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无弹窗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首页 > 目录 > 《长河王姬传第一卷王姬》在线阅读 > 正文 二 册封王姬

二 册封王姬

作家It5VD8 2021-11-24
魏国当朝天子,亦是继承十四代基业的汉王张思戚。当朱红色的大晟殿门再打开,云想一瞬间被一股气息包裹。内心会觉得那也不是威仪,也不是庄严肃穆,不是死亡……般的清幽,一种深深地让人会觉得焦躁的气氛,不寒而栗。文武百官鹭序鸳行,豪无半点表情,低身恭谨。云想止步不前不前,愈加当朱红色的大晟殿门打开,云想瞬间被一股气息包裹。内心觉得那不是威严,不是肃穆,而是死亡般的幽静,一种深深让人觉得不安的气氛,不寒而栗。。...

魏国当朝天子,既是承继十四代基业的汉王张思戚。

当朱红色的大晟殿门打开,云想瞬间被一股气息包裹。内心觉得那不是威严,不是肃穆,而是死亡般的幽静,一种深深让人觉得不安的气氛,不寒而栗。

文武百官鹭序鸳行,毫无半点表情,低身恭敬。

云想止步不前,愈发紧张,若不是由侍监催促,更能站上一日,庄妈妈在身后轻轻推了她一下,她才慢慢走向那九五之尊的方向,一步一履,紧张的动作僵直,似乎每走一步,皆是千斤。

云想微微抬头,只见正殿正座的龙座书案上,端坐着一位栗色长袍绣金龙的人,因为冕冠的十二垂旒遮挡,云想看不清他的面容。气势威严,毫无疑问,那人便是魏国的权利主宰——魏定帝张思戚。

因为紧张,云想时刻重复着规矩小心翼翼。然后跪下叩首,不敢抬头。此时,皇帝左侧的一位苋红色衣衫手持浮尘的老者大声高喊:“御前人,启州咸陵王遗孤跪拜皇帝陛下叩首——”

云想慌忙叩首,埋在双手之中。

“平身吧,抬起头来让朕看看。”皇帝的声音微微响起,那声音苍老,但颇有底气。

云想方才等待时,听御前尚义训教过面圣规矩,未得皇上允许,抬首时目不能直视,否则就是蔑视圣驾,云想起身,只微微抬起头,眼睛却直直看着地下。

云想不知道隔着垂旒那人能否看清自己的容貌,但是身边的老太监看到眼前人,神情却是一震,低眉朝着皇上的方向看去,那老皇上虽面不改色,但身子却直了起来,只听他朝着云想说:“你,就是咸陵王之女?再上前来。”

云想抬头低目,这姿势觉得别扭极了,但皇上吩咐,她只得起身朝前近了三步,毕竟在大殿上,御前靠的太近,也是大大的忌讳。

此刻大晟殿内,陈恬,庄氏等都跪在原地不敢吱声,气氛凝重。

不知过了多久,云想好像听那皇帝叹息了一声。心道应该无事了,只听皇帝又问:“你,可有闺名?”

云想照实回答:“回禀皇上,我,臣女只有小名,父王唤我婣婣。”

张思戚“嗯”了一声,又问道:“婣婣?你父王用的是哪个婣?他可曾说过吗?”

云想将早已想到的说辞,随即和盘托出:“回禀皇上,父王经常对臣女讲,礼训有孝友、睦婣、任恤。臣女为人子孙者,应对宗族和睦,对外亲亲密,臣女所在启州,原是荒僻野蛮之地,宗不亲密,人无和睦。而圣明汇集天下,所以父王为臣女取名,时时刻刻记得皇上的训教。”

云想一时忘情,把自己“前世”备课时的东拉西扯一大堆,暗叫不好,要知她长在贫瘠之地,哪里该讲出这番言论,暗怪自己言多必失,慌忙低下头,再不敢说话。

殿内一时鸦雀无声,毕竟天家心思,谁人敢猜。半响后,张思戚言道:“启州......当真如此?”

只见一位文官出列奏秉:“启禀陛下,启州乃我大魏边陲之地,有山不富,有水无灵,人均稀少,教化也是甚少,只是往年麦税虽不及其他四州,也从无天灾祸乱之事,故而很少被人提及。”

流放之地自古就是当权者对你眼不见为佳的苦寒之地,皇上看似颇为动容,但云想可不认为他不知道流放自己儿子的是什么地方,惺惺作态而已。

皇上又看了看跪在殿内的人,尤其是云想,虽然有奏报说连日都有调养,可身子还是单薄,面色微黄,终于沉下心:“那这个婣字倒也适合你了......听你的话,彬彬有礼,你父王生前可教导你读过书吗?”

