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无弹窗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首页 > 目录 > 《洪荒六道》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三章踏转仙途

第三章踏转仙途

槐中奎 2021-02-23 07:53:31
着释蛟涎,不是落在了童管家的身上。释蛟涎从地上爬起,看见豪无提防中的释青,也没二话,踹踹在释青身上,从地上一跃而起。“我不服气!”倒在地上的释青,费力的从地上爬起。他体质本就羸弱,这般长时间的争斗,全凭一点儿意志,一腔怒火支撑。这短暂的停顿,将释蛟涎的恐惧冲淡了一丝。。...

洪荒六道

推荐指数:10分

《洪荒六道》在线阅读

  释青眼中没有一丝犹豫,手上没有丝毫留情的停顿。可是再快,终究还是快不过门外喊住手的那人的速度。

  这短暂的停顿,将释蛟涎的恐惧冲淡了一丝。

  “童伯快给我杀了这病秧子!”

  来人正是释府的管家,阻止释青的那支手稍一用力,直接将释青从释蛟涎身上拉了下来。

  释青也没有反抗,心中犹如死灰。面对童伯,释青说不出的畏惧,这一拳是如何也再难打砸下。

  “病秧子去死吧!”

  释青双拳紧握,愤恨的双眼不再盯着释蛟涎,而是落在了童管家的身上。

  释蛟涎从地上爬起,见到毫无防备中的释青,没有二话,一脚踹在释青身上,从地上一跃而起。

  “我不服!”

  倒在地上的释青,吃力的从地上爬起。他体质本就羸弱,这般长时间的争斗,全凭一点意志,一腔怒火支撑。

  见童管家根本就没有阻止释蛟涎的意思,想到刚才自己被阻止的那一瞬间,释青心中的怨气,在这一刻似乎全部转移到了童管家身上。

  “不服?!老子就踹到你服为止!”

  “好了二少爷!事情闹大了,传到老爷那里老奴就不好交代了!”

  童管家根本就没有理会释青,冷眼看着释青,阻止住释蛟涎。

  “都听清楚了,今晚不准为他们送饭!”

  一干下人在童管家来时,已经整齐的等候在门外。

  童管家一声令下,众人自然集体恭敬的称是。

  “病秧子算你走远,要不然今天我非扒了你一层皮不可。”

  释蛟涎的声音从门口处传来,脸上尽是得意之色。

  “为什么?我不服!”

  释青嘴角处还在益血,双眼血红,两手微颤。不甘、恼怒、愤恨。

  “为什么?就因为你是三品废气脉!”

  一干用人簇拥着童管家与释蛟涎消失在即将到来的夜幕之中,这残破之地,再次恢复了平静。

  之前这股平静中还带着一丝欢快,一丝笑意。

  现在这股平静,却是能让人窒息。

  寂静的可怕,寂静的荒凉。

  “三品废气脉!”

  脑海中不断的浮现着几个字眼,废气脉,自己现在的一切全都是这三个字所致,连带着自己的姐姐、娘亲也受尽冷眼。

  心中一口气难舒,释青低呼一声,险些晕厥在地。

  在云国实力就是一切,而气脉是修仙习武的根本。

  气脉分为九等,上品三等,以九最佳。是修仙学道之最好的才人,在各宗各派亦是赤手可热的资源。

  中品三等,以六为好。这类气脉者,大多在炼丹卜卦一面,有着一定的造诣,也是大受各宗各派的欢迎的气脉。

  下品三等,以三为界。可以说三品气脉是一个分水岭,没有气脉的平凡人,或者是拥有气脉,却是死脉者,被称为一二品。

  这样的人,在云国不是奴隶就是佣人。

  三品气脉者是一直脚踏进修仙的门坎,资质最差的一品。

  可以修仙,却不会有多大的成就。

  对于云国来说,这样的气脉者,大多会让他们选择习武。云国对于三品武者,还是十分看重的。

  至于三品废气脉,那是介于气脉与死脉之间的一中说法。

  虽然不是死脉,有着气脉的迹象,可是能发挥的作用,根本与死脉相同无疑。

  以前释青还抱有幻想,自己可以考取功名,直到这一刻为止。

  释青知道即便是自己考取了功名,只要自己带着三品废气脉的身子,到哪里都是下贱之人,奴役之命。

  “哼哼!三品废气脉!”

  这些年,释青心中不甘的发出嘲笑何止一次,这些年来,三品废气脉让他感受不到一丝的父爱。

  被释蛟涎欺负,也不敢有丝豪的反抗。

  被下人奚落,冷眼对待,也只能不甘忍受。

  “我释青在此立誓!定要以这三品废气脉之身,成就一方霸业,再不受他人之辱。此誓不成,宁为此玉!”

  释青最爱惜也是唯一珍视的饰物,乃是他脖颈上常年挂着的一块玉佩。

  这块玉佩,是他出生之时,释镇销送与他与姐姐的一队龙凤佩。

  也是这些年来,唯一的一件礼物。

  这些年来,释青之所以能这般的忍辱。玉佩产生的很大的作用。

  那玉佩,也象征着他是释府之人。

  这一刻,玉佩已经被释青砸碎。看着地上裂成两半的玉佩,释青眼中没有一丝痛惜之意,更多的是一股决然之色。

  而这股决然之色中,却被怨恨与不甘包裹在其中。

  “青弟你……”

  释莲身边从童管家来的时候,便多出一个女孩,这女孩梳着一个马尾辫,长得与释莲有几分相似。个子上到是高上那么一些,神情也没有释莲这般的憔悴。

  身上的衣物装饰,虽不说有释蛟涎的华贵,却也不是普通人家能望及项背的。

  “采渊姐!我姐怎么样了!”

