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无弹窗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首页 > 目录 > 《皇太后她重生了》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五章 癫狂

第五章 癫狂

尤小芜 2021-10-14 04:47:46
杜凝云心里想,伸出手在自己脸颊上拍了拍,站起身走到梳妆打扮镜前,对着镜子自言自语:“是也没杜凝霞生的很好看。”另边。杜凝霞一脸仓皇的跑着,边跑边谨慎小心的回过头看,一直到彻底远离它了锦璋阁,确认身后也没人跟随,杜凝霞才停下来了脚步,就慢慢的朝东南方走去。忠意另一边。。...

杜凝云想着,伸手在自己脸颊上拍了拍,起身走到梳妆镜前,对着镜子自言自语:“是没有杜凝霞生的好看。”

另一边。

杜凝霞一脸仓皇的跑着,一边跑一边谨慎的回头看,直到彻底远离了锦璋阁,确定身后没有人跟着,杜凝霞才停下了脚步,开始慢慢朝东南方走去。

忠意伯府大房二房三房已经分家,三房分家后恰逢调任,如今一家聚在外地。

而二房老爷才拿到分给他的家产,就将分给他的财产尽数赔给了赌坊,然后厚着脸皮告诉大房说钱赔光了无处可去,最后二房住在忠意伯府东南角的十几间房内,只是吃穿用度上和大房分开单过罢了。

可这等事情如何不招人耻笑。杜凝霞每每往东南角走,也都觉得心里堵得慌。她情愿没了忠意伯府嫡二小姐的名号,情愿搬到忠意伯府外的小房子里过贫日子,也不想在忠意伯府内看人脸色。

但杜凝霞心中虽然这样想,却到底不好说出来,只端着嫡小姐的傲然架子往东南角走去。

可她终究只有十六岁,撑着不哭又能撑多久。等进了二房的院门,杜凝霞的眼泪立即就从眼眶里涌了出来,哭着喊道:“阿娘!”

二夫人听见声音,赶忙出来迎她,见她哭的伤心极了,更是赶忙抱住她安抚,直到杜凝霞渐渐不哭了,才说道:“受委屈了。”

“杜凝云她欺负我。”杜凝霞委屈的说,说着又忍不住流下了眼泪,抽噎着继续说道:“阿娘,杜凝云都已经定给了戚家,我们为什么还要继续,忠意伯府只剩我一个未嫁的嫡女,没人和我抢了。”

二夫人闻言,摸了摸杜凝霞的脑袋,无奈的叹道:“正是因为她定给戚家,我们才更要毁了她。”

“我不想做了阿娘,我我……”杜凝霞说到一半,便被二夫人忽然狰狞起来的眼神吓了回去。

“忠意伯有爵还是朝中重臣,戚家更是手握重兵,大房和戚家结亲,就必然不能再将女儿嫁到皇室,否则必遭圣上猜忌。”

“可是…”杜凝霞抽噎了一声,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可是什么?你阿爹不成器,根本没有冰人登门,难道你让阿娘把你嫁给刀笔小吏、贩夫走卒贫苦一生?”二夫人说着,原本安慰抚弄杜凝霞手渐渐变成了掐,让杜凝霞忍不住呼痛出声。

但二夫人像聋了一样,只瞪着眼睛,发出近乎癫狂的声音:“娘样样都比她强,你也样样比她的女儿强。娘当初输在了出身,可你不一样,你对外也是忠意伯府嫡女,只要毁掉杜凝云,忠意伯府就剩你一个嫡女,你这样貌美伶俐,他们只能也只会培养你,你懂吗?”

二夫人说着,连表情都扭曲起来,声音更是癫狂到疯魔,抓住杜凝霞便在杜凝霞的耳边连连说道:“杜凝云若是对一个贫书生动了心,做了不该做的事,戚家必定和忠意伯府闹翻。大房为了抵挡镇北侯府戚家,只能联姻向皇子。可大房只有杜凝云一个嫡女,余者皆是庶出,庶出可做不得正妃。霞儿,到时候唯有你是忠意伯府嫡女,也只有你能做皇子正妃啊霞儿!”

