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无弹窗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首页 > 目录 > 《长河王姬传第一卷王姬》在线阅读 > 正文 三 朝露殿

三 朝露殿

作家It5VD8 2021-11-24 14:07:48
从昨日起,我是张姮了。被更名张姮的云想,被众人扶入马车,前去居住生活的朝露殿。车内默默的地念着,因着入了内宫,做为宫女的四个人便依宫规不能够再坐在车内,目下也仅有她和庄妈妈了。适才在大殿上的事,云想心知不作出解释一番,庄氏就要惊疑了,可她还没问出口,被改名张姮的云想,被众人扶入马车,前往居住的朝露殿。车内默默地念叨,因着入了内宫,身为宫女的四个人便依宫规不能再坐在车内,现下也只有她和庄妈妈了。。...

从今日起,我就是张姮了。

被改名张姮的云想,被众人扶入马车,前往居住的朝露殿。车内默默地念叨,因着入了内宫,身为宫女的四个人便依宫规不能再坐在车内,现下也只有她和庄妈妈了。

方才在大殿上的事,云想心知不解释一番,庄氏又要狐疑了,可她还没问出口,庄氏就紧紧地握住了她的手,这下反倒云想疑惑了,问:“奶娘,我今天说的那些......”只见庄氏满脸的慈爱:“没事了没事了,婣婣已经见了皇上了,赐了封,就是正经主子了,往后去了自己的宫,一切就由你做主了,婣婣再不怕受欺负了。”

原来,庄氏是怕她害怕紧张,现在仍旧安慰着她,心中一暖;这个奶娘,一直关心自己,事事为自己,虽然早就等着她疑问,但是没想到她从未责怪:“奶娘,我真的好怕,刚刚差点咬着自己舌头呢。”

庄氏一笑,摸着云想的头:“以前王爷教你认些字,只是希望你不要让人骗,不过咱们女子啊,还是少读少写的好,以后你多学着规矩,不惹事咱就好。”

庄氏劝她,可是云想心中却无法苟同,至少女子多读些书并不是过错,不过眼下也不必纠结:“奶娘,我们现下在皇宫里,少不得注意些规矩,就算我不在意,身边也有不少人盯着看着。”庄氏听她这么讲也是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云想抬起头对着她说:“不管我愿意与否,人前,我便只能是张姮,你往日怎么称呼我,咱们私底下还是怎么来,就这一条,旁的,我自是会依照皇宫的规矩来。”

“好,好,奶娘都依你。不过奶娘人老了,有时嘴不利索,以后我就只称呼你殿下,以免落人口实,给你带来麻烦。”

“奶娘放心,我是你的婣婣,一辈子都是。”庄氏是个言出必行的人,做什么都谨慎的很,所以云想也不坚持,不过不光是她,自己也要接受新的身份,毕竟身不由己这句话,她太有体会了。

现在她不是云想,只是张姮,魏国的长河翁主......至少在那个被自己代替的灵魂回来前,她就是张姮。

车撵一路向西宫而去,沿着流芳道进入承华门,便是紧挨着西宫妃嫔各宫的门殿,朝露殿。

魏国主次分明,东西各立,乱不得一丝规矩。

皇后的正殿椒房殿,因皇帝自先皇后薨殡就再没有立后,空宫至今,而前太子也因巫祸之乱被废,东宫长庆殿也是荒废的,再加上张思戚继位以来,从没有过大的选妃,所以后宫佳丽不多,就连西十二宫也没有住满,这一点倒是可圈可点。故而这太平宫内,就形成了东衰西盛的景色。

张姮才下了马车,便被眼前的朝露殿晃了一下。虽说是个偏外殿,但规模可也不小,一人半高的赤色宫墙,偶有几株垂丝海棠露出墙外,门前放着报春花的盆景,正上方的牌匾刻着三个张姮还不看不懂的字:朝露殿。

殿外跪着两男两女,身着宫装,没有过多的打扮;想来是日后服侍她的宫女侍监。

张姮看了一圈,没有年纪大的,都是年轻的,这一点张姮有些担忧,年长的本有庄氏即可,如今这么大的宫院,少不得得有个宫里的老人事事周全才行,先前看杨宫仪谄媚的样,她真怕皇帝指派她来管。

张姮正在胡思乱想,身后的槿云先开了口:“殿下,这儿便是您以后的寝宫,他们都是皇上钦定的朝露殿的宫人,还请您移驾,他们好给您请安。”

槿云是几名宫女年龄最大的,杨宫仪不在,她倒是先殷勤起来,张姮看了看庄氏,才入了殿门。

一入了宫门,近眼便是赤金色的花门影壁,往里是三进宫院,左右对着配殿,与正方主殿连着阴廊,后院为寝殿,也是左右配殿连着,环环相扣像是个目字。院子满满都栽种着应季的垂丝海棠,花正浓,香气扑鼻。微风飘飘荡荡,娇柔红艳,欣欣向荣之姿,不俗而雅。

