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无弹窗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首页 > 目录 > 《穿越之双子名捕》在线阅读 > 正文 《穿越之双子名捕》第5章

《穿越之双子名捕》第5章

梧桐阅读 2021-07-22
武妍武妤小说名字叫作《再次穿越之双子名捕》,提供更多武妍武妤小说大结局,武妍武妤小说结局是什么。再次穿越之双子名捕小说武妍武妤摘选:武妍仔仔细细的仔细观察着君策的动作,意外发现他**脱略的外表下动作还如果优雅高贵,武妍想,越是这种富…...

武妍武妤小说名字叫做《穿越之双子名捕》,这里提供武妍武妤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穿越之双子名捕小说精选:说话期间,武妍仔仔细细的观察着君策的动作,发现他**形骸的外表下动作还那么优雅,武妍想,越是这种富贵子弟,心中越是龌龊,没想到像他这样的公子哥竟然男女通吃!武妍悠然的为自己倒了一杯茶,端起茶杯,朝君策抛了几个媚眼过去,君策端着茶杯的手一滞,不去看她的眼睛,宫中什么样的女子没有,偏偏没有她这灵动的眼睛,虽然她的眼眸几次遇到的时候都不一样,不过他心中觉得,昨天在大街上见到她的时候,她那种狡黠的目光最能抓住人的心。武妍…

说话期间,武妍仔仔细细的观察着君策的动作,发现他**形骸的外表下动作还那么优雅,武妍想,越是这种富贵子弟,心中越是龌龊,没想到像他这样的公子哥竟然男女通吃!

武妍悠然的为自己倒了一杯茶,端起茶杯,朝君策抛了几个媚眼过去,君策端着茶杯的手一滞,不去看她的眼睛,宫中什么样的女子没有,偏偏没有她这灵动的眼睛,虽然她的眼眸几次遇到的时候都不一样,不过他心中觉得,昨天在大街上见到她的时候,她那种狡黠的目光最能抓住人的心。

武妍喝完茶,贼贼的笑了两声,然后起身快速的下楼了。

坐在角落里的君策的侍卫松了一口气。

还未待君策的视线从楼梯转角出收回来,便看到相同的一个人又出现在楼梯拐角处,看到他的时候,她嘴角一扬,却已经不是刚才穿的捕快的衣服,而是一身嫩绿色的裙子,看上去清新充满了生气,让人感到舒心。

君策吃了一惊,坐在角落里的侍卫更加的吃惊,她怎么换衣服这么快?这时候还不应该走出茶楼的吧?怎么这么快?!!

而事实上,这次来的是武妤,她本来就在一楼坐着等武妍,武妍下去之后,她便上来了。

“公子~”武妤对他微微一笑,算是打了声招呼,随后莲步轻移来到他的面前,坐下来,动作比之刚才君策看到的温婉了不少,他心想,似乎它只要换上寻常女子的衣服就会变得美艳许多,但是穿上捕快的衣服的时候,又有一种英姿勃发的感觉,总是根本就是两种感觉。

“武小姐,你...”君策眼眸中带着疑惑。

“怎么?难道公子一会儿不见我,就想我了吗?”武妤故意将身子前倾,神色间带着似有若无的暧昧。

君策微微一笑,抿了一口茶之后,道:“难不成武小姐对我有意思?”

武妤顿时笑的极其的娇艳,朝他抛了一个媚眼后道:“公子看出来了?奴家还真是不好意思说出口呢,公子不是说要带奴家走吗?可是公子怎么一见到奴家又不理人家了?”武妤说话的时候软绵绵无力的样子,表情和动作格外的柔媚,看上去真是面面俱到。

武妤心想,他现在怎么这么淡定?不调戏良家女子了?难道是识破了她和姐姐的计谋?

“呵。”君策轻笑。

武妤换了个姿势看着他道:“公子,其实那天在街上,我看到你的时候真是心跳漏了半拍呢,公子长得这么玉树临风,气质迥然,非寻常人可比,我一眼就喜欢上你了,公子觉得我长得怎么样?奴家可是很会服侍人的!”武妤再次娇羞着说道。

而君策的心早被她那勾人的眼神和软绵绵的话语撩的心中荡漾,可是他自制力还是很高的,她对自己的态度前后截然相反,那次在大街上不是执意要将他带回衙门吗?