杜凝霞见状,抽噎了一下,不敢说话,只害怕的看着陷入癫狂的二夫人,听二夫人说:“既然对外我们都是忠意伯府的人,凭什么她们大房享尽荣华富贵,我们二房如此拮据。”

“霞儿,你和杜凝云一样是伯府嫡女,凭什么杜凝云就金尊玉贵!那该是你的,你要夺回来。大房你们凭什么分家!”

杜凝霞听到这里,只两眼呆呆的看着自己母亲,好不容易二夫人松开了她,她便连滚带爬的从屋子里出去,在院中一角寻了个隐蔽出,继续呆呆的看着前方,只见院中种满枝繁叶茂的杏树。

这是二夫人到这里后,嫌此地晦气,特特命人种上的。可即便二房种满杏树,而且杏树生的极为枝繁叶茂,开花之时整个院子都蒙上一层如梦一般的白,二房的日子也从没幸运过。

杜凝霞想着,一大滴眼泪突然流了下来,让她下意识的眨巴眨巴眼睛,却在心中说道:

怪大房,怪老夫人临死之前忽然做主让大房二房分家,如果大房二房未曾分开单过,她们二房怎会贫下来。都怪大房。

阿娘说的对,她要毁了杜凝云,取代杜凝云,嫁给皇子,做皇子正妃,享荣华富贵!

杜凝霞想着,心中突然涌出一股使命感。

殊不知,被她立志毁掉的杜凝云打了个喷嚏后揉了揉鼻子,嘟囔道:“谁骂我。”然后便挑选自己做嫁衣的布料。

杜凝云作为忠意伯府大房唯一的嫡女,要嫁的人虽然凶名在外,但镇北侯戚家也是一等一的高门,大夫人对杜凝云的婚事也是极为在意。

故而,让杜凝云挑选的布料一个比一个金贵,蜀锦、妆花云锦、蝉翼纱、漳缎、龙绡……

杜凝云的指尖在精美的布料中划过,最终挑了蜀锦和妆花云锦两种,绣工便笑说道:“蜀锦本就昂贵。可这缠枝莲地凤襕妆花云锦更为难得,难为夫人这里有,给小姐做成嫁衣,一定人人惊叹。”

大夫人很受用这话,笑说:“这话我爱听,赏了。”说着,彩环便已经递上了赏钱。而大夫人则笑眯眯的继续指着布料,将她做嫁衣的想法一一说给绣娘听。

杜凝云见自己母亲一副大包大揽的模样,也乐得清闲,便悄悄溜到花园中闲逛,此时正直芍药盛开之时。

杜凝云见花儿开的好,便寻了处空闲坐下赏花。

此处的芍药红的妩媚,如同正红的胭脂,大朵大朵的将骄阳下极为惹眼,偏偏此时还有一阵阵微风轻拂,大片的芍药花瓣在微风中轻轻摇曳,看起来越发妩媚妖娆。

杜凝云极爱芍药,千年未曾改。只是飘在皇宫中时不得落地,更碰不到芍药花娇嫩的花瓣。如今重活归来,恰逢芍药花期,杜凝云几乎是一有闲暇,就轻轻的去抚摸芍药花的花瓣。今日也是如此。

只是赏着赏着,身后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

杜凝云听脚步声极为轻缓,以为是府中管花的小丫鬟到附近,便也没有在意,却不想脚步渐渐逼近,最后竟在她身后不足一尺的地方停了下来。

杜凝云戳弄花瓣的手一顿,却也只是一顿,就接着戳花。

但身后的人却不知抽了什么风,竟然站着不走了。杜凝云心中顿时生出几分不悦。

家中的花草大多包给一家奴才精心看护,有不妥之处谁家管的谁家遭殃,可什么时候连她也不能戳个花儿玩了?杜凝云想着,果断的起身回头说道:

“本小姐戳花……”杜凝云说到一半就卡住了,圆溜溜的杏眼在看清身后人模样的瞬间瞪得溜圆,声音也哆嗦的瞬间变了调子:“戚戚戚蔺——”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灾星太后遗臭万年 第二章 朱砂痣 第三章 朱砂痣 第四章 朱砂痣 第五章 癫狂 第六章 戚蔺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