进了主殿,摆设就更加讲究,透着庄严,让张姮这个野性子的也不得放肆。

张姮贵为皇嗣,主殿寝室自然马虎不得——属于朝露殿最大的一间,左右两边也有侧房相同,前后贯穿走廊,方便宫人服侍。当她踏入主殿,阵阵柔香扑面而至,有宫女告诉她,早在她驾临前,就已经用特制的香泥从新粉抹过,屋内很是宽敞,布置较为奢华,古董宝物,金银玉器,胭脂水粉,簪花宝石,还特地制了花梨木的梳妆台,看得出花了不少心思。

张姮对这些到无兴趣,但是经过纱帐时,被软柔的材质拂过觉得格外舒服,好奇且惊叹这个时代的纺织技术,槿灵曾和她说过,魏国以丝绣闻名,及笄之后的魏国女孩皆有自家传统的纺织和绣工技艺,可谓繁花似锦,多不胜数。早些年魏国名士的绘绢曾代替昂贵的北齐国纸张,成为人们书写的用具。

张姮一边观察纱缦入神,其他四个人有些熬不住,庄氏轻咳一声,提醒张姮还有人等着。

张姮才回过味,由槿灵搀扶着到正殿,心沉了几分神色坐好,庄氏自然侧身立在张姮身边,没想到槿云也站在一旁,好像她已经是这儿管事,槿灵倒没多言,退到她下首。接着,槿云便让跟来的槿灵和槿环,和后加的两女两男一共六个人,一起为她请安叩首。

“朝露殿居食宫女槿心/居寝宫女槿绵,叩见长河殿下金安。”

“朝露殿内宫侍监阜平/阜安,叩见长河殿下金安。”

张姮默默地打量这四人,各个低眉顺眼,不敢有多一分的造次,规规矩矩的样子看着叫人放心些,只是虎豹不堪骑,人心隔肚皮,既然这朝露殿已是自己说了算,那少不得也要抖抖威慑,要是再心软,管氏就是前车之鉴。

“槿灵,槿环你们起来,站到边上。”张姮故作冷语的吩咐,那四人没了前两人挡着,直接暴露在张姮的眼下,跪在地上也无人出声作响,更不敢询问,庄氏也配合她,叫了槿云去收拾张姮的寝室,槿灵和槿环也去吩咐打点张姮的午膳和茶点,整个主殿大厅顿时安静一片。

张姮迫切的需要自己的人手,势单力薄是皇宫中生存的大忌,而奴才不需要太聪明伶俐和张扬,只要安心听话,努力办事就行。看着跪在地上好一会儿的人,张姮才故作缓和的语气说:“你们抬起头来,本宫看看。”

四人依吩咐,缓缓抬头,都是不喜不怒的面容。阜平和阜安是两兄弟,有七八分的相像,只是阜安双眉间有颗痣,特征明显倒也好分辨。槿绵皮肤细嫩,俏丽可人,正是讨喜的年华。只是张姮格外看中了那叫槿心的宫女,倒不比身边的槿绵好看,也不似他人机灵,就是眉宇间多了几丝硬气,双眸晶亮;竟然敢直直的看着自己,不卑不亢。张姮喜欢这样的人,于是叫他们平身问话,她直接问槿心:“本宫常年居在荒野之地,初来宫中,很多礼仪规矩都不懂,你叫槿心是吗?”

那宫女回到:“是,奴婢槿心,殿下想问什么,奴婢知无不言。”

张姮:“你们都是皇城里的人,宫里规矩比本宫懂得多,在这西宫,本宫最要紧的,要注意什么?”

槿心没有半点犹豫地说:“回殿下,西宫也不是皇城特别的存在,任何人任何事,第一要紧就是严守宫规。”

“你说的对,身在皇宫就要规行矩步,一心一意才是正道,若自觉八面玲珑或另有谋求......就很容易踏错再无翻身之日,本宫要牢记这一点,你们奴才也更要牢记这一点。”张姮说完若有所思的看着他们,虽然他们还是不动声色,但头比方才更低了一份。

“入宫以前,本宫听人说过,如今后宫无主,西宫现下是梁氏娘娘代掌凤印治理六宫,除此还有几位,不知是哪几位,她们也是本宫的长辈,日后少不得要一一见过,早些知道也好准备。”

槿心是个心思剔透的人,她告诉张姮,自中宫皇后康氏薨殡之后,皇上最宠信的西宫娘娘只有一位,那便从一品的贵妃李氏。据说李贵妃倾国容姿,举止婀娜,更是琴舞双绝。皇上对她甚是钟情,李氏家族也最为受宠,虽然皇上未在立后,但李贵妃的荣宠,让很多宫内的奴婢都奉她为后宫之主,只可惜红颜薄命,早早病逝,皇帝悲痛欲绝,很长时间郁郁寡欢,直到现在,皇上对李氏家族还格外的优待,去年更是晋丰了李贵妃的父亲为合国公。