云想忙道:“回皇上,方才的话是父王生前经常对臣女讲的,父王除此之外,并没有教导臣女读过其他书,所以臣女也只记得自己的名字而已。”

皇帝听罢略显失望,但口气缓和了很多:“也罢,日后你在宫中就要多受研习教导,也不枉......你父王生前对你的循循教诲。”

“是。”云想应答。忽然皇帝话锋一转,目光也飘到云想身后跪着的女子庄氏:“服侍王女的人呢?”

庄妈妈叩首,话语战战兢兢,但不敢有半分惧意:“民妇庄氏,叩见皇帝陛下。”

张思戚问:“你就是服侍咸陵王父女的人?是哪里的人?何时服侍咸陵王的,启州郡丞可有记载在册?”

“回皇上,民妇为启州方三郡人士,曾为咸陵王侍疾后留于王爷居处,王女的生辰和大小事务郡丞均已记录,这是方册请皇上过目。”庄氏说罢双手奉上一本厚厚的书,内侍转由呈现皇帝,从始至终,她都没抬头半分,面容一直埋在双臂下,不叫皇帝看到。

而皇上对她这个小人物也无半分兴趣,拿过方册翻看,但也只是翻看和云想有关的内容。

那方册记录,云想是定辉三十一年十月十七日子时生,也就是废太子流放两年后出生,其生母只是启州一村野女子,无任何背景,定辉三十二年三月便亡故了,此后再无多余记录。皇帝合上方册,便问:“礼部何在?”

礼部奉常走出叩首:“臣在”。

张思戚道:“皇嗣已然归宗,礼部即日起安排皇嗣的一应事务,不得有失。”话毕又对着云想说:“既然只有乳名,那朕便赐个名字于你。”

——他还是对云想那个名字很是反感。

云想忙叩首谢恩,也顺便舒缓下姿势。

而皇上忽然说起两句诗:“长河梦断意如烟,月冷夕华人非去......珣王有奏,昨夜你们到了长阳上郊,来时,可看到天上的明月?”

云想不明其意,心中好奇这个皇帝卖的什么药。见她一脸懵懂,皇帝又问她:“你可看到了?你又可知那诗和月是何意?”

云想冷不丁被问,哪知道是什么意思,故作镇定编排道:“回皇上,不是十五,月亮不圆,但很亮,诗句......臣女不知,只是这句话,经常听父王念叨,可他从未对臣女讲过其含义,今日不明皇上的意思是......”

“是吗?他经常念叨吗?”皇上似乎有些诧异。

“是,婣婣觉得,父王大概是喜欢,才会时常念起吧。”

“喜欢?或许吧,这首诗,也是皇后生前最喜爱的。也罢,这或许就是天意。”侧头示意身边的太监,那老太监了然,忙吩咐在隐处的史官记录。

之后皇上的声音响起:“今日起,皇嗣就以月为名,赐字,姮。姮即月,明明如月不冷却,只盼故人回望。”话毕,皇上在殿史官呈上的黄绸上,御笔亲赐后,交给跟前的大侍监,那侍监朝向文武官员,展开皇帝所赐的黄绸大声道:“咸陵王女跪听宣诏——!”

云想忐忑地行了大拜,低着头,战战兢兢地等待下一步。张思戚隔着冕旒,淡淡的扫过去一眼,心下多了几分宽慰;很好,临事不惊,也算得体。

云想头上传来那侍监的声音:“圣谕!众卿跪听宣读:定辉四十四年,咸陵王薨已三年终,应其感念厚泽,不忘圣君之恩,特免流刑之罪,追封德王,入葬夷州皇陵,赐德陵号。德王之女,皇嗣首孙,特赐“长河”冠号,封翁主位,迁居朝露殿。今日起赐玉蝶,名入金册,回归宗史。特此恩训!跪恩!”

随着话音的落幕,云想接过圣旨,三跪九叩,便由搀扶离开大晟殿。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一 入朝觐见 二 册封王姬 三 朝露殿 四 受赏 五 西宫独秀外生枝 六 昭仪元容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