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无弹窗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首页 > 目录 > 《蛮王的崛起》在线阅读 > 正文 《蛮王的崛起》第二章 火王燎原

《蛮王的崛起》第二章 火王燎原

阅读王 2021-05-02
陈天赐杨如海般小说名字叫作《蛮王的崛起》,提供更多陈天赐杨如海般小说全文深度阅读,陈天赐杨如海般小说全文在线深度阅读。蛮王的崛起小说陈天赐杨如海般节选:陈天赐跪在碧落底下,虔诚地的燃香,跪拜,磕了八个响头。 陈天赐是杨如海般的弟子,是…...

蛮王的崛起

推荐指数:10分

《蛮王的崛起》在线阅读

陈天赐杨如海小说名字叫做《蛮王的崛起》,这里提供陈天赐杨如海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蛮王的崛起小说精选: 陈天赐跪在碧落底下,虔诚的焚香,叩拜,磕了八个响头。 陈天赐是杨如海的弟子,是杨如海从小养到大的弟子,几乎可以算作是杨如海的儿子。所以,近乎子承父业,杨如海是刽子手,陈天赐自然也要做刽子手。 刽子手这种职业,是下九流之一,与娼妓、戏子、师爷、神棍类似,极为人瞧不起,人们常说只有长得丑恶、品行不端的人才会去做刽子手,所做之事耗损阴德,断子绝孙。 其实杨如海长得并不丑,也不凶恶,陈天赐长得就更不丑,更不凶恶了。刽子手的薪酬是很…

陈天赐跪在碧落底下,虔诚的焚香,叩拜,磕了八个响头。

陈天赐是杨如海的弟子,是杨如海从小养到大的弟子,几乎可以算作是杨如海的儿子。

所以,近乎子承父业,杨如海是刽子手,陈天赐自然也要做刽子手。

刽子手这种职业,是下九流之一,与娼妓、戏子、师爷、神棍类似,极为人瞧不起,人们常说只有长得丑恶、品行不端的人才会去做刽子手,所做之事耗损阴德,断子绝孙。

其实杨如海长得并不丑,也不凶恶,陈天赐长得就更不丑,更不凶恶了。

刽子手的薪酬是很高的,除了薪酬,往往还会有犯人家属送上红包,求他们动作利索,不要让犯人临死前还吃苦——杨如海刀法精准,绝不收犯人家属的红包,从来都是一击毙命,给犯人来的痛快,越是如此,越是有人上红包给他。

一般的刽子手,拿了薪酬之后,都爱吃喝嫖赌,毕竟很难成家,只能图乐,而杨如海在经历了獭怪的事情后,对女人算是绝了念想。念及那道士的好处,杨如海每每在拿了薪酬以后,便去周济穷人,在家里也吃斋,不沾酒肉,以积阴德。

可见,杨如海的品行也不算不端,只不过,他确实没有讨来媳妇,没有后嗣,算是断子绝孙了。

陈天赐在不到一岁的时候,被亲生父母给抛弃了,就丢在了杨如海的家门口,杨如海瞧见了,眼见可爱灵动,就抱回了家里,看着孩子,杨如海有说不出的欢喜,认为这孩子是天赐的礼物,所以就起了个名字,叫做“天赐。”

至于姓氏,陈天赐被抛弃的时候,有块被褥包裹着,里面有张字条,写了陈天赐的生辰八字,也写了他姓“陈”,于是就叫做陈天赐。

陈天赐的身世,杨如海没有瞒着,打小就告诉了他。所以也不让陈天赐叫自己“父亲”,而是叫“师父”。

陈天赐跟着杨如海,学不来别的本事,除了刀法——杀人砍头的刀法。

今天是陈天赐二十岁生辰,杨如海恰又接了公务,官府指定由他来砍一个穷凶极恶之徒的脑袋。杨如海倒是不以为意,跟监斩官打了招呼,说自己徒弟是时候出师了,要让陈天赐去代替自己行刑。监斩官不同意,杨如海奉上一个红包,监斩官笑纳之余,自然改口同意。

在陈天赐出门的时候,杨如海还特意交待道:“天赐,记好了祖师爷传下来的规矩,砍头的时候,看准了落刀处,就立刻下手,不要犹豫!收工以后直接就走,不能回头!判斩刑的人怨气很大,死后必生冤魂,你要是回头,元气就会被死人的冤魂给勾走了!”

陈天赐点点头,表示记住了。

杨如海又说:“收工以后,到了公门里向上官汇报交差的时候,要让衙役多打你几下板子,驱走秽气!打的皮开肉绽也不要喊疼,回来我给你敷药!”