现在西宫的妃嫔,最为尊崇则有三人,一妃两昭。

梁妃,便是及晔宫的梁懿,多年前梁国和魏国和亲,贵为公主的她嫁入魏国。此女雍容华贵,美貌无双,李氏之后最为得宠。梁妃入宫比别的娘娘晚,但位份直接就是昭仪,所生的二皇子一落地就被封淮王,梁懿也被晋封为妃,可惜淮王胎中不足,不满半岁就夭折了。五年前,皇帝钦点梁妃代管后宫之事,可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尊贵无比。

居于妃位之下是昭仪,本朝有两人,一位是采女出身的元容,虽然元昭仪家境低薄,但为皇家诞育两位皇子和一位帝姬成年,皇上对她格外恩宠,其中护送张姮回到长阳的珣王,便是元容的长子,他和竞陶帝姬都已成年,已经出宫立府,只有七皇子因为身体孱弱,被留在宫中休养,尚未封王。

至于另一位昭仪,何净柔,她是皇帝的同宗姑姑——成阳大公主的家养艺女,虽然出身不高,但家势太过显赫,又加上大公主看中,娘娘性情又很柔和,知书达礼,皇上有时烦了闷了,也总喜欢和她说话。

这位何昭仪,也是入宫最早的女子之一,当年中宫陨落,皇上又独宠李贵妃一人,群臣诽异,后来成阳大公主出面,和其他股肱之臣选送了四位适宜的官家女子入宫,其中就有这位何净柔。她入宫早,又有大公主家的背景,皇上自然也不能冷待她,只是何净柔身体一直不大舒畅,所以很少出宫露面。

魏国后宫的品阶,除了皇后、贵妃、妃和昭仪之外,尚有婕妤、贵、仪、美人、御人、殿娥、充子和采女。妃嫔眼下能算得上的主子,也就是梁妃,元容和何净柔,其他的品阶不够,张姮不用一一拜见。

不过槿心格外提醒,还有两人她得记得,一个是婕妤曲玫,一个是顺仪郭秀。这二人,是现在皇上身边最得宠的人。曲玫姿色容俏,身材修长,妩媚至极,而且性子火辣,深得皇上欢心,风头正盛。至于郭秀,不管哪一方面都比上曲玫,而且唯唯诺诺的,但现而今身怀龙裔,皇上也不得不多去探望。

张姮听槿心说了半天,心道同龄人还是好说话些,比起年长,又要小心那个又要提防旁的,一时自己都紧张起来。

张姮松了口气,对皇宫现在的局势有了了解,对着槿心说:“不错,今日有你们提醒,本宫在宫里也不至于失了礼数,来日方长,日后有什么本宫疏漏的不懂的,还希望你们不要吝啬。”

“奴婢/奴才不敢。”四人搭话,张姮接着又说:“你们是本宫的手下,以后本宫的荣辱,就是你们的荣辱,你们有事,本宫也绝不会袖手旁观。有赏自不会亏待你们,可保不齐有了难处,到时,你们若要留本宫不拦,要走,本宫也不拦,但你们心中都要记得,做人莫忘本,落井莫下石,否则下场......”

张姮故意停顿,指着另一位侍监官,让他说,倘若宫人做出以奴犯主的事,该当如何处置。那叫阜平的侍监仔细回道:“宫人犯禁,立当押往三司署处置......”在多余的话也没有,也不说受何刑法,但是四个人的脸色都变得惨白,槿绵的额头更是冒出冷汗,连带刚才的槿心,也是露出了惊恐之色,可见那叫三司署的地方,比洪水猛兽有过而不及。

“本宫现在无事了,你们也退下吧。”丑话说在前头,免得日后麻烦,至于他们几个怎么想,那就不干她的事了,挥手让他们退下。

槿心四人刚出殿门,庄妈妈就从后门端着水进来,温和地说:“进了宫也没歇着,方才又说了那么多,渴了吧?”庄氏倒了一杯冰糖薄荷水,清甜爽凉,让张姮干渴的嗓子甚是舒爽:“奶娘你泡的薄荷水吗?还是您懂我。”

“方才你让他们四个跪着,我就知道你肯定要说什么......我没敢泡茶,那太解乏,眼下还未吃中饭,下午保不齐有事,别到时候犯瞌睡,我看这殿内有薄荷的干叶,就烧了点等你,现在刚刚好。”

张姮一边解渴,一边说着方才的事,她有意想想把槿云支出去,毕竟槿云太张扬,心思太花花,她不喜欢,现在身边有槿灵,还得找一个合心意的,那样才是两全其美。

庄氏对张姮的看法只同意一半,一来她也不喜欢槿云,而槿灵......她还是放心不下,却又不好明说,只得问:“那你想再找个什么人呢?”

张姮:“我看那个叫槿心的,还算合我意,我想试试她。”

庄氏一听,又面露愁容,这皇宫里她一个人也不信,如果有选择,她一定会带着她的婣婣远走高飞,远离这个噩梦一般的地方。

庄氏出神,直到槿云进来回话,张姮的午膳已经送来,庄氏才由着张姮去吃饭,其他的,也就不想了。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一 入朝觐见 二 册封王姬 三 朝露殿 四 受赏 五 西宫独秀外生枝 六 昭仪元容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