“原来你也和烟花女子一样而已。”君策故作高冷的道。

武妤轻笑,“难道公子喜欢的不是这样的吗?”,她想了想道:“难道你喜欢男人?!”说完,她更加来了趣味。

“大胆!朕...我怎么会喜欢男人?!本公子只是不喜欢你这样的庸脂俗粉罢了!本公子在大街上随意的拉过来一个女子都比你长得好看!”虽然他语气这么高冷,说出这样的话,但是其实他心中想的是没她好看,她的姿色确实是属于中上等的,如果好好装扮一番,恐怕也是一个沉鱼落雁的美人,只是她现在的样子看着自己,显得有些妖气,那一双媚眼勾着他,如果不是他自制力好的话,恐怕他真的要沉沦了!

“哦~”武妤将那个哦拉了好长,随后笑道:“既然这样,那就好办多了。”凭男人那狗改不了吃屎的脾性,她一定会让他露出自己的本来面目的,以防止他染指更多的女子!既然他防着她,那么别的女子他应该不会防着吧?呵呵!等着瞧吧!

这时候,捕快王二快速的跑上楼来,看到武妤,马上走到武妤面前,着急的道:“二公子,县太爷让你赶快回去,我刚才在街上见到大公子了,也通知了她,大公子便先回去了,让我来这里来找你。”他摸了一把头上的汉,神色焦急。

武妤立刻站起身来,语气冷沉的道:“出事了?”

王二立刻点头,“城东死了两个人,是犯人的父母,而犯人现在将他的妻子孩子绑起来关在房间内,想要烧死他们,县太爷刚刚接到报案,便带领袁捕头去了,县太爷怕那犯人狡猾,万一伤到他的妻儿,所以县太爷特意吩咐说让你和大公子带上特殊武器。”特殊武器就是指的那把枪,自从她们加入捕快之后,县太爷似乎把希望都寄托在了她们的那两把枪之上,无论碰到什么案子,有些他们都有把握,还是让她们两个赶紧去,看来被人依赖也不是太好哈!

武妤看了君策一眼,抛了个媚眼道:“公子,等着奴家回来哦!”说完,她神色顿时恢复了正常,不再有嬉戏,快速的雷厉风行的走下楼去,王二诧异的看了一眼武妤又看了一眼君策,也快速的跟着武妤走了下去。

晚饭十分,君策坐在酒楼里,听到周围的顾客们都在讨论着白天的那件案子,一些人兴奋的说那件案子已经结了,犯人赵虎被抓了,他的妻儿也被救下来了,可惜的是他的一双双亲都丧命在他的手下。

君策边吃饭边安静的听着。

随后他听到有人说道:“我看呐,咱们无极县现在的破案能力是越来越强了!最近衙门里来了两个新捕快!每次县太爷破案都少不了她们在身旁!”

另一个人连忙接上话道:“是啊!那两个捕快简直是无极县的骄傲,据说前阵子那一伙抢劫的强盗也是他们两个帮忙抓获的!”

“唉...是真好看!看上去两人都没有娶亲的样子,我要是能把我女儿许配给其中之一就好了!”一个中年老汉叹息道。

“呸!牛老汉,你女儿才配不上那两个年轻捕快呢!”

“是啊!牛老汉,你以前不是说想要把女儿配给袁捕头吗?怎么现在改变注意啦?”另一个人嘲笑道。

随后一桌子人都大笑起来,因为她们都知道牛老汉的女儿春枝长得不好看,怎么可能会嫁给捕头呢!

牛老汉郁闷的喝了几口酒。

“听说那两个新来的捕快有特殊的武器,东城的薛老二曾经看见过,他说那两个捕快手中都拿着一个黑色的东西,指着强盗,那些强盗离捕快很远,可是在她们拿武器指着他们,发出一声响声之后,他们就倒在地上死去了。”

