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无弹窗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首页 > 目录 > 《长河王姬传第一卷王姬》在线阅读 > 正文 六 昭仪元容

六 昭仪元容

作家It5VD8 2021-11-24
的话说梁妃是高贵的的,那元容给张姮的第一印象是,富贵荣华。早在她进了锦绣宫,便有一位丰满的宫闱妇人只身一人去迎接,此女子浓妆明艳,举止柔媚,贵妃做派十足,张姮一看即知这位是锦绣宫主位,元昭仪了。和梁妃想比,抛去位份不谈,她的福气貌似好还多。元容看见张早在她进了锦绣宫,便有一位丰腴的宫闱妇人只身迎接,此女子浓妆艳丽,举止娇媚,贵妃做派十足,张姮一看便知这位是锦绣宫主位,元昭仪了。。...

如果说梁妃是高贵的,那元容给张姮的第一印象就是,富贵。

早在她进了锦绣宫,便有一位丰腴的宫闱妇人只身迎接,此女子浓妆艳丽,举止娇媚,贵妃做派十足,张姮一看便知这位是锦绣宫主位,元昭仪了。

和梁妃想比,抛去位份不谈,她的福气倒是好还多。

元容见到张姮,笑意盈盈,亲手拉着张姮入座寒暄。等宫婢上了茶点糖果,又亲自用银筷夹起一块翠果香糕,放在张姮果盘中:“这是今年最新鲜的青果榨汁做的,不晓得合不合殿下的口味,你尝尝,还有这个苞胶儿,素日里宫中的姐妹也最喜爱,你也尝尝。”

张姮在梁妃处是如寒冰地窖,锦绣宫待她却是热情似火,张姮一时对元容心存感激,虽然来的路上,她免不了揣测这位昭仪,美其名曰是相聚,实则也是迫不及待的自抬身价。不过眼下元容倒是一番真情意切,让张姮自觉是小人之心了。只是方才在及晔宫进了许多,可又不能挡了元容的面子,只得吃了两块,其他的不在动用。

元容见她只咬了一小口,以为她是嫌弃,不好意思的开口:“是这些不合口味吗?那本宫叫人换一些来吧。”

张姮慌忙解释:“谢昭仪娘娘好意,娘娘的糕点是美味的,只是方才在梁妃娘娘那吃的太多,现下有点咽不下了。”

“哦,这样,那倒是本宫疏忽了,殿下你去拜见梁妃娘娘,娘娘怎会让你饿肚子,迎香!”元容唤过一个绿色宫装的女子:“你吩咐下去,给殿下制点凉梅茶水来,多放些山楂,好给殿下消消食。”张姮起身谢恩,又让元容按下:“殿下不必多礼,本宫向来不喜拘礼,何况现在没有外人,不必如此。”说罢细细打量着张姮,张姮不好意思低着头。听人说梁妃入宫较晚,现在才三十岁,而眼前这女子本已四十二岁,却保养的甚好,丰裕富态,肌肤细嫩,看着不比梁妃差多少,心中感叹这皇宫果然会养人。

张姮打量元容,殊不知元容也同样:“殿下果然生的姣好,不愧为我大魏皇家之女,难怪梁妃娘娘迫不及待的召见,连宫宴也等不及,而今本宫拦住殿下回宫之路,还望殿下不要怪本宫。”

“不敢,长河入宫,本当一一拜见诸位娘娘的。何况入宫之前,珣王叔对长河多有照顾,杨宫仪也多番提点王叔是娘娘的长子,今日见到娘娘,果然亲切,长河礼应先来拜见,只是入宫形色匆忙,又未准备拜礼,还望娘娘赎罪。”张姮回道,元容含笑的端起雕花玉杯:“殿下哪里话,吾儿照料皇长孙是天经地义的,就算没有皇命加身,他也会尽心尽意。至于拜礼就更见外了,今日是本宫未提前知会殿下,也未得皇上允许私下相约,要说匆忙,是本宫唐突了殿下才对。”张姮随之客套,但却眼尖的发现她这玉杯,好像方才在及晔宫见梁妃喝茶时用的一样,又抬眼仔细观瞧这殿内的摆件玩物,心下明了;这西宫以梁妃为尊,而元容诞育子嗣有三人,风头怎甘心屈居于下,今日她见了梁妃,元容自然也要紧随其后,各中原由想必除了攀比,也是告诫她;她与梁妃,实则不相上下,身价相当。

“谢娘娘。”张姮感激,元容却有意无意的瞥见她身边的槿灵,捧着一副翡翠连金的项圈,说:“这便是梁妃娘娘赏赐的吧,殿下不介意让本宫看看吧。”张姮还没说话,倒是一直被晾在一边的杨宫仪,一把捧过槿灵手中的项圈上前,讨好之色让人厌烦,只是有了先前的教训,不敢再多话。