陈天赐又点点头,说:“我记住了,师父。”

陈天赐要走,杨如海又喊住他,说:“听说你要砍的那个犯人穷凶极恶,你怕不怕?”

陈天赐挺直了胸膛:“不怕!”

“去吧!”看着陈天赐远去的背影,杨如海摇了摇头,道:“这孩子,从小教他杨家祖传的刀法,招式全都学会了,但是体内的气,却是一点也没有凝聚成功。唉……可能跟我一样,天生就是废料,只能做个刽子手了。”

原来,杨如海的远祖是位玄门中修炼古武玄术的绝顶高手,在凡夫俗子眼中,如同神人般的存在。只可惜,想要修炼玄门玄术,不但需要聪慧过人,还需要躯体的资质过人。脑子聪慧,能可以悟透玄术,躯体资质过人,能够凝练玄气,玄气和玄术决定了玄门修行者的道行高低!

杨如海的身体资质就是一般,很难凝聚玄气,因此并没有学到祖上本事中十分之一,他传授陈天赐的时候,也发现陈天赐无法凝聚玄气,身体资质似乎比自己还差,不禁感慨:“真是一代不如一代啊……”

且不说杨如海,还说陈天赐,他嘴里说是不怕,但是在去刑场的路上,陈天赐就开始有些紧张了。

他一路低着头走,心中反复的想自己要砍的人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人,冷不防撞上一人,满鼻子幽香,定睛一看,见是个目中含烟带水俏生生天仙似的姑娘,不由得痴了一痴,脸早就红了,正呐呐的想说声:“对不住。”旁边早有一个短须男人劈手朝他抓来,喝道:“走路不长眼睛么!?”

那天仙似的姑娘说道:“没事,不要为难人家。”

那短须男人狠狠的瞪了陈天赐一眼,和那天仙似的姑娘快步去了。

陈天赐目视着那姑娘的背影,心中暗忖道:“师父常说,越是漂亮的女人就越是不能招惹,尤其是不能和她们睡觉,因为会被吃掉。呃……”

胡思乱想了片刻,陈天赐觉得被这美人吃掉的感觉应该也还不错,然后又朝刑场上走去。

到了刑场上的时候,陈天赐开始哆嗦起来,他并不胆小,只是怯场。杀鸡宰鹅虽然难,学学也就会了,杀人这种事情,即便是学了,也未必会,即便是会,也未必敢,更何况,陈天赐平时练得都是砍木头人。

这一次要处决一批犯人,都是造反的贼人,一共有十一个人,这十一个人,每一个都来头不小。尤其是陈天赐要砍的那个人,他比另外那十个人加一起还要来头大,这个人叫做燎原。

燎原听起来像是个号,不是名字,但他真正的名字已经很少有人知道了。

他原本姓钟,叫平生,可现在,人们只知道他是燎原,火王燎原!

这四个字,一听就威风霸道的很,可是跪在刑场上的燎原却一点也不威风霸道。

跪在刑场上的燎原狼狈异常——他的琵琶骨被一条很粗的铁索穿着,他的泥丸宫上还贴着一张金光灿灿的金符,他的手腕上、脚踝上也都锁着精钢打造的镣铐,全都又粗又长!

这也正说明了燎原的本事太高,不这样对付他,恐怕会让他逃走。

燎原虽然很狼狈,但是气势还是很足,他跪在那里,却仍然挺直了腰板,目光亮如闪电,整个人威武如同雄狮。

陈天赐本来就发憷,瞧见了这样的人,瞧见了这样的阵势,更加有些不安。

午时三刻快到了,监斩官喝道:“预备行刑!”

十一个刽子手,连同陈天赐在内,都齐刷刷的举起了大刀,看准了犯人的脖子。

午时三刻已到,监斩官扔下朱批令牌,喝道:“斩!”

十一口刀都砍了下来!

十颗头颅也滚滚落地——只有陈天赐的刀还没有落下,也只有燎原的头颅还没有落地。

监斩官勃然大怒,骂道:“你他娘的干什么呢!?快砍他的脑袋!”