“真的假的?”有人问。

“嘘,我听说这两个捕快会仙术,是天上降下来的天神!”其中一个人神神秘秘的小声说道。

那些人的声音顿时小了下去,几不可闻。

君策看了他们一眼,吃完饭后,便摇晃着扇子悠然的上楼去了。

暗中保护在他身边的侍卫,也悄然的来到了他的房间内,随后关上门。

“我这几日见到的那个女子就是衙门里新来的捕快吧?”君策文道。

侍卫点头。

“呵呵...看来她还有一些手段!还有另一个捕快呢?”君策笑了一下,又道。

侍卫恭敬的答道:“回主子,另一个捕快属下并无查探出来是谁,不过属下能肯定,主子今天在茶楼里看到的那位女捕快的轻功一定非常的好,来去无踪的,属下在无极县的时候看到她好几次。”他想说,她穿的衣服也换来换去的,今天简直让他心塞,他当皇上身边的暗卫那么多年,为皇上查了那么多的人,可是从来没有人像她那样,神秘莫测!他现在想到的也只能是这四个字!

本来今日在大街上看到了那个穿嫩绿色裙子的女捕快,可是当他偷偷到了无极县衙门后,却发现她穿着一身捕快的衣服站在院子里和人说话!

君策点点头,想了一会儿道:“你有空继续查,朕要歇息了!”

暗卫退后散步从窗户处快速跳出去。

第二天。

武妤和武妍来到青楼,两人一边是想看看古代的青楼是怎样的,一半是想来找一个才德兼备的女子,然后指派给她一个任务!

进了青楼,青楼里的老鸨认识她们,而且青楼的女子大多数也认识她们,因为她们两个人在这无极县已经出名了,看到两人进来,顿时上来了好多浓妆艳抹的女子,抱着的抱着,捶肩膀的捶肩膀,端茶的端茶,老鸨也高兴的走上前来亲自奉茶。

她们这做生意的当然要和官府的人搞好关系啊!听闻这两位捕快可是深的县太爷的看重呐,她们也要好好孝敬两人一下才行!

老鸨甩着手绢,抿着嘴,笑的乐呵呵的,“两位官爷!今日怎么有空来我们一红楼啊?我现在找两个姑娘好好伺候两位吧!”

武妍立刻一挥手,严肃的道:“不忙,你让她们先退下去吧!”

老鸨看她一脸正色,心里直泛嘀咕,不过还是一挥手让那些姑娘下去了。

武妤笑着看向老鸨道:“秦姨,这一红楼的生意可真是好呐!”

老鸨谦虚的笑了笑,心想难道是要钱来了?她正准备招呼一边的下人去拿银子来的时候,就听到武妤笑着继续道:“我们兄弟二人今天来此不是为了寻花问柳的,所以秦妈妈不要误会,我们来这里是为了办案!”

“官爷办什么案?我们这里可没有做什么违纪乱法的事情呐!”老鸨立刻焦急的解释道。

武妤又是一笑,“瞧秦妈妈急的,看来是我说话的方式不对,让秦妈妈误会了,我们来不是找一红楼的麻烦的,今日来是有一件事情要秦妈妈帮忙。”

老鸨听完才安下心来,笑道:“奴家能帮官爷什么忙?!”

武妍扑哧一笑,不过仍旧像男子那样,豪迈的坐着,而武妤则微微一笑道:“秦妈妈,你看我长得美吗?”

老鸨一愣,脸色尴尬的点头。

“唉!”武妤叹息,“身为男子,长相竟是那么的阴柔,着实不好,幸好县太爷赏识,让咱们做了捕快,能为这无极县的人们出一份力,我今日来是想见一见这一红楼的头牌!”

老鸨立刻让人去请头牌过来。

这时候,武妍对老鸨道:“为了帮助县太爷办案,我们兄弟俩也是日夜辛劳,这不,又有新的案子了,我们想要用美人计引诱出背后的犯人,还请秦妈妈借一红楼的头牌一用!”

老鸨一愣,随后道:“两位官爷,这可使不得!若是弱柳姑娘有什么闪失,那我们一红楼还拿什么做生意啊!”引诱犯人出来,也可能是姑娘送命过去啊!

武妍笑了一下道:“不急,你先让这里的丫鬟将二公子打扮一下,化妆成女子,看看再说!”

老鸨虽然不知道两个人心里卖的是什么药,但是还是依言给武妤打扮了一下,又让她换上了女装,等武妤从另一个房间出来的时候,老鸨看着她那张花容月貌的脸,简直是直了眼!房间内的弱柳也看愣了,只有武妍笑眯眯的坐在那里,看来她们俩的脸果然还是不错的啊!主要是爹娘生得好!