  这释采渊是释府的长女,因释镇销愧对其母,对释采渊是百般爱戴。

  这才没让释采渊在释府落到与释青姐妹这样,在释府受尽冷眼。

  虽说惧怕二夫人,没有那个下人敢与之交谈往来,但在衣食住行方面却也不敢马虎大意。

  释采渊与释蛟涎玩不到一处,倒与释青姐妹关系深厚。

  “那是父亲给的玉佩,你砸了父亲可是会……”

  将昏厥过去的释莲扶起,释采渊担忧的看着释青。

  将释莲交给释青,释采渊慌忙将玉佩捡起,硬是赛到释青手中。

  “青弟听话,要不然三弟那个胖子又要大作文章了。”

  释青没有拒绝,知道释采渊说的是事实,这才将玉佩收好。

  这玉佩对于立下誓言的释青来说,就如入肉之刺,剔骨之刀,时刻都在警醒着释青,不忘今日之辱。

  “青儿,莲儿。他们把你们怎么了?!”

  步姓妇人衣裳褶皱,左脸微红肿胀。

  见到这一幕,释青心中满腔的怨恨与不甘,瞬间化为一阵心疼。

  “娘,没事!姐姐累了,休息一下就好。”

  不忍见妇人哭泣出声,释青将释莲小心的平放在干草之上。

  “我去寻找今晚的晚饭!”

  慌不择路,释青两眼再次湿润起来,他不想让自己的娘亲看到,再也不想让关心自己的人,看到自己懦弱的一面。

  ……

  “童管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儿子满身是伤?”

  释蛟涎一路欢笑的回到正堂大厅,魏姓妇人一眼便看出自己儿子脖颈处的血迹。

  脸上满是愤怒之色,询问一番才知,事情始末。

  “你去,杀了那贱人与她那两个杂种!我要立马见到他们的尸体!”

  魏姓妇人口出恶言,坐在一旁的释镇销,眉头微皱。

  “怎么回事?”

  童管家倒没有隐瞒事实一丝,尽管魏姓妇人得知自己儿子大占便宜,无奈心中恶气依然积蓄难发,始终耿耿于怀。

  “好了这件事情就此作罢!再不得提起!整日吵闹,可有一片安宁之地的!”

  魏姓妇人看着释镇销的背影,思考了良久。

  知道自己再怎么唆使,这件事在明面上也以毫无作用,魏姓妇人自然不会自讨没趣。

  “童管家,今年青云宗,给府上预留了几个名额?”

  “回夫人!一共有四个名额!”

  这青云宗之所以会送四个名额到释府,大半自然是碍于释镇销在云国的地位。

  “娘!你可千万别让爹将名额给那个病秧子,他想当仙人,我偏让他没有机会!”

  “翠儿!将小将军带下去疗伤!”

  释蛟涎得知自己即将被选入进青云宗,心中欢呼雀跃的紧。更重要的是,还能再次看到释青失望的表情。

  “童管家,七品上等气脉,有多少机率能通过青云宗的考核!”

  青云宗是云国的六大宗派之一,弟子多达数千。每年新近弟子亦不在少数,故考核严厉也是与名声齐名的。

  魏姓妇人之所以有这一问,也是心中担忧。

  “六成”

  青云宗中不凡出现过九品气脉者,对于七品气脉者青云宗的态度就是,能有自然是好,没有也不强求。

  况且七品气脉者并不难见,故此六成已经是童管家保守的说法。

  “六成?!”

  这童管家乃是青云宗的外门长老,一身修为自然不在话下。对于他的回答,魏姓妇人已经深信不疑,虽然心中对于这个六成有着一丝计较。

  “将这封信送去青云宗,这小杂种没有入青云倒好,若是进了,那就怨不得我了!”

  云国中派系林立,自然有与云国魏相交好之人。这人无需在青云宗之内有多么雄厚的权利,对付一个新进的弟子,平常弟子足矣。

  童管家接过书信,也不过问。行过告退礼后,这边转身而去。

  云国地域辽阔,万里疆土。这童管家即便有着飞行之术,要从逍遥城到青云宗,却也需要半日之久。

  “翠儿!这是老爷为那贱人的两个小杂种准备的东西,快些送去。”

  盒子中一共摆放着四个玉简,也算青云宗对于向释府这样的名门望族给予的一种特殊的优待。

  持有这样玉简的人,不需要经过前两关的考核,只要通过最后一关,便能成为正式成员。

  这小崔是这魏姓妇人的贴心之人,不用妇人明说,已经知道如何去做。

  青云宗每三年一度招收弟子,释青已经从释采渊处得知这次释府有四个名额。

  “姐!我一定要进入这青云宗,再不让你与娘亲受欺负。”

  释莲眼中满是担忧之色,她担心的不是弟弟即将踏上坎坷仙途,也不是担心弟弟将多么的受苦。

  让释莲担忧的东西就在眼前,而且就在释青的右胸膛上。

  “我的好弟弟,你真的没有一丝的不舒服?”

  按理说,释青原本的羸弱的体质,根本就不可能与释蛟涎争斗这般许久。

  稍一动气用力,都会昏厥倒地。

  看着释青右胸膛处的黑色图纹,释莲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抵触。

  “放心吧姐,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不疼不痒的,不碍事的!”

  图纹呈现出火焰状,不是太大。在胸膛上占据着极小的一处,平日里穿上衣服,丝毫难以察觉。

  对于这团火焰图纹,释青心中说不恐惧,乃是安慰释莲的话语。

  他见释莲满脸担忧之色,到嘴的话语,自然不会再说出。

  “这黑色图案到底是什么?”

  释青低语了一句,脑海中突然想到一个地方,那处或许有答案也是说不定的。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六道轮回 第二章长府怨歌 第三章踏转仙途 第四章临山一试 第五章青云盛宗 第六章激脉大典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