元容也不管她,拿起项圈打量,啧啧称奇,忽然又叹了口气,张姮不明所以,元容故作为难道:“呵呵,殿下莫要多心,娘娘选的翡翠是上品,内廷司的手艺也不差,只是......只是本宫觉得,这翡翠终究深沉了些,不适合殿下这般年纪。”

张姮有些为难,杨宫仪倒是会察言观色,回禀:“娘娘好眼力,长河殿下没有娘娘的见解,只知道这项圈好看,梁妃娘娘又深情相送,所以......”杨宫仪话音越说越小,毕竟元容的脸色已经不好,慌忙住口,张姮借势道:“杨宫仪,娘娘没问你怎么又这般不知分寸,还不出去!”

杨宫仪赶紧灰头土脸的退下,张姮对元容解释:“娘娘赎罪,杨宫仪年纪大,方才又冲撞了梁妃娘娘,原本她是此次迎接长河回宫的人之一,长河不得不给些颜面,可是......”

“殿下多虑了,对于殿下此行的事,本宫其实略有耳闻,只是个中详情不知,不过殿下既已回宫,身边伺候的人必定要周全稳重,如此莽撞,如何掌管一宫琐事。殿下宽心,本宫看得出你也不中意她,等晚些时候本宫替你向皇上请命,把这奴才赶去别处也就是了。”

杨宫仪听罢,面如死灰,再也不敢言语。

“这......那就劳烦娘娘了,还望娘娘也不要为方才的浑话介意。”张姮听她解决这么大麻烦,立即喜上眉梢。元容摆手:“本宫哪会,只是殿下不要误会,梁妃娘娘的眼光自是好的,只是娘娘膝下毕竟只有一个侄孙,再无儿女。长久只为这一个孙儿操心,对于女孩儿的喜恶多少有些疏忽。其实像殿下这般年纪,用真玉或者彩珠最合适。而且殿下比那小世子也年长,项圈怕也不合年龄了。”

“长河受教了。”

“殿下不介意本宫的闲话就好,梁妃娘娘代管六宫,所谓不当家不知柴米贵,本宫挑理,殿下也可别往心里去,今日权当闲话一句。”

“长河不敢,这皇族礼仪,长河时刻铭记于心,长河初入宫闱还有很多不明白的,既然娘娘说起,那不知梁妃娘娘的侄孙是哪位公子,还望娘娘告知,长河怕日后见到唐突。”

“梁妃娘娘的侄孙啊,论年纪比你要小,和你位份不差什么,倒谈不上唐突。只是......小世子向来深得皇上宠爱,梁妃娘娘也难免宠溺,相处起来怕是不像大人那般可以忍让。”

张姮这才恍然,难怪方才梁妃那么奇怪,是有这个缘故啊。不过自己怎么也是皇上的亲孙女,她的在亲也是侄孙,怎么看也够不上关系啊。“谢娘娘告知,以后,长河与他多亲多近,想必自然会好的。”

“呵呵,但愿如此。”元容一边品茗一边说:“你也不必顾虑,好歹你也是德王的嫡女,又是皇上第一个孙儿。而梁妃娘娘的小世子,只是她内侄和皇上母家的孙辈女儿所生,因皇上封那女子为丽多公主,所以她的孩子就是世子之位。唉,只可惜啊,世子不到两月的时候,府中忽然走水,公主夫妻二人双双殒命。而那之前,梁妃娘娘所生的淮王又胎中不足早夭,两相之下,皇上便恩准她亲自照顾世子,未成年就立府厚待。”说罢停顿了一下,又似笑非笑的对张姮说:“皇家孙辈的人原本就只有那位小世子,现在殿下回来了,皇上往后少不得对殿下的恩宠要多于小世子了,到时,但愿梁妃娘娘不要吃殿下的醋。”

“娘娘说笑了,长河刚刚回宫,还什么都不懂,怎么能和常年在皇上膝下的人比呢。”方才见过梁妃,很是端庄大雅,应该不会对她怎样吧。

说话的功夫,时间也晚了,张姮再不走,只怕皇上的晚宴要耽搁了,只得起身告辞:“娘娘赎罪,长河本该多陪陪娘娘的,只是今夜的宫宴......”

“啊是了,你看本宫把这么重要的事都忘了,也就是见到竞陶以外的女儿家难免啰嗦了些。”

“额,娘娘口中的竞陶是?”

“竞陶是本宫的长女,也是皇上唯一的女儿,算起来比长河你也就早出生几年,但论辈分,你还是要称呼她一声姑姑才是。”边说边送她离宫,临走又叫人装了栗子花生卷和绵云糖糕,一并带回朝露殿。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一 入朝觐见 二 册封王姬 三 朝露殿 四 受赏 五 西宫独秀外生枝 六 昭仪元容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