陈天赐脸色惨白,嗅着一股血腥味,瞧着地上乱滚的人头,胃里忽然翻江倒海!他的鼻孔张得极大,使劲呼吸着,强忍着不吐出来,那刀,无论如何也砍不下。

陈天赐为人并不胆小,恰恰相反,他的胆子很大,可是现在,他既觉得害怕,又觉得恶心。

从前练习刀法的时候,杨如海曾经让他斩过鸡头,也砍过木头,但无论鸡头还是木头,毕竟都跟活生生的人都不一样。

杀人,跟胆量大小的关系其实并不很大,跟经验关系很大。没有杀人经验的人去杀人,胆子再大,也很难下手。

陈天赐就是这样。

监斩官又骂道:“混账东西,快砍啊!”

陈天赐的手微微颤抖,刀都快掉了,仍旧是下不了手。

那燎原反倒是笑了,道:“小兄弟,只管下刀,我都不怕,你怕什么?”

陈天赐不语。

就在这时候,法场外一声巨响,大地震颤,所有人都是一呆。

燎原却大喜,道:“是火药爆炸的动静,救我的人来了!”

顷刻间,四下里浓烟滚滚,杀声动天,似乎有千军万马冲了过来!

监斩官惊得面无人色,喊道:“有人劫法场了!快来人啊!”

陈天赐更慌张了。

一群蒙着脸的人骑着高头大马从硝烟中冲了进来,直奔燎原和陈天赐那里去。

为首的人仗着一把快剑,恶狠狠的去戳陈天赐,陈天赐的刀在这时候才落了下来,在剑锋上一磕,那人“咦”了一声,腕子一抖,耀出无数剑影,将陈天赐彻底笼罩在其中!陈天赐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厉害的剑法,只觉得浑身寒气森森,眼前阵阵恍惚,眼看就要毙命当场,火王燎原忽然喝道:“住手!”

那人急忙收住了剑,陈天赐这才逃过了一劫!

陈天赐已经懵了,不是被那人的剑法吓懵的,而是因为他瞧见了一个人影,嗅到了一股香味,整个人就懵了。

一匹红马上,骑着一个人,拿着一柄剑,也蒙着脸,只露出了一双眼睛,一双含烟带水的眼睛,陈天赐知道,是那个天仙似的姑娘到了。

他从声音里也听了出来,刚才仗剑要杀自己的人就是那个骂自己走路不长眼睛的短须男人。

此时,短须男人伸手去摘燎原泥丸宫上的金符,还没碰到金符,那金符上便闪出一道光芒,只听“嗤”的一声响,那短须男人惊呼一声,整个左手已经结了一层的冰!

燎原道:“这是玄王境界的金符,你碰不得!”

短须男人急道:“那怎么办?!”

燎原正要说话,身旁的陈天赐忽然“哇”的一声,就吐了出来。

正好就吐在燎原的身上,淋了燎原一头。

燎原一愣,道:“兄弟,你下回别吃那么多葱成吗?”

陈天赐赶紧捂住了嘴。

“混账东西!”短须男人大怒,提剑又要去杀陈天赐,却忽然听见“嗤”的一声轻响,回头看时,只见燎原泥丸宫上的金符竟然在冒烟。

“快把我琵琶骨上的铁链拔掉,我自己来破!”燎原喜道:“那小兄弟的呕吐物含葱太多,冲淡了这金符的法力!”

“火王大人……”短须男人略有迟疑,燎原喝道:“快点啊!”

短须男人便伸手去抽,血淋淋的把铁索抽了出来,燎原就直挺挺的站着,眼睛不眨,眉头不皱,连吭都不吭,陈天赐暗想:“此人当真是条汉子!”

“哈哈……呕!”琵琶骨上的铁索抽掉了以后,燎原如释重负的笑了两声,冷不防一片没有消化完全的葱滑落进嘴里,燎原一阵恶心,也差点吐出来,连忙止住笑声,“呸”了一口。

他缓缓站起,目中精芒如电,一张脸,瞬间变得通红如火,两边耳孔中,隐隐有烟气冒出来,陈天赐吓了一跳,叫道:“你着火了!”

短须男人骂道:“闭嘴!”

蓦然间,燎原大喝一声:“破!”

一道火焰从泥丸宫中冲出来,那金符立时化作飞灰!

“这……”陈天赐看的目瞪口呆!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蛮王的崛起》第六章 双秀争宠 《蛮王的崛起》第六章 双秀争宠 《蛮王的崛起》第八章 火王夜宴 《蛮王的崛起》第八章 火王夜宴 《蛮王的崛起》第三章 师父之死 《蛮王的崛起》第三章 师父之死 《蛮王的崛起》第四章 天下大乱 《蛮王的崛起》第四章 天下大乱 《蛮王的崛起》第九章 水火大战 《蛮王的崛起》第九章 水火大战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