妤一笑,然后朝段子楼那边走去。

而在王德走后,君策在房间内悠闲的坐着,这几日白天他都在街上体察民情,而腾今天早上则被他派出去执行任务去了,腾虽然很是不情愿但是因为他的命令不敢不从,只得走了。

君策手中端着一个杯子,他将手中的杯子举起来,抬眼看向杯子上面画的一幅画,那是一个女子,长衣翩然,云发纷飞,坐在一个松树下,面前放着一把琴,她的手放在琴弦上,表情很是惬意,画的一幅画很是传神,可见这段子楼什么东西都是精品。

看到衣着鲜艳的杯上女子,他的脑海里忽然浮现出武妤的面容来,她不穿捕快的衣服的时候,神色间看上去也是那样的妖媚,也是一样的迷人,尤其是眼睛,总觉得她的眼睛水灵清澈,像是在诉说着什么,让人不由自主的吸引进去。

她的笑容是那么自然,比起宫中的那些矫揉造作的女子,她的身上简直环绕着一股子仙气,虽然那仙气中带着妖媚。

君策忽然意识到,这几天他的脑海里总是浮现出她的面容,而皇后的那张端庄的容颜已经模糊,本来也是,他不喜欢皇后,只因为皇后是太后的侄女,而且又是重臣之女,他不得不迎娶她,他不爱去她的宫中,总觉得那宫里的香气太浓,让人心闷,而皇后对他的一言一语很是在意,他不喜欢被人牢牢地盯住,不管是明处还是暗处,总觉得皇后很是有手段和心机!

这时候,他做的的背后的窗户忽然被人打开了,而且快速的飞进来几个黑衣人,他们手中牵住绳子的一头,而他们的身影则总大街对面的酒楼里快速的飞进来,看到他们看到在客栈下面的武妍了,所以为了避开她,他们选择凑个窗户进入。

君策立刻站起身,拿起床边挂着的尚方宝剑,面无表情的盯着那些飞进来落在房间内的人。

总共飞进来了四个人,他们一直在暗中盯着君策,趁着皇上的近身侍卫腾被派了出去,他们便做出了这么个计划。

“你们是谁?”君策冷声问道。

“皇上,没有想到,九五之尊竟然死在了一个小县内!”其中的一个黑衣人厉声到。

“你们是怎么知道朕的身份的?”君策问。

“想知道自然就会知道了,而且,身为宋国的皇上,你也将要甍了,就不要问那么多了,等死后下地狱再去问阎王吧!”另一个人道。

这时候,房门忽然被人在外面敲了几下。

他们都一瞬间的摒住了呼吸。

君策手中执着剑,他虽然身为一国之君,但是小时候确实没有学过武功,恐怕真的如他们所说,身为一国之君的他要死在这里了,不过外面敲门的是谁呢?谁会来找他呢?难道是小二?

武妤站在门外,敲了几下,里面没什么动静,她刚才上楼的时候还问了客栈的老板,老板说今日她要找的客人没有出客栈,可是里面怎么没有人应呢?

武妤只好再敲了敲。

那几个黑衣人看了一眼房门,手中的剑越握越紧,慢慢的向君策逼近,他们必须尽快的杀掉他!

君策则将尚方宝剑横在自己前方,期望能抵挡一阵子。

早知道就不把腾派出去了,而且自己身边的那几个暗卫平日里隐藏在暗处,只有腾用特有的信号召唤之后,他们才会出来,腾现在走了,他们也不会知道他现在房间内发生了什么事。

武妤站在门外,心想他怎么不开门?难道做了什么坏事?怕她查到?

不会是真的有什么难以启齿的事情吧?武妤越想越觉得可疑,只是加大力量再次敲门,可是里面仍旧没有什么动静。

武妤冷笑几声,好呀,肯定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现在进去捉贼捉赃,捉奸捉双,正好!她笑着从腰间拿出一把刀来,朝门缝里面一插,用力往上一挑,里面的门栓立刻被她挑了起来,随后房门打开了。

武妤兴奋的冲了进去,可是刚一进去就立刻呆住了!

怎么回事这是?眼前这是什么情况?这么几个凶神恶煞身上带着寒气的黑衣人围住那个色狼是怎么回事?!而且色狼还一身亵衣拿这把剑冷静的盯着他们!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穿越之双子名捕》第6章 《穿越之双子名捕》第2章 《穿越之双子名捕》第1章 《穿越之双子名捕》第5章 《穿越之双子名捕》第7章 《穿越之双子名捕》第4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