“怎么样?秦妈妈。”武妍问道,武妤还站在原地转了个圈,朝着她们微微一笑。

老鸨答道:“竟然比弱柳姑娘还要妩媚,这......”可他是男子啊!如果是女子就好了!

武妍道:“秦妈妈,我们借用弱柳姑娘一下,让弱柳姑娘办件事,如果弱柳姑娘有什么意外,你放心,我家中还有一个妹妹,和我这弟弟长得也是一模一样的,到时候我拿我妹妹赔给你!”

秦妈妈哪敢回答呀,连忙笑着道:“不敢!”

“什么敢不敢的,你放心好了,我说话是算数的,况且有我们在弱柳姑娘又怎么会有事呢?”

老鸨最后只得答应了两人。

武妍和武妤带着弱柳出了一红楼,武妤和弱柳均带着面纱。

武妍早就查到了君策的住址,她们正是去君策住的地方。

看来他着实是有钱人啊,住的地方那么豪华,是无极县里最好的客栈,一天收二十两银子,她们的工钱一个月才五两银子,真是比不得!

来到那家客栈外面,武妍吩咐弱柳道:“我让你去引诱一个人,你放心,如果他真的对你有兴趣的话,你就喊,听到你的喊声,我们便进房间去救你!”

弱柳不说话,看上去有些害怕,万一要是什么凶恶的犯人怎么办?她还想要命呐。

“你先去引诱他,如果他没什么反应,那么就由我来!”武妤道。

弱柳只得心中忐忑的走上二楼。

来到君策住的房门前,她轻轻的敲了几下。

这时候,君策正在床前站着,低头看到下面的大街上,站着一个捕快,正是武妍,她站在那里,看着客栈的入口,脸上带着得意的笑,站了一会儿,便朝前面走去。

君策听到有人敲门,便命属下打开门。

向外面望去,门口竟然站着一个俏生生的女子,她明眉皓齿的看向房间内,神情中带着丝怯弱,当她的目光落在君策的脸上的时候,顿时羞红了脸,实在是没想到衙门里想要抓的人竟然是这么俊朗的男子!早和她说清楚她不是早来了嘛!

她踏脚走进去,侍卫一愣,不知道该不该拦,看自家主子没说话,便静静的伫立到了一边。

“公子~”弱柳娇声叫道。

“这位小姐,认识本公子?”君策看她的神色,轻笑一声,拿起枕边的扇子,青袍一撩,在一个椅子上面坐下来,似乎丝毫没有被弱柳那弱柳扶风的身姿和沉鱼落雁的容貌所吸引。

弱柳看他如此神态,倒是自己先乱了阵脚,她轻声道:“公子,我前日在闺阁里坐着刺绣,往下面看时,恰好看到公子从楼下经过,奴家心生仰慕之情,便想来看望一下公子,还请公子不要怪我唐突。”她微微一笑。

身为一红楼的头牌,也不是白白的当的,那可是有一定的实力的!

平常的一颦一笑,就能将客人迷得神魂颠倒,可是他却是平静的打量着她。

“哦,原来是美人仰慕本公子,本公子又怎么会怪你呢?只有美人自己一人前来吗?”

弱柳点头,“是,毕竟女子的名声还是很重要的,不便让外人得知。”她脸上露出娇羞之色。

君策站起身,缓缓的走至她的身边,他每走一步,弱柳的心便跳的快一分,他身上的尊贵之气和气场,让她不由得自行惭愧,心想,这样的人中龙凤一般的男子,又怎么会是犯人呢?

“原来是这样,既然是这样,那么本公子又怎么会拒绝美人呢?”他笑着伸手捉住她额前的一缕长发,把玩了一下。

这时候,弱柳一个没站稳,‘不小心’的倒在了君策的身上,君策用手一扶,两人距离的很近,弱柳两手紧紧地抓住他身上的衣服,贴近他,闻着他身上好闻的香气,几乎被迷惑的忘记了自己来这里的目的!

说时迟那时快,房门忽然被人从外面推开了,一脸得意的武妤这时候走了进来,双手‘啪啪’的拍着,“光天化日之下,竟然调戏良家妇女!这次我不抓你是不行的了!”

君策面色闪过诧异,很快,他捂住自己的胸口,不住的喘气,侍卫连忙走上前去,将歪在他的身上的弱柳一把推开,然后伸手为君策拍了几下后背,沉声道:“公子,你身上的病是不是又犯了?”

君策缓缓答道:“咳...咳...是吧,我不能闻花粉,这女子是谁?咳...咳...一定是有预谋的,她一定是别人派来的,目的是想让我划花粉中毒....咳...咳...”

武妤睁大了眼睛望着他们,一时不知道他们两人一唱一和的说的是真是假!

这时候被推开的弱柳,担忧的看向君策,然后不满的看向武妤道:“武捕快!你怎么能让我害这位公子,这位公子一看就是好人,我真是不该来!公子,奴家向您说声对不起!”说完,她华丽丽的出去了。

武妤愣在那里,随后冷笑了一声,没想到这年头长得好就是好,就算是坏人也能得到别人的原谅。

“哈哈!”这时候的君策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好笑的看着她,扇子哗的一下子挥开,满面得意的笑容,哪还有刚才那弱不经风文弱书生的样子?而他的忠心的侍卫也拿着剑站到了一边,面容不经不变。

武妤无语的看着他那长清逸的脸,“你演技挺高的嘛!”武妤鄙视道。

“彼此彼此!”君策拱手道。

“你怎么看出来的?”

“本公子只是觉得这不是偶然,虽然你这几日总是向本公子表白爱慕之情,本公子对你不屑一顾但是刚才的那个女子一看就知道她在撒谎,她必定不是那种大家闺秀吧!”君策道。

“呵呵...你还挺会判断!”武妤在椅子上面坐下来,随后扭头对站在那里当柱子的侍卫道:“喂,你先出去,我要和你主子说几句话!”

那侍卫闻若未闻,仍旧站在那里。

“莫非是不敢了?怕我把你主子吃了?”武妤冷笑道。

君策挥挥手示意侍卫腾出去,腾望了武妤一眼,但是主子有令,他不得不走出去。

看到腾走出去,武妤笑着把门关上,转过身来,看向坐在凳子上面安然的君策,她嘴角扬起一抹得意的笑,然后开始解自己的腰带。

君策吃了一惊,道:“你为了引诱本公子真的是想法设法啊!你究竟是有什么目的?”

“没什么目的,只是不想让你这样的纨绔子弟色狼痞子逃脱而已,上次将你抓回衙门,县太爷竟然将你放了回去,我可是不甘心呐!”武妤边说边将自己自己的外衣解下来。

“难道你想让上次的事情成真之后,将本公子再抓回去?”

“你想得美!”,武妤笑了笑,忽然对着房门口喊道:“救命啊!救命啊!这位公子要对我无礼!救命啊!你放开我!放开我!”武妤边喊边笑着去拉君策的衣衫。

君策连忙躲过去,武妤就在后面追,这时候侍卫腾从外面猛地开门走进来,然后毫不怜惜的抓起武妤,拎着她把她丢在门外,又迅速的关上门。

武妤无语的看着关上的房门,这时候别的房间里有不少人伸出头来看向她这边,武妤将自己的衣衫遮盖好,这时候小二跑了上来,看到她‘慌乱’的样子,连忙跑下去叫来了掌柜的,掌柜的真以为武妤被侮辱了,便让人敲门,可是里面却没有什么声音,最后小二将房间的锁给弄坏了才将门打开,可是里面却没有什么人,而且窗户也好好的关着。

武妤顿时冷笑,好啊,真能行,竟然耍她!

“姑娘,这里面根本就没有人呐?”掌柜的疑惑的看着她。

武妤张张嘴,没说话,气呼呼的朝楼下走去。

掌柜的和小二都一脸疑惑的望着她,“掌柜的,您看她像不像咱们无极县的那个新来的捕快?”掌柜的不由得点头:‘像。’

实话说,简直是一模一样,但是他们两个还不敢随意的说衙门里的人!

......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穿越之双子名捕》第6章 《穿越之双子名捕》第2章 《穿越之双子名捕》第1章 《穿越之双子名捕》第5章 《穿越之双子名捕》第7章 《穿越之双子名捕》第4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